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秉烛九夜 第四夜(三)(少儿不宜)

(三)


这世间最悲惨的莫过于,你在同万恶的敌对势力斗争,回头却亲眼目睹,自己的大后方将自己出卖了。

正所谓,祸起萧墙。


夜晚,老王心力憔悴地扑倒在软榻上,精疲力竭。

三十分钟前,他让王嘉龙那不省心的小崽子跪了一地方便面,结果小香不干了:“虐待!绝对的虐待!我要找廉/政/公/署……不,找未成年人保护机构制裁你!”

“得了吧,王嘉龙,未成年人保护机构没空理百岁老人的申诉。”

王耀耸肩,道:“老大不小了。受个家法居然嗷嗷乱叫,不嫌丢人?犯上作乱,过去可要浸猪笼的。”

“拒绝家法的制裁。”被捆的香港理直气壮,“我那儿的法系都跟你的不同,怎么能一概而论?”

“好好好,知道你金贵,跪方便面不好吗?你膝下是食物哎。”

“逻辑呢?!再说,比跪搓衣板更疼……老师您故意的吧!?”香港死不悔改,“我遵守《基本法》就可以了,您不能用私刑。”

“可你人现在北京,入乡随俗行不行?”

“我申请保外就医。”

“王家又不是监狱。”

“您老怎么说不得呢?不是不管制言论吗?”香港声无平仄地抱怨,“早知道就住英国不回来了,说好的皿煮自由呢?”

王耀弹一下小鬼的额头:“嘴上说皿煮自由,却想回到英国殖民统治时期?自相矛盾了小混蛋!”

但是他仍然给香港松了绑,一面解绳一面叹气:“翅膀硬了只会闹事……想我抱怨有什么用?整个香港城都快成李家的城了,你们不找他诉苦去?”

“不要怪李先生,他贡献良多,是很有本事的……”

“啊呸,他发的是爱国财。”王耀扯下麻绳,“套现了走人,烂摊子归我管,好一个名副其实的爱国人士。”

说完,甩甩麻绳,“小香同学,你还嫩着呢。教你一招——少说话,多干事。你已成人,我指手画脚未必顶用,可你也不能总屈服舆论,对不?”

而后,王耀沉吟道“其中深意自个儿体会去”留下一潇洒的背影,扬长而去。


待王耀回到房间后——

——“啊啊啊啊!!!!”

老王抱着棉被在榻上滚来滚去,撕心裂肺地低吼,“养儿不易啊啊啊!!!”

“虽然暂时用漂亮话敷衍过去了,但这小子过几天肯定又皮痒!!!!”

“怎么办嗷嗷嗷……一个比一个不听话……不是伸手要钱,就是张口皿煮,屁,都是借口!为什么生活不如意,全怪到我身上啊……躺着也中枪!”


他在床上乱滚一通,接着发现暂住人不见了:

“伊万呢?这么晚,人生地不熟的,他鬼混到哪儿去?”


此时的王耀还不知道,俄罗斯醉熊已经在酒窖里隔空划拳了。


To be contined……

评论(1)
热度(107)
2015-0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