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肮脏 第七章:谈天(下) (ABO设定 黑暗 少儿不宜)

第七章:谈天(下) 

 

气氛使然,被蛊惑着走漏阴暗面的王耀,倾吐些许真心话之后,并未如释重负——原形毕露的感觉更棘手——仿佛赤身裸体地站在对方跟前,自己无所遁迹。

 

两条胳膊交叉,挡住脸庞,王耀喃喃:“……你问这问那,却什么都不说……这哪是聊天?分明是盘问。”

伊万点点头:“也对。那我说一些自己的事好了。”

 

接着,他半靠在椅背上,坐姿换回去,摆出沉思的模样,好一会儿,不言不语。

王耀等着等着,快进入梦乡之际——伊万突如其来地发话:

“……我出生那天,下着大雪。俄语中有关四季的词汇是非常丰富的,可据奶妈说,任何词句都无法描述诞生日的盛景……”

听着他的开头,困意全满的王耀心说不妙,刚才缓冲那么久,敢情他在组织语言,要从孩提时代说起?

“……不过,我的童年,主要是五岁以后的记忆。小孩子犯过很多糗事,一件一件,反正今晚有时间,慢慢叙述……”

——尻之,他当真要从头讲起!

 

咳咳,伊万的过往,王耀也不是没有兴趣了解。如果场景置换,放在一个风和日丽的、闲暇的午后,没准他会抱肩耐心地听完对方的自传。但当即,他的愿景是好好睡一觉,故伊万的童年,于此刻的王耀,乃轻如鸿毛之琐事。华夏人甚至恨不得三字了结全文:沙皇卒。全书完。

 

生怕喋喋不休的后续,黑发青年先发制人——翻身到沿边,伸手拉住沙皇的衣袖,恳切道:“……我想听的,不是这个。”

伊万停顿了。

这无疑是再接再厉的信号。

 

室内光线黯淡,一颦一笑的作用被淡化,哀怨的语调反而成为他最有力的武器:

“……最想知道……你对我的看法。”

 

其实呢,屁,王耀根本无所谓伊万怎么看待自己。

他们一共才认识三天,交.媾过一次,做爱过一次,除此以外没特别的交集。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王耀料定对方也没什么可说的,三言两语大概就结束了。

 

果不其然,伊万陷入沉默。

黑发青年躺回床,心里欢呼,自带阴谋得逞的小得意。

 

万籁俱寂良久,恰恰在王耀抬腿踏入梦乡的前一刹那,伊万不失时机地、再度响起掷地有声的询问:“你呢?对我的看法?你……真的是心甘情愿嫁来的?”

 

怎么可能呢混蛋,你都不让我睡觉艹当我是铁打的吗天天咒你翘辫子还差不多。

当然这心里话是不能说出口的。

 

王耀叹气,道:“出生皇家,没有这点政治觉悟怎么行?陛下,你不必怀疑华夏的诚意。既然已嫁过来,我别无二心。”才怪。

伊万看着他,不予置评这段自白,转而说道:“我也是。”

“?”

“结婚前,我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那时,我心想,哪怕这个Omega之前娶了五十个妃子,养上百名情夫,自己也要忍住。”

“……”

这容忍的尺度,怎么如此耳熟……

 

“我很幸运,这个人是你。”伊万微笑——这名素来为非作歹的恶人,话语里竟然融进了一点可谓真诚的东西,“我不介意,甚至荣幸,能与王耀共度此生。”

 

“……”

虽然,此刻的王耀并不知道自己对这话已动心,但是,他的理智第一时间建议:有必要对伊万改观,再怎么说,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看待伊万顺眼一点,也是给自己留一片余地。

伊万站起来,亲吻床上人的侧脸,作势要走。王耀高兴终于结束了谈天说地,不料伊万踱步门口,想起什么似的,爆出一条消息:

“小耀,明天早晨安排了皇后的专属课程。天没亮就会有女仆来叫醒你,注意点哦。”

 

“……”

仗着对方已走,王耀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几十秒前,自己想和对方友爱相处的念头,绝对是痴人说梦。

 



未完待续

             目录




萌萌的日常感情戏要来啦,露熊将开始打好感度暴击。

希望各位觉得好,给个赞;不喜欢,请指正(虽然未必改),你们的支持,是我写文的最大动力。

谢谢阅读!




评论(30)
热度(408)
2015-0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