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秉烛九夜 第二夜(二)(少儿不宜)

(二)


日上三竿,伊万和王耀下车的时候,伊万一脸神清气爽,而王耀则摸着腰,颤颤巍巍地一步一履。


只有这时候王耀才是软的,主要是因为他使不上力气。


“要我搀你吗,王耀同志?”


“谢谢你,但是不用了,我自己能走。”


“同志,你要给我一个尊老爱幼的机会。”


“……伊万你是不是看我踢不了你,所以这样得寸进尺?”


“哪有,我只是想帮你。对了,下次坐公交,我一定给你让座,照顾老弱病残孕嘛。”


“——布拉金斯基同志,你只是欠揍吧?!”


 


两人打打闹闹,一路耍花腔直至会议室门口。接下来,是板起面孔人模狗样的时间,于是两人干咳几声,高搁束起荡漾的春心,西装革履地迈步进入房间。


他们一入室,窸窸窣窣的会议室霎时安静下来。各级领导庄严地注视着祖国的象征健步入座,油然而生欣慰与自豪。


香/港看着他们正襟危坐的模样,偷偷在桌肚里给澳/门发短信:


“大人太肮脏了,人前一套,背后一套。”


澳门盲打回信:


“I agree with you.”


 


宾客列坐其次,会议开始,讲政治、讲经济、讲两国发展战略,随后谈到钱,一半谈崩了,一小半有待商榷,仅剩买油开矿是达成一致意见的。


“你们家那个小姑娘呢?”伊万悄声问,“早上还在饭桌上看见她,怎么不来一起开会?”


“湾湾吗?”王耀叹气,“她一来,她那边就引战。难办啊。”


伊万便不再追问。


 


临近中午,会议暂告一个段落,领导人们有序地退场,受邀去吃某品牌烤鸭。此品牌名声大,说真的,要不是周/总/理示范在前,谁愿意顿顿吃肥鸭。


伊万和王耀站在门口,恭送一位位领导出去。


等人都走光了,伊万从门口的报刊架中抽出一份报纸,上面印着繁体字大标题,某位领导人参选的头条,下文附有三/民/主/义的条文。


原来他还没放弃上一个话题。


“王耀,今非昔比,在和平年代,我可没法替你背黑锅。”


“谁说我要打仗了!才不会炮/轰/金/门呢,顶多扛着喇叭喊‘你行你上啊’之类的!”


“她是你的妹妹,但是……”伊万说,“无论挺蓝还是挺绿,她和你的差异正越来越大。”


王耀说:“她和我不同,我便不能接受她了吗?”


伊万看向他,王耀漆黑双眸里,闪烁着一片平和。


“我的弟妹曾分散于世界各地,受到的教育各不相同,彼此间风俗文化迥异。”


王耀摊手:“香港的粗眉毛让我难受;澳门一做菜,满院子橄榄油味,美名曰‘葡式’,明明我豆腐脑只吃X的。”


“住在一起肯定摩擦不断,闹事的有、收了阿尔好处的有、骂街的有……纠纷此起彼伏,永不歇止。”


王耀顿一顿,“即使如此,我们是一家人,这一点,毋庸置疑。”




听毕,伊万低头,一言不发、如有所思。


片刻,斯拉夫人抬起头,轻道,“波罗的海三国,是最早脱离苏/联的。”


“当他们三人向我告别时,我无法说出‘我们是一家人’之类的挽留的话。往后,更多人陆续离开苏/联,他们走得那样干脆,以至于毫无留恋。”


“——那时我才明白,虽然我们生活在名为‘苏/维/埃’的大家庭里,却从未成为过家人。”


伊万·布拉金斯基后退一步,保持一个适当的距离。


他望向王耀漆黑的眼眸,郑重道:“能堂堂正正地宣称他们是你的家人,是因为你确实和他们建立了无法割舍的羁绊,这一点,我很钦佩。”




—————————TBC———————————


好,时事点到即止,跪求观众老爷们不要闹事。


毕竟这是一篇露中文,本不想说敏感话题的……


 


还有,露熊说的“背黑锅”一事,这里稍微解释一下。


冷/战时期,伊万和阿尔不停地掐架。赫/鲁/晓/夫曾想缓和与西方世界的关系,他访问美国后,应美国的要求来中国,请老毛释放几名在中的美国俘/虏(间/谍侦察机的飞行员),老毛没答应。


赫/鲁/晓/夫无奈,前脚一走,后面中国就炮/轰/金/门,世界为之震动。


老米以为:口胡!你丫赫/鲁/晓/夫和中国商量好的吧!竟敢辜负我的信任!说好的做朋友呢!(并没有)


金/门事件一出,两国梁子结大了。


其实露熊真的是躺着中枪……老毛先斩后奏,赫/鲁/晓/夫根本不知道这事,闷声吃亏……苏/联解体时,有公开的档案完整地记录了这一段光荣的背黑锅历史。


从此,赫/鲁/晓/夫恨上了中国,当初逼中国还钱,也有这个原因在。


 



评论(10)
热度(154)
2015-0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