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肮脏 第三章:初夜(上) (ABO设定 黑暗 少儿不宜)

 第三章:初夜

 

往后,王耀每每想起他失败的第一次,悔恨得肝肠寸断不说,还掖着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屈辱感。

 

成婚当夜,宴席差不多散了七七八八,沙皇便牵着新娘上楼。宫殿的主厅不久前翻修过,墙壁粉刷一新;地上的和田地毯、每块都价值斗金;铺着白釉瓷砖的螺旋形楼梯则是特地请欧洲工匠打造的时髦弄潮儿;王耀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旋梯,感觉很新鲜,忍不住蹭了蹭冰凉的金属扶手,伊万见状,十分高兴物有所值,在对方耳边呢喃道:“这些、是属于我的,也是属于你的。”

可是,享受过诸多荣华富贵的太子,不予理会他的物质讨好。

受挫的伊万笑着摇头,搀着对方的胳膊,领着对方穿过长廊,来到一间自带更衣室的客房。

“那几箱子的衣物嫁妆都放在了这里,换衣服休息吧。”伊万摸黑走进去,“本来有专门为宫娥设置的别馆,但你的陪嫁器物实在太多,你带来的那个小丫头,首席侍女,讲究什么风水,坚持皇后的房间要华夏人布置。大概短时间内,你没法使用自己的房间了。”

“她不是侍女。”王耀回话了,“她叫春燕,王春燕,也是皇族……她跟过来照顾我,不是仆人。”

伊万拉开柜子抽屉,寻找着火柴,漫不经心地敷衍:“是吗,对我而言,没有区别。”

几十秒的焦虑,沙皇总算在桌肚里摸到了火柴匣子。拉开,拿出一根,一划,火光照亮了房间,点燃了煤油灯,他看清了火柴匣的红布套上绣着布拉金斯基的家徽,也发现了背后的王耀在须臾片刻中,脱得一丝不挂。

“你不……做吗?”

直白地,这名眉目如画的东方人,竟这么赤裸地邀请了。

 

伊万对东方人的观点瞬间被刷新:上帝,谁说华夏不开放的?

 

做出邀请的王耀,却是以光速后悔起来。

屋内无光,加上伊万的那一番话,让他以为这是沙皇的卧室。在他的观念里,洞房花烛夜,第一晚,难免夫妻共事。听闻外交官托里斯嘱咐,行苟且之事要主动一点,所以太子自觉长痛不如短痛,豪迈地脱了,又说出那句话,接着屋内一环视——老天,对方的本意……好像不是要和自己上床。

……现在换衣服睡觉,还来得及吗?

 

显然,已经来不及了,对方饶有兴致地逼近。

在一个咫尺的距离,伊万伸手抬起了王耀的下巴,两人真正意义上对视了一会儿。王耀虽不了解西方的审美标准,但模糊地觉得这位沙皇应该不难看;另一方伊万,则心里赞叹他的皇后生得靡颜腻理、皓齿明眸,越瞅越是欢喜。

“好热情,亲爱的。其实不必询问,面对你这样的美人,我随时都能硬。”伊万说着在王耀肩窝嗅了一口,真香,他身上有一股诱惑力,殊不知是Alaph与Omega之间特有的吸引,或是他的肉体本身藏着情欲的芬芳。

 

可惜王耀听了这番调情,暗地里将伊万的祖宗十八代全问候了一遍,最后脑海中只剩下:“自作孽,不可活”六字谶言,刻骨铭心。

 

短暂的目光交接之后,Alpha抱起他的Omega,移步至床。王耀一触丝绒床单,伊万便覆身而上——这名Alpha强壮有力又庞大,将新娘整个都包裹在他的阴影里、他的笼罩下。

“第一次?”伊万问。

王耀点头,心说去你妈的我看起来像个荡妇吗。

于是Alpha很满足,是的,接下来的征服,既能满足虚荣心,又能展示力量,宛若在一片无人的雪域里,第一个留下脚印那样,长久地在对方身体里驻足。

他亲吻、摩挲、抚摸。

身下的人微微颤抖,似是抗拒地推搡,伊万抓住了对方不安分的手,然后,这位沙皇的动作停顿了。

 

“你杀过人?”Alpha问。

“……?”

“哦不,你不止杀过人,而是真的上过战场。”伊万眯眼,仔细地揉捏王耀的手心手背,“指腹上的老茧又薄又宽,手背侧掌也有,你的武器是剑,对吗?”

王耀愣怔地望着他。

“噗呼,别这样。我还是第一次瞧见,你不同以往的表情呢。”伊万好笑地刮了一下身下人的鼻子,“我十四岁上战场,浴血十一年,军人与百姓的区别,自然分辨地出来。”

他说着,俯身亲了一下对方的嘴唇:“现在,我更喜欢你了——沾血的人,通常气息狰狞无比,在你身上,却是犹如鲜花般馥郁。”

王耀别过头。

伊万自知,他一定听懂了。

“我们就坦诚相见吧?”沙皇一件一件卸下繁复的礼装,等到他上半身裸露出来的时候,王耀吃惊地看到,对方的躯体上琳琅着疮痍,刀疤、灼印、刺痕,全是战伤。

身上的恶魔说:“何必惊讶呢?我们是一路人,从别人的尸体上踏过来,一样的、肮脏。”

 

 

未完待续

               目录

                 

觉得好的话,给个赞吧。要是喜欢的人多,附赠一篇少主的番外。

有你们的支持,才能坚持下去啊。

还有,下一章,真的上肉了。


评论(36)
热度(627)
2015-0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