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肮脏 第二章:新娘 (ABO设定 黑暗 少儿不宜)

第二章:新娘

 

相隔千山万水、远嫁而来的新娘,一张水出芙蓉的脸给沙皇挣足了面子。且不论此人的里子如何,总之,伊万骑着白马行至花轿旁边,亲自把新娘捞进怀里——满腔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然则,古有训言:千金难买美人笑。乃世间至理也。

 

被接纳进沙皇的怀里,东方美人好像并不以此为意,回宫路上,神情清冷、落寞。起先伊万以为是新娘坐不惯颠簸的马匹,接着他想起爱德华的报告里,这名太子也曾戎马迎击入侵者,即使身为Omega,亦未曾有辱阳刚之名。

“你不开心?”伊万拉策缰绳,半搂着依偎在他怀里的美人,放缓了速度。

华夏的太子不说话,正眼也没给,自径垂下眼帘。

目睹太子故意忽略自己的举动,伊万没有生气,满心只有一个念头:老天,他的睫毛可真长。

 

队伍熙熙攘攘地陆续回到宫中。大部分贵族已然等候在大教堂,根据不同的阶级,穿着各异的礼服,有的长托加随风飘扬,有的一袭挂满奖章的军装,小孩子们穿着洗礼时干净白袍子,贵妇则抹了厚厚的玫瑰油膏。人人都穿戴整齐,却各个摆出了无生趣的样子,不过布拉金斯基家的皇宫乐队一奏响多木拉琴,他们立刻精神抖擞地挺直了腰杆,仿佛真心为主子祈祷幸福,脸上堆满献媚的假笑。

 

沙皇到了教堂正门,下马,紧接着,又将他的新娘小心翼翼地抱下来,领着东方人进入通往上帝的走道。

“你害怕吗?”伊万问道。

“……”

太子表情未变,闷声不吭。

全程陪同的娜塔莎,落在队伍后面,忿懑道:“上帝,那个人就是露西亚的皇后、万尼亚的新娘!他聋了,哑了?”

“亲爱的,别这么说。”冬妮娅折扇不离手,撑开又阖上,“他大概不懂俄语吧,上帝保佑,但愿他不是个傻子。”

 

皇室一拨人马绕开了圣像屏风,进入贵族们的视线。众人伸长了脖颈围观,可惜王耀和伊万被警卫队和神职人员包围在最中间,最前排的贵族老爷,也只能隐约瞄见皇后翟衣的赤青色。

“主啊,我们来到你面前,目睹并祝福这对进入神圣婚姻殿堂的男女。照主旨意,二人合为一体……”

头绑纱布的教皇勉强朗诵着祝词,而华夏的太子仍然面不改色地安如磐石,并排的伊万则观察着身边这个要与他共度一生的人。

 

他端详对方的表情,从而揣测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眼前这名美丽的Omega,一直无动于衷,对,既不是麻木,也不是愚钝,而是无动于衷——即使忍辱负重,他仍能做到目空一切,何等傲慢。

伊万突然想笑出声,但他忍住了。

 

诚如沙皇的直觉,华夏的太子似乎真的如他所预判。当教皇宣读太子的名字时,遇到了一点小困难:“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Wang、wan、yao、wanyao?”

活该。伊万想,谁叫你们拖到今天才批准婚事,连准备都没有,教皇出糗,完全是意料之中的事。

挨着,一边的太子接话了:“王耀。我叫王耀。”

——清脆的嗓音,标标准准的俄罗斯语。

“哦,啊……那么王耀,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并与他缔结婚约?”

太子睁着眼睛说瞎话:“愿意,我愿意。”

——没错,他会说俄语。之前的爱答不理,绝对不是因为语言的沟壑,而是倾国倾城的Omega,天生不可一世、拒人千里。

今次,伊万发自内心,从容地笑了。

 

爱意全无的结婚誓言,在夫妻双方的共同努力下,于上帝的名义,捆绑了这对刚见面的新人。转身,结为夫妻的两个人,前呼后拥地被祝福着走向婚宴主场——皇宫大厅,那里,他们的婚宴将会连续办三天,宴席百桌,一天上千道菜,享用不完的食物由教会转赠平民,简而言之,一个字,吃。除去休息的时间,一连吃五十四小时。

 

沙皇与皇后入座后,第一道前菜,汤,隆重地呈上。

听闻皇后从东方来,因此主厨格外用心,他高价买来制豆腐的配方,用玄幻的东方食材做了一道八宝豆腐汤。

王耀拿起勺子,抿了一口。

分明是难以下咽。

身边的伊万却相当惊喜:“味道不错,是华夏的国菜吗?”

——艹,老天爷,不带这么诋毁华夏五千年的饮食文化的!

 

“教你一个方子。”始终和伊万疏离的新娘,蓦地凑近了说,“用嫩肉片切碎,加香蕈屑、松子仁、瓜子仁屑、火腿丝,倒入浓汤中,炒滚起锅,这样做出的八宝豆腐才好吃。”

夫妻之间的首次对话,竟然是关于豆腐的做法。伊万一边骇怪华夏太子懂得做菜,一边诧异王耀精通俄语至此。他的话里夹杂一些冷僻的名词,吐字却毫无违和感。

 

“俄语说得真好——你懂怎么做菜?”伊万放下了汤勺,望向他。

因为食物暴露了底细的王耀,扭头转身,却被伊万拉住,扳正了视线。

“亲爱的,现在装作不懂俄语,是否太晚了?”

王耀心虚,但不肯示弱,故挑衅地直视他丈夫的眼睛,第一次,发现对方的虹膜呈现出一种罕见的紫色,像极了五月初霁的紫罗兰。

 

“嗨,亲爱的,刚才你不理睬我,是因为不下太子的身段吗?”伊万温文尔雅地笑,“台下还有那么多贵族,你轻轻地回答我就好。”

此问犀利毒辣,回答“是”,未免不识抬举;回答“不是”,意味着以后,他甭想和沙皇叫板了。

于是,王耀避开了陷阱,轻道:“放不放得下太子的身份,都一样,反正,我不是你喜欢的类型。”

“我喜欢什么类型?你怎么知道?”伊万情不自禁地伸手捏对方的腮帮,“没事,调教出自己喜欢的类型,也是男人恋爱的乐趣。”

 

未完待续

               目录


之后更新慢一点,因为有肉……这样吧,想看的人多,我就提前写《肮脏》。觉得好的话,给个赞吧。


评论(34)
热度(616)
2015-0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