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肮脏 第一章:出嫁(下)(ABO设定 黑暗 少儿不宜)

第一章:出嫁(下)

 

天微亮,晨曦铺洒在教堂椭圆形的屋顶上,耸立的金十字架在阳光照射下熠熠生辉。外墙鲜艳的油漆涂层,已可窥见褪色掉块的痕迹。日出东升,光线最为黯淡的西端,是教堂的主入口,一干臣子,焦急地等待着沙皇从真理的光亮中退出来,回归他们这一派的立场。

 

而在教堂内,圣像屏风的另一侧圣坛,教皇正努力做最后的挽劝:“陛下,今天您一旦出了这道门,就无法反悔了。”

“要是我后悔,为什么来这里登记结婚呢?”礼服笔挺的伊万嗤笑,“谢谢您的关心,今天我不过作为一介普通男人,来您这儿祷告幸福,然后,风风光光地出门迎接我的新娘。”

“陛下,你对他是一无所知的,他是异教徒,即使嫁过来,教会也吝啬赐予教名……”

“停,打住,我不想听。”伊万厌烦地挥手,“即使不娶那个东方人,你们推荐的人选我也不会青睐的。”

教皇继续口若悬河,殊不知他的执着只会把气氛弄得更糟:“陛下,即使您祈祷,上帝亦难以祝福这门亲事……”


“究竟是上帝不让我结婚,还是你不给正名?”

大婚在即的皇帝的忍耐终于冲破了临界点,他觉得,是时候撂下几句狠话,以儆效尤:

“听着——老东西,如果你仍想继续穿着那身道袍,到处招摇撞骗,请立刻闭嘴。我到这儿来,纯粹是仪式需要,顺便卖教廷一个面子。少得寸进尺,给我做好本分之事。”

 

伊万本欲配合着武力,使这些句子更令人印象深刻,不过,他姑且算是个信仰上帝的人,有点儿忌讳在圣坛前大动干戈。

所以,他相当收敛,只把教皇扯下台,将老家伙的头踩在脚底下碾了碾。

“唉,发挥你的作用吧。迎亲队早已回来,新娘等在宫廷外,就等教廷批准了。”

 

日斜辰时,教堂外的达官显贵,总算盼到了沙皇从黑暗廊道中崭露头角。

首席书记官忙不迭地迎上去:“陛下,教皇为难您了?”

伊万没有正面回应,反而诘问:“你们办事的效率呢?教廷准婚这件小事,竟拖至大婚当天——也罢,时间不等人,事后再判,备马去宫外。”

听上去教皇已经同意了,下属倍感意外:“教皇殿下最为顽固,我们多次劝说无果,您居然一次便成了?陛下英明神武。”

书记官吩咐下人去办事,隔会儿,他折回来,按捺不住好奇心,提了个逾矩的问题:“陛下,在下斗胆一问,您怎么说服教皇的?”

伊万既不掩饰、也懒得计较,直白道:“打就对了。”

 

旌旗招展,双头鹰的国徽随风摇曳,王宫城外,迎亲队伍浩浩荡荡。二十八辆驷马大车装载价值连城的嫁妆而来,爱德华站在驿道旁,忙于统计财富的数量:“珍珠玉佩一副、金革带一条、累珠嵌宝金器十八件、涂金器九套、贴金器九套、波斯地毯十一条、屏风八扇……”

 

这份陪嫁清单两个月前,沙皇已经过目。

当时,伊万翻来覆去地看了一遍,失望难藏:“他们的陪嫁全是家什器具,扩充不了国库。为什么没有现成的金银?再不济,也该附几百公斤粮食吧?”

上奏文件的莱维斯·加兰特瑟瑟发抖:“伟大的陛下,遵照华夏他们的习俗,迎娶皇后时,由皇帝自掏腰包,皇后家无需准备嫁妆。当、当然,我跟他们交涉过了,他们也同意,用皇帝嫁公主的规格补给嫁妆。亲爱的陛下,这、已经是最高规格的陪嫁了。”

“老天,白费了那么多聘礼。亏我以为嫁妆会更丰厚呢。”

啧嘴一声,伊万丢下清单。

他回顾姐姐冬妮娅的两次婚礼,每一次的陪嫁都将国库掏空了一半(虽然她二度守寡后带回皇室的遗产补足了亏空),岂料华夏的嫁妆竟然让他损失一大笔,真是意想不到。

 

莱维斯说:“不要紧的,陛下,能值回本钱的。”

傻兮兮小个子的安慰谁要听啊,伊万微笑着重按他的脑袋,将他吓走了。

而今,爱德华清点器物数量时,突然萌生要为同胞申冤的念头:这些家什,哪怕贱价出售,估计亦能养活宫人好一阵子。

 

正有感而发得带劲呢,皇宫大城门突然缓缓打开。爱德华一见此情此景,立刻招呼仪仗部队列队,恭迎沙皇大驾。

 

警卫队在前,贵族朝臣于后,布拉金斯基一家在中间,沙皇骑着白马,随小号声踏入宫外的驿道,一左一右,他的姐姐和妹妹伴在身旁。

差不多距离新娘坐着的贴金轿子十米,大部队止住脚步。司仪窜出来,喊曰:“——请新娘下轿!”

万众期待的时刻,描金绣帘一掀开,徐步走下来的,却是一个头顶红布的华衣怪人。

他闷声不吭地下了轿,然后便伫立在轿子旁边,一动不动。

 

“怎么回事?头顶一块红布干什么?谁都看不清他的长相……”伊万蹙眉,“有谁去拉开他的布头?”

应声而去的,是尊贵的Alpha公主娜塔莎。

 

太子的花轿周围,站着护送太子的华国送亲领队,他们的视野内,一来者不善的外国女人气势汹汹地走过来,其中一人急忙拦住她:“你干什么?”

“面对诸臣、面对沙皇、面对上帝,他要头顶一块阴阳怪气的红布?”娜塔莎公主说,“心怀鬼胎,让他摘下!”

“不,小姐,按我们的规矩,只有他的丈夫沙皇,有资格亲自摘下。”

“摘下!”

娜塔莎高声尖叫,“沙皇在上,区区小卒,胆敢如此失礼?!”

千人仪仗队在旁,皇族公主和几名护卫争执不休,未免失尽皇家风范。伊万示意手下,亲信连忙跑过去拉开公主。

被劝走的娜塔莎向伊万投去委屈的眼神,却换来伊万警告性的一瞥。

 

莫名其妙地,双方陷入了僵持的境地。

最后,轿旁的太子长叹一声:“入乡随俗。”便自己揭开了红盖头。

 

此人微微一抬头,惊艳了四座。

螓首蛾眉、美目盼兮、黑发如绢,出落得标致,哑然了全场。

皇族、大臣、列队士兵……真小人直勾勾地望过去,恨不得将眼珠贴在他身上;伪君子则卑躬屈膝地神态自若,暗地里伺机多瞅瞅他。

 

伊万自上而下,远远打量着来人,心感叹原来真的有“值回本钱”这一回事。

 

未完待续

            目录


评论(15)
热度(468)
2015-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