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秉烛九夜 第六夜(一)(少儿不宜)

第六夜

(一)

 

因为前天宿醉,加上昨天睡了个够本,伊万破天荒地凌晨五点起床,帮王家的热水器接了一根新水管,痛痛快快地洗了一趟的热水澡,神清气爽地走出洗浴室,踱步中庭,便看见王耀立于庭中,仰头望着梨树。

“这么早?”

黑发青年听见打招呼,清楚来人是谁,自言自语似地说:“今天我值班做饭。”

“哦。”伊万接口,“那饭呢?”

“小笼包方才蒸上呢,玉米糁也刚下锅煮,得等。”王耀回应,“等不及的话,冰箱里有点心,你昨天没吃什么,一定饿坏了吧?”

“没事,我比较耐饿。”

伊万说着,一边摸口袋,一边走向王耀,

“正好,刚刚我接到一条短信。敬爱的上司说——‘伊万同志,今年你所有的薪金都得赔偿给王耀家。’——奇怪,莫不是他喝醉了吧?”

“不是他喝醉了,是你喝醉了。”王耀瞄一眼伊万的手机显示屏,“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的工资,我已笑纳。”

“等下,欠你钱?什么时候?如果是那台热水器,我已经修好了……”

“你真的不记得?”王耀倏地转头,盯着伊万,“前天晚上,干了嘛好事,你一点印象也没有?”

“喝多我就睡了,能做什么?”伊万一脸无辜,“醒来在床上,相安无事。”

“……啧啧啧,伊万,你的酒品……”老王摇头,“不敢恭维啊。”

这个话题冷却了一会儿,王耀又说:“饭后让小澳带你去酒窖走一圈,其中缘由你自然知晓。不过,你们上司有一点说错了,你付钱给我,可不是‘赔偿’。”

“那是?”

“伊万,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你的工资,自然也是王家的资产。”

“不对劲啊,我好像还没同意入籍吧?”

“自从你踏进了这道门,生是王家的人,死是王家的鬼,我们这儿不带反悔。”

伊万好脾气地笑笑,手揉揉王耀的发顶:“要入籍,也是你嫁过来。”

老王拨开揉乱发辫的手,道:“得了吧,你带不走我,我也留不住你。板上钉钉的事儿,你我心里都清楚得很。”

 

面对王耀这样总把话茬往绝路上引的习惯,伊万包容力颇大地表示,无所谓,再加上,他是个人主义者,偏好选择性无视。

于是乎,俄罗斯人径自将主题进行下去:“如果你嫁给我,会准备什么样的嫁妆?”

“……你这个不听人话的家伙……”

“彼此彼此。”伊万微笑,“小耀,按俄罗斯的婚俗,你家得送几马车的嫁妆……虽然我不知道中华家会送什么东西。”

“嫁妆……先下聘礼吧,少年。”王耀不大情愿地搭理道,“袆衣一套、华钗十二树、两博鬓外加七千两黄金,出得起不?这是最低限度的配置了。”

“你还挺清楚,以前想过要结婚吗?”伊万顺藤摸瓜。

“去你的,我们这样的存在,怎能互许终身?”老王摆手,“虽然考虑过这事,以前也有人向我求婚来着……”

“谁?!”捕捉到关键词的伊万目光如炬,“谁向你求婚?”

失言的王耀只得装傻:“是谁呢?啊哈哈,年纪大了记性也大不如从前了……哎呦,我去看看早饭做好了没有……”说完施展凌波微步跑了。

针对王耀必要时倚老卖老的恶劣行径,伊万初步断定,小香小澳那副德性,一定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的结果——唉,这家子没治了。

 

未完待续


评论(5)
热度(89)
2015-0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