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肮脏 第十章:日常(上) (ABO设定 黑暗 少儿不宜)

第十章:日常(上)

 

和对方相处时间一长,成见颇深的王耀仍得承认,伊万还是有若干优点的,其中一项,他今天凌晨感同身受了——毛熊言出必行,行动力惊人。

 

追溯昨晚饭后,火炉温暖,胃部消化着食物,伊万宣称替自己的继承人找到了母亲,另外说他们俩明天要种树云云,华夏人点点头,权当风过耳。伊万第二天凌晨推醒他,王耀懵懵懂懂地睁眼:多名男侍手捧几十棵树苗站在房门口,湿土和纱布包裹着树苗根系。

——卧槽,来真的?

 

耷拉着眼皮的王耀跟随伊万,拖着沉重的身躯来到主府邸的后院。

 

偌大的皇城静悄悄,黎明前又总是最黑暗,两个人领着一群人在后院挖坑,若不是植树的前提显而易见,旁人见了肯定认为,这是杀人藏尸的惊悚片段。嘛,王耀内心吐槽伊万的独断专行,手头上的活儿却没停下,他和伊万一道松土、栽苗、填坑,循环往复十多次,终于在天亮时分将栽种的任务完成。

“冬天嘛,植物不容易成活。”伊万肩扛铁铲,解释道,“所以我们多栽几棵。”

一旁的王耀累得气喘吁吁,接不上话。

“小耀,你回去继续睡吧。”

“那你呢?”

“我啊。”伊万将铁铲扔给身后的侍从,道,“我处理内务去了。”

他亲亲王耀的左右侧脸,扬长而去。

 

……真是精力绝伦,王耀想。虽然伊万的承诺他没有放心里,但这次行动却让他有点明白,沙皇动真格了。男人的情话不值钱,然而他一旦为情话买单,分量就上去了,换而言之,他愿意负责,起码,是在意的。

 

王耀回房后,坐在梳妆台前,支着胳膊托腮,重新思考起他和伊万的关系。

 

待王春燕前去伺候梳妆时,只见王耀困乏地趴在台面上,指甲蘸了胭脂,百无聊赖地在铜镜上画圈。

“您多大了!”春燕说,“再来,脂粉可不好擦干净。您别玩了。”

“燕子。”王耀心如死灰,“完了,他们要我生孩子。”

“嫁过来,不就为这个吗?”春燕怪嗔,“都是皇后了,生育继承人,舍您其谁?”

“……”

见怪不怪王耀的沉默,春燕娴熟地替他扎起发辫。

王耀看着镜子里的房间,说是皇后的主卧,其实华夏家什统统摆进去后,空间已经略微狭窄,他那三大箱衣服,仍然安置在客房内,春燕不得不绕远路,每天替他去挑几件。

 

“燕子,沙皇欲起大殿。”王耀说,“为我。”

春燕停下活计,吃惊道:“缘何?”

“不知意图。”王耀说,“然,我不信此举纯粹为讨吾之欢心——定存在别的缘由。”

“或许,您多虑了。您生得这般美丽,谁人不为美人散尽家财?”

“别人会不会一掷千金,我不知道。”王耀叹气,“但,绝非是他。”

“怎说……”

“他们家废黜前代沙皇,赶尽杀绝。刚上台,屁股尚未坐热王座呢,居然发兵远征华夏——你说,不是对自己政权的稳固有绝对的自信,谁敢?”王耀分析,“他们一家的主心骨是谁?谁手握兵权,推动布拉金斯基一家飞黄腾达?是他,伊万。”

“英雄难过美人关!”春燕辩白,“您看人偏倚得很,Alpha围着Omega转,天经地义的事,男人不该对自己老婆好点么!”

 

“作孽。他二十五岁,情妇如云,却没有子嗣,说明对继承人一事非常小心。”顿了顿,王耀示意燕子继续打理,“起初,我以为他隐瞒了孩子,或者没生育能力,可是,他昨天说,要我生养——于是我确定了,他表面上毛糙,私底下谨小慎微、步步为营——这种人最是可怕。”

 

云鬓成型,王耀站起来,转身,对春燕说:“他娶我,只是想把势力渗透到华夏,要的是华夏太子的身份。不过,现在事情有变,他改主意了……不,大概乃顺势而为,他想让我生育,绑定彼此的联系。”

“那么……”

“我们做的小动作,他应该有些眉目。”王耀叹,“只不过没触及他的底线,所以听之任之了。唉,亏我们那么费心。”

“太子!”春燕听到这里,急得连禁语都飙了出来,“此人的意图您知否?!太子您有无权宜之计?”

“切勿叫我太子,亦切勿焦躁。”

王耀弹了一下丫头的额头,说:“当下我们在试探彼此的深浅……不怕,他大体上是中意我的,我感觉得到。”

说出这句安慰的王耀,感觉自己可悲极了,他为什么知道伊万青睐他?因为自己也被对方吸引了,在不同程度上认可了对方,故而窥见到一点真心,却是用自身的真挚换来的。

 

“他欲成为支配的一方,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王耀喃喃自语,“可巧,我也是。”

 

 

未完待续

        目录

 

 

为了不辱宫廷大戏,相杀相爱不能少……第九章是伊万视角的独白,他本人当然不会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妥啦……这章少主讲清楚了,嗯,他们都是很污的人。各种意义上。

 

 

评论(18)
热度(353)
2015-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