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肮脏 第八章:正轨(上) (ABO设定 黑暗 少儿不宜)

第八章:正轨(上)


沙俄十月初的“阴雨季”已过,太阳随即收束了它在永恒冻土上的最后一丝温暖的阳光。接下来整整五个月,这光芒将与和煦无关,类似黑曜石表面的亮度,分外冰凉、萧萧。凛冽的北风循环往复,刮来湿冷的冬季。愈加漫长的夜晚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一早醒来,寒露凝结在窗台边,朝霞灰蒙失色。

 

皇宫的大多数人尚在睡梦中,王春燕早抢先一步来到皇后的卧室,大大咧咧地叫醒王耀:“陛下!起床啦!”

王耀:“……”

“陛下!”

“……”

“陛——下——!”

春燕揪住王耀的寝衣,把他拉下床,摔在大理石砖上的王耀仍执意不睁开眼,他想,多睡一分钟也好,于是,直到冻得打喷嚏前,他至始至终贴在地面,懒洋洋地不肯挪动一下。

 

等到王耀撸着鼻涕被春燕训话,意识已经逐渐清晰——并非睡饱了,而是春燕给他梳扎,泄愤似的狠命拉他的头发。

“燕子燕子!痛痛痛!勿扯,轻点!轻点嗷!”

置若罔闻的小姑娘下手依然极重,一脸忧郁道:“陛下,您和以前大不一样了。”

王耀疼得呲牙咧嘴,奈何人头落在姑娘手上,只得忍着,问:“怎说?”

“过去您闻鸡起舞,未尝贪睡……其实,从战败以后……”春燕的声音低了下去,句斟字酌,“您有丁点儿……萎靡不振。”

自家姑娘这么说,是王耀意料之中的评价。

盯着铜镜,他目睹梳妆台前的自己,被身后的春燕摆弄头发,两鬓从中间五五分开,盘到后脑勺,挽成一个百转千回的发髻,漂亮,但,是女式的。

若干天前,在待嫁途中的王耀为此和姑娘发生口角——按礼节,春燕必须替他梳“凤冠”样式,王耀万分抵触,他争辩自己不是女人。然而,没几天,他已经懒得申辩性别,哪怕发髻插满镇国十二步摇、一身梅花纹纱袍,他也安之若素。

沙皇这几天的性教育挺奏效。

王耀想,那个男人的确言出必行,做到了调教的第一步:让受调教的一方认清身份。

但自己也不是省油的灯。

黑发青年拉开梳妆柜的抽屉,掏出一白玉印花胭脂盒,攥在手心里掂了掂。

 

 

一天结束之际,沙皇暂时放下公务,再度探望王耀——这次他走动一圈,察觉媳妇儿的房间离自己特别远,颇为不满。不过,今次另一件事更要紧,他为此而来:

 

“小耀,你今天把任课老师都气跑了?”

 

王耀坐在镜柜前,背对着他。

 

“小耀,别不回话,我知道你听见了。”

 

王耀缓缓转身,似笑非笑:“老师?你管他们叫‘老师’?就那一丢丢水平,妄想管教我?”

虽然王耀身份挂名皇后,底下大有不服的人。想想,结婚当天,伊万亲自出马,才得到教廷的许可,更别提宫廷里暗流涌动的派系之争了!

听闻皇后要接受一遍再教育,反对者们蠢蠢欲动,挖空心思欲赐沙皇的配偶一个下马威。这帮所谓的“为皇后精挑细选出来”的宫廷教师,都是各个派系协商、分遣出来的狠人。目的么,试探皇后的深水,最好,将皇后训得服服帖帖的,让他知道,沙俄皇后的位置,不是什么舒适的软垫,而是扎着刺的王座!

 

然而王耀何许人也,他三岁识字、五岁诵四书、七岁习得诡辩,九岁将一把蚂蚁撒到他认为不够格的太傅的膳食中;十一岁到处欺负同父异母的弟妹、又在他们的手上涂辣椒油、笑看他们哭得哇哇乱叫的同时,揉眼睛痛得呼天抢地;十三岁武学小有修为、将三个禁卫军扔到护城河里——

——反派角色指数满点的王耀,难不成怕这几个狐假虎威的教师?

 

俄语、沙俄历史、宫廷礼仪等等课程,皇后一节节课上过去,一次次开嘲讽技能。大致流程如下:

没几分钟,任课老师便发现,华夏人懂得比想象中多得多。

隔一会儿,他们被王耀的提问难住了。

突兀地,王耀说一些意义不明的话。

随之,王耀自己公布设问句的答案。

听完王耀的自问自答,老师发现,他前面的所有话语,全部是指桑骂槐、变着法子骂他们。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他们不可能胖揍一顿皇后,只得惶恐逃离。

 

鉴于皇后明目张胆地玩坏了老师们,他们背后的派系头头十分恼怒,跑到伊万那儿告状,说什么‘华夏人秉性顽劣’、‘皇后乃蛮族’、‘忘恩负义的Omega不知坏到什么程度!’等等小朋友水平的坏话,强调‘此人不能留!’这一幼稚的中心思想。

伊万一笑而过,心里高兴:自己的老婆应付得来老奸巨猾的家伙,真是再好不过。他感兴趣王耀如何伏龙降虎,决定晚上去问的全过程。

 

 

故而,当王耀面对伊万,透过灯光,瞥见对方表情的时候,一眼便知他没有生自己的气。

皇后抿嘴,点穿:“你好意思说我,隔岸观火——你是最起劲的一个。”

 


未完待续

             目录




因为《肮脏》线索多、信息杂,加之鄙人在评论区的留言混淆视听,所以特此给读者们梳理本文脉络:

1.王耀是华夏太子。身为Omega的他嫁给沙俄的伊万,祖国华夏回不去,他在沙俄又没有任何势力,虽然他(现在)嫌弃着毛熊,但他欲自保,便不会做让伊万讨厌的事情。

 

2.王耀是有使命感的人,他不可能弃华夏不顾,只求力保沙俄皇后的位置。不过,截止目前,他还没有稳固地位,所以,帮助伊万、稳固自己,是他阶段性的目标。

 

3.王耀的计划不是杀了伊万,反之,他的靠山是伊万。但王耀的计划会动摇、震荡宫廷。当然,本文的少主和露熊是内心不怎么干净的人,有些想法极端、病态、带杀意,但他们内心深处,并非期望结果对方的性命作为终结。

 

欢迎留言探讨本文内容,有一定几率会得到作者的剧透。



评论(21)
热度(346)
2015-0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