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肮脏 第十一章:虚假(上) (ABO设定 黑暗 少儿不宜)

第十一章:虚假(上)

 

此刻,王春燕的想法是:真想把太子挂在这里。

 

响应王耀的请求,她亦步亦趋地来到过道的二楼小窗前,可惜窗框开得太高,她人又矮小,根本够不到边。于是少女奋力跳跃,双手攀上窗台,恰逢被监视对象——伊万后宫的宫娥进入视线,春燕一激灵,半个人钻进狭窄的窗口,胸腹抵着窗框,远远地侦察敌情。

等她数完了主子的情敌人数,全身而退之际,却悲催地发现:自己卡在小窗里出不去了!

 

苍天大地,妙龄少女以如此不堪的姿势,半挂在灰尘蒙蒙的楼梯间,想也知道,要是被路过的沙俄人看到了,定是臭名远扬的节奏啊……

 

小姑娘埋怨王耀不厚道,怎么专挑难题扔给她做呢。前几天收集情报的活儿也是,其他人传传八卦、记录琐事就行了,只有她,被委派去刺探沙皇长姐冬妮娅的消息。少女绞尽脑汁,搞来一套制服和一顶假发,乔装成沙俄宫女,给冬妮娅送冰镇的果子露。她专门挑了冬妮娅出城的当口,趁人不在,顺走桌子上几封未拆的私人信件。

事成之后,王耀扣压了其中的两封,模仿着字迹,又新写了两封信,从抽屉挑出一支火漆,加热融成胶状时,用细针与锉刀挑出原信件的火漆章纹印。末了,对春燕说:“加上这两封,统统还回去,别被发现了。”

“敬诺。”

“还有,”王耀戳着信封上的名字,下着强人所难的命令,“下次看到这个寄信人,麻烦再拿过来掉包。”

“……”

上面的人哪知道下面人的辛劳!一次成功,难道下回便有保障?要是被逮到了,自己不就是浸猪笼的待遇吗?

王耀,你丫站着说话腰不酸!

 

所以,她这几天对主子都没好脸色。

 

方才看太子殿下痛心疾首的样子,小姑娘一度以为自己摆谱过了头。然而,结合现在,王耀一手造成的尴尬情形——春燕想,自己再多蛮横几天,也不能算错。

 

半小时后,察觉事情出了差池的王耀,派人巡视,将春燕从窗口解放了下来。春燕回到皇后房间,张口叫委屈:

“您坑我作甚!明知那高度我够不上去!还命我去!”

“燕子,”王耀依旧趴在床上,有气无力地说道,“为何不带一把椅子,垫高……”

“……”

看吧,智商这东西,偶尔会突然下线的。

 

“唉,不提了。”王耀说,“燕子,数到没?还剩几个?”

“十五个。”春燕答道,“比之我想象中少了甚许,如此,沙皇遣散宫娥的传闻属实。陛下,恭喜。”

王耀却不见得高兴,愁眉紧锁,比之前更忧虑了。

“陛下?”燕子惑道,“您不庆幸吗?后宫一空,日子须臾无忧,难道不成全您的地位么?”

“……”

“您是否担心那十五个人?”春燕摩拳擦掌,“不怕!我替您手撕婊子去!”

 

“万万不可。”王耀制止,“燕子,你去找她们算账,岂不降低华夏身份?再说,我怎会担心后宫地位,偌大的宫殿,谁不清楚皇后是何人?”

“那您做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我担心的,自然是它物。”

王耀叹:“这下倒好,他这一招,阴损。只得见招拆招,别的法子,一点看不到希望。”

 

春燕满头问号,道:“什么呀,阴损?谁对您不利?您可受宠呢,哪个不识相的敢动您?我王春燕第一个不服!”

“……和丫头服不服没关系。”王耀摆手,“人生在世,勿抓具体的是非,而是要明辨宏观的立场。燕子,不懂?我以后解释,退下吧,让我休息一会儿。”

 

屋内寂静,王耀俯睡在天鹅绒垫子里,酝酿着词句,困意渐渐涌来。本想小憩一会儿,但一阖眼,意识便沉眠了。

等到他梦醒,床边已经躺了另外一个人,想也知道,沙皇。他正着迷地嗅着王耀的秀发,见黑发青年睁开眼,便笑道:“你还真是浑身上下都勾人,连头发也香气扑鼻,怎么做到的?”

王耀不会说,这是他从母亲那里学的,将花瓣碾碎混入皂荚,久而久之,会洗出草本的芬芳。

见美人不说话,伊万将额头抵在对方的额上,零距离,道:

“你又不给反应。我该怎样,才能讨你的欢心?”

 

王耀看着他的紫眸,轻笑起来,但那是讥笑。

“亏我以为你有一点儿喜欢我呢,结果,在你眼里,我和后宫那群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女人有什么不一样?”

“什么?”

“呵。”王耀抿嘴,道,“遣散宫娥们的事,我略闻一二。”

“宫里传得挺快。”伊万说,“为了你,不好吗?”

 

“不要说为了我!”

王耀猛地推开他:“假借我之名,行你早已谋划的事,然后这个黑锅我背?!你居然做出一副施恩的样子?!”

“小耀,你的意思是?”

 

王耀冷笑:“陛下,遣散后宫的想法,不是我来了以后,才有的吧?那群宫娥,估计你亲自挑选的只是少数,大部分,是国内外多方势力送给你的?美名曰‘纳贡’,直白点,她们是派来的间谍。”

伊万不作声,于是他继续往下说。

“这一阵子,你隔三差五往我这里走动,似是宠幸我——想来,送女子来的大臣们已经对本人多有不满。今次你一批一批打发走她们,这笔账,他们只会往我身上算。”

 

王耀嗤笑,既有无奈又饱含忿怒,他甚至换上了敬称:“表面上,为我散尽六宫粉黛,实际,铲除心腹大患的人不是您吗?——我被推到风口浪尖,矛头全指向我,您坐享其成便是了。”

“小耀……”

“您只消说一句‘是皇后让我遣散的’即可脱清责任了,可是,您将我置于何地?”王耀说着,发挥演技,挤出一滴眼泪,“为我?您只是借机解决麻烦吧,将不满往我身上引。”

 

一次性说完长长的申诉,王耀嘘呼一口气,也佩服自个儿怎么情绪来去自如,嘛,反正他拆穿的都是事实,就看沙皇怎么接招。

 

 

“噗嗤,”伊万竟然笑开了,“小耀,你总超乎我的想象。”

——?!

然后他大大方方地承认:“我的确存在这个意图,不过,这釜底抽薪的行径不是针对你——你嫁来之前,没认识你之前,我就决定要借皇后的威风挫他们的志气了。”

毛熊摸过来,道:“天天跑这儿来,是因为真心实意的想见你,连我自己都意外。安心吧,即使宫娥全走了,我仍然会每天光顾——”

“不要偷换概念。”王耀辩白,“来这么一出好戏,全皇宫都传‘皇后不能容人’,名声差到极点,从今往后我靠什么过活?”

 

伊万吻住他,说:“你还有我。”

 


未完待续

               目录


评论(39)
热度(342)
2015-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