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秉烛九夜 第三夜(二)(少儿不宜)

(二)

 

下午主屋布置好了,杂志社应邀前来,摄像机抽风似的扫来扫去,拍古画、拍卷轴、拍王耀冷着的脸、拍伊万握不住毛笔的傻样。

杂志主编情绪高涨。他一路过关斩将,挤掉十几家报业的竞争对手,才争取到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因此竭力想和两位国家的象征多唠嗑几句。

可惜,王耀对后续的互动环节兴趣缺缺,正欲拂袖而去,不料主编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问道:

“王耀?这么称呼您可以吗?”

“随意。”

老王说完抽身要走。

“先生请留步!”主编厚脸皮地挡在他前面,“采访您对我们而言意义重大。”

……什么玩意儿?拍几张照片居然捆绑一个采访?

组织,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但王耀毕竟是王耀,上下五千年,他一生绝大多数时间脾气极好。见过他发怒的人都已经千古了,比如鲜卑、比如匈奴。通常,他习惯顺水推舟。

“好吧。”王耀点头,“你要问什么呢?”

“哎呦,好嘞!”主编就等这句话,“您先坐好……照相机!来!给镜头!”

唉,请君入瓮,自己早该料到的。

 

设备安顿好,王耀和主编端坐在梨花木椅上,开始了采访。

“中华浩荡的历史长河中,英雄人物辈出,您是这一切的见证者。我们杂志社收集了一系列民意调查,选出了几个民众最感兴趣的历史人物,请王耀先生为我们解答,他们当时的情况是否同史书记载一致?”

主编恭恭敬敬递上一纸名单,老王瞥一眼:

“都不知道。”

“啊?”

“很正常吧。过去交通不便,信息闭塞,天高皇帝远,这些历史名人我不可能一一结交过。”

“名单上的这位皇帝呢?那时,您住在皇宫里,打过照面吗?

王耀承认:“见过几面。”

主编来劲了:“果然!他与他诸多后宫嫔妃的秘闻,您多多少少听过一些吧?跟我们说说!”

“不知道,真的。”

“啊?”主编愣怔了,“您住在宫中,见过皇帝,却不知其生平?这怎么可能呢?”

王耀只得循循善诱:“我打个比方,你想想——百年以后,如果有人问我二十一世纪初期,国民老公王X聪的情史,我也是答不上来的。他现在很有名,但他的私生活跟我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这……好吧。”

“下一个问题,既然历史无法追溯,那我们说时事——房地产税已纳入立法程序,原先由财政/部牵头,现在转为人/大/预算委起草,对此您听过什么风声吗?”

“一样的道理。”王耀回答,“中/南/海的领导的任何决定不是我左右的。我知道的不比普通民众多。”

“……”

几个问题下来,王耀的回复或含糊不清,或模棱两可,完全没有正面回应。

“您这样的人物,怎么大事件一问三不知?”主编皱眉,“在许多人心目中,您是如同神一般的存在……今天一问,您好像也没特别的神通广大之处?如果是这样,您身为国家象征,和中国的联系在哪里呢?”

王耀坦然答道:

“只要有人认为自己是华夏的子民,是中国的血脉,我便不死,就这么简单。”

 

 

采访结束,杂志社悻悻而归。

王耀一家和伊万则开始收摊,打扫主屋,撤回珍贵的书法画作。

挥舞着扫把的伊万笑着拍拍老王的肩:“采访如鱼得水啊。”

撤挂画的王耀不理他,此时,他的手机响了。

王耀一看来电显示,是上司,便放下手头的活计:“喂?”

“王耀同志,你今天做了一件好事啊?”

听出上司的语气暗含讥讽,王耀实诚地说:“领导,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今天接受的采访——杂志的头条样稿已经写出来了,我读过了。”

“才一个多小时前的事情。”王耀抬头看挂钟,“他们速度倒快。”

“哈?是我速度快啊!文/化/局已经下令封存样稿,责令他们重写一篇。幸好在样刊出炉时,我派人去审查了,要是这份稿件印成刊物发行了,国家脸就丢大了!”

“我没有泄露国家机密,也没有说任何有失体统的话。”王耀辩白,“杂志能写出个什么花样来?”

“好,你这么想?”上司冷笑,“我传图片给你,自己看!看了就知道,为什么要封稿!”

然后那边挂了电话。

不一会儿,杂志的样稿照片传过来了,王耀定睛一看,差点没吓死。


 

头版头条的加粗大标题为——

“国家代表王耀探讨王X聪是为哪般?祖国象征自称:对其情史不感兴趣。”


 

一派胡言——!敢情他们还用肉麻兮兮的知音体!

德玛西亚!这分明是以辞害意!

王耀当即摔了手机,抄起炊事房的中华铁锅往门口走。

“伊万先生,快拦住他!”澳门喊道,“老师发飙,战斗力堪比中国城管,不,单打独斗干掉一拆迁队啊!”

伊万赶紧从背后扣住王耀。

“放开我!”王耀拼命挣扎,“我要去砸他们电脑嗷嗷嗷!”

“老师,冷静!冷静!使不得呀!”

“为什么不?!他们乱写一通、刻意曲解,毁我清誉!让我晚节不保了!!!!”

“老师你认为自己还有节操这东西吗?”香港补刀曰,“从你睡了伊万先生开始,你就是一吃干抹净年轻人的老流氓。”

“香港,别唯恐天下不乱!”湾湾斥责了一声,急忙上前阻止,“老师,两件事,分开看!您稍安勿躁!”

“小耀,你看,他们也说你老牛吃嫩草呢。这可不是我的一己之见哦。”

“卧槽!你什么意思?!伊万,你好意思说我?!是谁睡了谁?到底是谁睡了谁?!敢对簿公堂吗?!”

……

王耀家乱成一锅粥。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131)
2015-0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