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肮脏 第九章:契合 (ABO设定 黑暗 少儿不宜)

第九章:契合

 

俗话说,人挑软柿子捏。

打自王耀群嘲众教师、沙皇姑息了这桩可大可小的事,骤然间皇后的地位剧升。就连王耀带来的一群华夏跟班,受到的礼遇都与前几天不能同日而语,大有“打狗也要看主人”市侩的现实感。

皇后的宫廷教育仍照常进行,旧瓶装新酒——课程砍掉一半、老师重换一批。由伊万亲自选拔上来的教师们哪敢领教王耀的厉害,人人提心吊胆、客客气气的,即使王耀堂而皇之地在上课时间剥(他自己开小灶煮的)茶叶蛋吃,他们也唯唯诺诺的缄口不言。

 

超乎沙俄人想象的发展远不止于此,按照伊万喜新厌旧的本性,华夏人再漂亮,对他的宠幸也不会持续太久。可是,今次,沙皇仿佛被下了蛊一般,每日风雨无阻地往皇后那儿跑,起初他只身赴会,渐渐地,连同会议上没处理完的公文,伊万也毫不避讳地带着去。这份突如其来的信任,传至侍从和大臣,宫廷上下为之震惊。某天,三五名重臣在伊万面前抱怨了王耀几句,挑的全是无关痛痒的指责,怎知伊万冷笑一声,当场腋下夹着文件,直奔皇后的寝室。


至于伊万,他从不抚躬自问为什么乐意和王耀待在一起。或许是因为,他美丽的妻子令人赏心悦目,说出的话语一直是恰到好处的圆滑;他欣赏皇后房间异域风格强烈的摆设,夺人眼球、迥异雅致;他也喜欢王耀掀开熏香炉的盖子,为自己考究地点上一支塔香;和王耀聊天,是真正的谈话,对方懂他的内涵与深度,无须虚与委蛇、将意图说开了便是。

 

他们聊天气、谈政治、评论国家生产力,几乎无话不谈。

伊万讲述沙俄的冬将军,王耀则描绘华夏的酷暑;沙皇说圣彼得堡郊外的向日葵,皇后便道洛阳皇宫的牡丹;Alpha说起指挥与战场的掌控,Omega即轻描淡写他的军旅生涯……他们之间总有可聊的东西、真真正正的志趣相投。气氛再不济,也能推搡着彼此朝床上滚,王耀经过个把月的洗礼,比头几天放得开,伊万也乐见其成。

王耀理解他,王耀知道这世界是怎样的,王耀是个学富五车的、能上床的、可以完全占有的蓝颜知己。

 

沙皇想,即使换了立场——黑发青年没有嫁过来、也不是他的情人,哪怕另一个世界的两人在谈判桌边见面,他还是会喜欢王耀的。

 

于是二十五岁的伊万大帝称心如意,好像上帝终于做了一件让自己幸福的事,在这之前,他哪里有什么省心的日子?

当初姐姐冬妮娅第一次政治联姻,续弦给前任沙皇的弟弟——届时的摄政王,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虽然名义上布拉金斯基家成了正统的皇族,但姐夫对权力看管得紧,家族在宫廷话语权依旧不大。为了谋得一席之地,父母将十四岁的伊万送到军队,说是掌握了军权才有底气,所以他数年间奔波各地战场、出生入死。流血、流汗,整顿部队、分尸波兰,有一次差点儿破伤风病死在战场。

好容易,等到了前任沙皇驾崩、摄政王暴毙,他一脚踢开病怏怏的继承人,终于登上了沙皇的位置。

 

事实却不如想象中美好。大臣贵族,不吃军队出身的沙皇那一套——伊万·布拉金斯基行过万里路,知道世界是怎样的,眼界自然比农奴主们高。可国家大势所趋,没人懂他,各派的利益关系摆在明面勾心斗角,再来,保守派还认为现任沙皇名不正言不顺呢。

每天他看着一轮轮文官吵来吵去,厌烦恶心,以至于怀念起艰苦的军队生活。恰逢法兰西的国王弗朗西斯向他抛出橄榄枝,写信说有一桩稳赢不败的仗,问派援军否。伊万拆开另附的地图,一看,华夏是也。

 

现在想来,同意派兵,真是他这辈子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

 

某天晚上,饭后两人烤着火炉休憩,伊万突然说:

“差不多该做了。”

“做什么?”

王耀问,心里祈祷千万别是交.媾。

 

“别紧张。”伊万笑笑,正经道,“一个沙俄的男人,一辈子一定要做的三件事——种一棵树、盖一栋自己的房子、生一个儿子。”

“……”

王耀心想,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哦,老天,难道……

 

伊万接下去说:“我现在什么都不缺了,可以和你一起做这三件事。明天我们一道种树去。明年开春,我为你造一座宫殿。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你要为我,生一个继承人。”

 

未完待续

           

目录

评论(50)
热度(369)
2015-1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