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秉烛九夜 第七夜(二)(少儿不宜)

(二)

 

他们怎么好上的,这是两人之间心照不宣的秘密。

刨根问底,王耀和伊万都觉得相爱的过程不太磊落,乃至蒙上先性后爱的嫌疑,令自称正人君子的他们一致杜口吞声。

不过,起内杠时,风度和廉耻就在其次了。

 

“想当初,你在我耳边引诱‘别装模作样,我知道你想’——不是你先邀请的吗?”伊万言之凿凿,“前天我重复这句话,你恼羞成怒,显然你是记得的。”

“拜托了苏联老大哥,该时你望眼欲穿的熊急样,恨不得在人前把我生吞活剥了,人后我识相点也有错?”

“原来如此,约.炮是小耀审时度势的表现?”

“——去他的,明知不是这个意思!”王耀据理力争,“那是不可抗力,作为当事人之一,伊万你也知道,气氛一到,男人很难管住腹下三寸的。”

“所以,你就把我乘骑了。”

“才怪——!我们第一次的体位很正常好吗?而且——是你在我上面,你上了我。”

“不不不,小耀,诚实点好吗?我们第一次,在涅尔琴斯克,酒席正酣,你身着薰貂,将我领出谈判所,接着把我压倒了——天啊乖乖,那可是我首次被人摁着上啊,虽然被插的那一个是你。”

“哈?——不是在二战时的莫斯科吗?表白前我们俩都很局促,我便对你说‘我知道你想’……”

“……”

“……”

“搞了半天,我们说的不是同一天?!”

 

短促的惊讶过去,伊万将手伸向了王耀的颈后——人体最脆弱的地方,按住那里,若无其事地微笑:

“小耀,真让我伤心。原以为,17世纪起,已经同你产生了联系,万万没想到,你根本不记得……照这么说,那时,我连个炮友都算不上啰?毕竟你忘了嘛。”

 

自知理亏的老王冷汗淋漓,然而他也说不出什么狡辩的话来,只能放话:“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说完,他又身不由己地委屈:救命,我摆出讨饶的态度是怎么一回事,就结果而言,伊万是占了大便宜的,因为——本人才是受啊!横竖轮不到伊万得了便宜还卖乖啊!

 

可惜,战斗民族是不管理顺与否的。露熊一脸悲天悯人的神情,放过了王老板脆弱的脖颈,同时心平气和地敲下病娇发言:

“要是第一次做的时候,折断你的手臂就好了,这样你每次受伤就能想起我了。”

“……”

——精神病医院,就是这个人!

当然,这句肺腑之言,王耀断然是不敢喊出口的。

 

他只能通过窗外黎明前最黑暗的夜幕,感知大概的时间,于情于理地说:“估计不久天就亮了,我们还是先赶工作吧。”

露西亚不为所动,自上往下打量着眼前人,不过王耀理解,这视线,并没有俯视自己的意味。

接着,伊万说了:“你背后……有一道长长的疤痕。”

“对。”

是那个背负着菊与刀的孩子留下的。

“一旦打下烙印之类的东西,不管你对他是怎样的感情,一辈子都忘不掉了。”

“伊万,我对他的感情,我对你的感情,自是不同的……”

“——你的过去,我无法参与;至于未来,命运亦无法保证我们仍会在一起。”伊万强硬地抢过话题节奏,事实上,他也的确在说一些重要的事:


“现在,我希望,自己于你,是一个无法替代的、特别的存在。”

 

未完待续


目  录

评论(4)
热度(119)
2015-0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