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肮脏 第五章:试探(上) (ABO设定 黑暗 少儿不宜)

 第五章:试探

 

皇后语惊四座,使得宾客席上的众贵族,鬼使神差地将注意力集中在沙皇一家。之前娜塔莎闹事,他们不是不关心,而是没胆。当下,显然他们的好奇心更胜恐惧一筹,若明若暗地投来探究的目光。

自觉窘迫的冬妮娅担任了善后工作,遣散那群莺莺燕燕、拖走妹妹、尴尬得满脸赔笑。

肇事者之一的沙皇伊万,眨眼间对自己的老婆刮目相看——东方人唇枪舌剑的功夫真是厉害,竟然能顺水推舟,用敌人的话打敌人的脸。本想抱抱王耀,肯定一下他的行为,不料对方已经归位,端坐在皇后席,淡然地小口品红菜汤,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蹙眉评价道:“好咸。”

——乖乖,宴会百人,独此一人洒脱。

 

沙皇总算明白,他娶的老婆,可不是一般人。这桩婚姻,哪里是值回票价,简直连本带利地赚回来。

悉知联姻占了大便宜的伊万非常亢奋,以至于第二天的宴会结束,他仍沉浸在中头彩的喜悦中不能自拔。

被强行公主抱的王耀,抬头见对方沾沾自喜的蠢样,内心对其的排斥又加一成:艹,亲妹妹大闹天宫,他居然还笑得出来,这货莫不是傻子吧?

 

二度惨遭媳妇嫌弃的毛熊并不知道,自己完全戳不到王耀的好感度条,依然笨笨地哪壶不开提哪壶:

“亲爱的,你知道我为什么指示更换伏特加的度数吗?”

王耀对这话题相当厌烦,可他人在伊万臂弯里,躲不开,只得敷衍:“不知道。”说完真想给自己两巴掌。

如同新娘所预见的那样,沙皇小有得意地解释道:

“亲爱的,虽然你可能体会不到,但我是承受了一定压力才将你娶进门的……第一天,大贵族们会保持一个风度,不至于说你什么,然而,第二天,他们很有可能提出异议,当众驳我们的面子。所以第一天的伏特加稀释得寡淡,为的就是让他们第二天毫无防备地喝醉……虽然并非人人犯浑,但,不识时务的家伙肯定中套。”

 

王耀盯着翟衣上的牡丹,细数它的针脚。

 

伊万继续滔滔不绝:“原本怕你顶不住,出此下策。现在,我承认,亲爱的,是我小觑你了。”

半天,王耀没有一点反应,言者感到不大对劲。

低头,瞧见怀里人一副放空心神的游离状态,伊万也不生气,转而强势地压上王耀的唇,撬开他的牙关,肆意地舔弄。辗转厮磨中,王耀渐渐气虚,他尚不懂深吻怎么换气,“呜”地一声,努力推开对方,大口大口地喘息。

这青涩的模样,十分讨伊万的欢心。于是沙皇再次低头,舔去对方嘴角边的唾液,呢喃道:“亲爱的,没事,我慢慢教你。”

 

此时的王耀心里横竖一个想法:哦勒个去,口水舔来舔去不嫌恶心吗。

 

伊万的调情了一路,王耀忍受了一路,等到目的地到达时,前者遗憾时间太短,后者抱怨路程太长。

然而今天,Alpha没有将他带到客房,而是直径带到宫殿的大浴场。王耀的脑海中顿时警铃大作:这流程,明摆着洗白白了再被操的节奏啊——原谅堂堂前太子的措辞如此低俗,联系昨晚沙皇的表现,实在很难用“捅”以外的词,描述两者床笫关系。

紧接着,捅人的家伙说:“进去吧,女仆会服侍你洗澡。洗完后,你可以回自己的房间——华夏人已经收拾好了。等一切准备就绪,男侍从会带你到我的房间——沙皇的主卧,然后我们……”随后一阵暧昧的笑声。

被捅,或将要再被捅的Omega,眼前发黑,头一次生出“苍天请赐我一刀”的想法,心算着现在掐对方脖子,两人同归于尽的可能性是多少。

 

伊万很是享受对方绝望又后怕的模样,不得不说,美人就是美人,哪怕他对你的恨意清晰可辨,他展现出的风致,却是犹如霜打芭蕉那样,逆来顺受、衔悲畜恨、别有一番美感。

 

他心情极好,凑近了对方,几乎温柔地说道:

“亲爱的,昨天,我们在交.媾。今天,我要和你做爱。”


 

未完待续

               目录



嗯……下一章,一定上肉。

在此承诺,点赞越多,肉量越丰厚。


评论(70)
热度(621)
2015-0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