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肮脏 第十三章:间隙 (ABO设定 黑暗 少儿不宜)

第十三章:间隙

 

沙皇和他的长姐冬妮娅闹翻了!——不期而至的事实,来得过于突然,以致于让宫中所有人都猝不及防,王耀除外。

 

当事人伊万则十分苦恼,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中坚力量有朝一日会背叛他。也许说“背叛”言过其实,可就沙皇的视角,他的姐姐何止违拗,简直大逆不道!

最初姐弟俩的争辩,为避免伤感情,伊万率先让步,甚至说了些委屈求全的话。然而,冬妮娅是怎么回应他的?这个寡居的女人,居然拿她的二度婚姻做武器,数落他们已逝的父母,责怪老人家牺牲女儿的幸福成全儿子的一世威名。谈话涉及第二任丈夫的死亡,她到底失控了:

“呵,我可怜的第二任丈夫……万尼亚,你能安安心心地跑去波兰、华夏打仗,难道不是因为他作为宰相,在宫中主持大局?布拉金斯基家怎么回报他的?软禁!最后他郁郁而终,人们怎么敢讲——‘他是万尼亚逼死的!’每个人指责我,骂我是谋财害命的毒妇、给我取‘黑寡妇’之类的诨名,你呢,坐享其成权利!”

 

她尚不罢休,摔了心爱的扇子,痛批弟弟:“后来你要和异邦人结婚,我出来多少力、吃了多少苦?你结婚第三天,我顶着多大的压力,出城请求前任公婆的原谅?温香软玉在怀,你有没有想过,其中有我的一份功劳?是了,亲爱的万尼亚!你当然没有想过!哪怕你有一点点的感激,也不会这般自私、冷血,蹉跎亲姐姐的后半生!”

 

狗血淋头的一顿臭骂,让伊万冒火,但他并不想吵架,故而作势要离开。这时冬妮娅抛出几句最不该讲的话:

“你选的华夏人,王耀,不信教、穿古怪的衣服、也不管管手下人,自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听说近期他掌权了?果然不怀好意。可笑,当初我竟然为你们感到高兴呢!”

 

娶亲这件事,至始至终贯彻着伊万的意志——否定王耀,同等于否定伊万的决策。再说,沙皇看来,皇后无可指摘,他的存在令自己身心愉快。伊万时常觉得,有了这么一个配偶,当之无愧的夫以妻贵。

 

好死不活,冬妮娅恰恰触了逆鳞,姐弟俩当场谈崩。

 

 

傍晚,伊万照例来见王耀。

他仰面躺在皇后怀里,疲敝地看着房间的天花板,一抹即将消失的落日淡红余晖,延伸到紫檀木床的红色帷幔上。水墨画、瓷器、铜器,渐渐被黑暗淹没,银丝、金饰也不再璀璨,昏沉之中,唯有王耀的轮廓清晰可辨。

 

他猜测王耀应该知晓一点情况,依旧决定从头讲起:

“小耀,冬妮娅想再嫁。我物色的人选,她都看不中。没想到,这几天她自己找了一个欧洲的穷贵族,狮子大开口六十万卢布的陪嫁。我不松口,她倒同我吵上了。”

“……怎么?”

“女人,无理取闹的借口太多。姐姐素来黑心,两次出嫁,她一口吃掉一个庄园,斟满一杯酒,就兑走四十公亩的土地,挥霍的钱财更不计其数。这些巨额钱款,我没找她算账,她反而指责我忘恩负义了。”

 

这些天,王耀过目宫里的一些账本,知道沙俄皇城,开销最大的不是主府邸,而是冬妮娅的别馆。

即使他没亲自登门拜访,也看得见冬妮娅名下的每一扇窗都装着价值不菲的彩绘玻璃,闻得到这位寡妇浑身上下散发的昂贵香水味。单她的一条法国进口的罗裙,人工珠绣耗费一百颗松子石,每颗售价五十法郎。

 

离间之计,之所以先选定冬妮娅,也是王耀心里清楚,人最容易为钱起意——更何况亲姐姐平日挥金如土,临走前还要敲诈一笔,做主的弟弟当然不开心。

 

他之前做的手脚,是将伊万推荐的两个候选人的求爱信偷梁换柱,删去诚恳的词句,添油加醋带歧义的暗讽,让冬妮娅对伊万推荐的人选产生反感。此招成效颇速,第二次,燕子偷过来候选人的信便反应了这点:其中一个男人询问冬妮娅的回信为何惹恼不堪,另一个干脆不寄来自取其辱。

扣下信件的王耀,并不担心自己的小动作败露。男女之间,尤其是贵族男女联姻,通常难以真挚。即使候选人同伊万关系再好,不见得直接对沙皇说“你姐姐为什么不回应我”,都不是小孩子,过了就过了;没有回应,便是拒绝。

 

不过,姐弟反目得这么彻底,亦出乎王耀的预期。

 

他伸手,缓缓拂过沙皇浅色的头发,问:“事情有回旋的余地吗?”

伊万闭眼,道:“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王耀想:很好。




未完待续

             目录


你们还爱我(的文)吗……点赞、催更、评论,哪个都好,吱一声啊QAQ!反馈一下啊!


评论(70)
热度(453)
2015-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