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秉烛九夜 第六夜(三)(少儿不宜)

(三)

 

公元166年,长亭殿前。

王耀应诏而来。

“呦呦呦,这可真是……”

身着紫色托加的外邦男人看见来人,气宇轩昂地迎上去,一把抓住王耀广袖下的双手,揉捏着,“姑娘芳龄几何……?婚配否?”

被占了便宜的王耀不作他想,一拳招呼过去。

 

“——噗通!!!”

 一击必杀,男人被打飞进了莲花池。

“大人,使不得!”身畔的拥趸上卿急得手舞足蹈,“此人乃大秦使节,为修两国交好而来……”

闻言,王耀赶紧移步莲花池边,察看被害者情况。

那男人缓缓从泥泞的池里站起来,也不生气,朝王耀莞尔一笑:“姑娘人美彪悍,在下甚是欢喜。”又对上卿们说道,“哪家公主?可否许配?”

“……”上卿们面面相觑。

王耀:“……我是男的。”

 

“这就是我第一次被求婚。”

思绪回到二十一世纪的王耀一边苦思冥想,一边琢磨着:“他看中我哪点呢……果然人靠颜值?”

“然后呢?”伊万追问。

“哪有什么然后?”王耀瞥他一眼,“哦,接着,现在他的两个孙子都嫁了,全剧终。”

“避重就轻。”伊万不太满意,“你肯定没交代重要的那部分。”

“……在你眼里,我是有多污啊。”

“毕竟是你,一定发生了不可告人的事情吧?”

“拜托,两千年前欸。那时我血气方刚,思想上完全放不开……连谁上谁下都达不成一致,怎么进展?”

“——也就是说,你们已经进展到上床前的临门一脚了啰?”抓住话柄的伊万微笑着,“你看,小耀,谈话多有用啊,我已经抓到一个奸/夫了呦。”

“滚,玩文字游戏啊,都说了最后没发生什么。”老王啐道,“虽然过去,我周围尽是些凶狠的家伙,不过汉唐强盛,倘若我不愿意,谁能奈我何?”

“那些凶狠的家伙?”

“豺狼虎豹样的邻居多得去了,年年翻新,代代不同。他们中有的权倾四海,有的富甲天下,有的南征北战,反正斗争从不停歇。”

露西亚安静地端详着他:“在这群家伙之中,还有你爱的人吗?”

“他们都死了,爱不爱有什么意义呢?”

“有的,当然是有的。”伊万挪近一寸,扳正王耀的面孔,逼他直视自己,“你说的这群人之中,有你爱的人吗?”

“……有,当然有我爱过的人。”

“有多爱?”

“露西亚,你问这种事徒增自己的难受,何苦呢?”

“——有多爱?”

俄罗斯人执拗地要找出答案。

“……不多不少,正正好好。”

“小耀你多厉害,居然可以度量爱情这类无形的东西,还能称了斤两送人。”

“……伊万,如果没有这点自恃,那么我活不到现在。”

王耀似是风轻云淡,“再爱一个人,也不能把自己毫无保留地交出去,这是前人的经验谈,也是血泪的教训。”

念及此,他的神情游离起来,明显回忆着什么。

这是伊万无法插足的领域,不能全权支配对方,让黑熊很不开心。所以,伊万打岔地拍拍王耀的发顶,拉一把他的辫子,极尽耸动之事。

 

“人们议论及那些消失的大帝国,唏嘘辗转,皆付笑谈间。”王耀拦住露西亚捣蛋的手,说,“我也曾生活在和他们相同的纪元,但我并没有成为‘过去’,故,传奇才能延续。”

“传奇?”王耀的自褒非常少见,更何况是称赞得不留余力的,伊万不由惊奇,“你尊自己为传奇?”

“有何不可。阿尔弗雷德天天嚷嚷‘hero!’难道他真的是?”

王耀说着,无赖地“哼”了一声,“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牛逼有多大,人就有多伟大——往高处吹嘘就对了。从前的我,总以为真理永不迟来,结果粽子节都被人家申遗,搁现在,追悔莫及。”

此刻的老王,孩子气得可爱,伊万顺着他的毛,忍不住亲亲他的腮帮。

往后,是唇角、鼻尖、额头。

双手也溜进王耀的衣服里,抚摸被层层包裹的曼妙躯体。

 

“……伊万,你想不想听后续了?”

“想,但我一直在等你同意……你没察觉到吗?”

伊万拉着对方的手,放到自己鼓鼓囊囊的下半身,轻舔王耀的耳垂,“拼命活下来,是对的。不管你以前经历多少人,起码,现在,惟我能享用你。”

 

 

 

未完待续

 

 

作者的话:在第六夜(二)留言的小伙伴们猜对啦,是虐的节奏,也是上肉的前章!不过,度盘见……审核太严了……小伙伴们等几天,这次我要写到伊万心满意足……(一定很长)


评论(9)
热度(111)
2015-0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