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肮脏 第十四章:引诱(上) (ABO设定 黑暗 少儿不宜)

第十四章:引诱(上)

 

 

 

“若一女子生得倾城,既是上苍的厚爱,亦是祸患的根源。”

 
 

烟雾叆叇,室内只点着一盏白蜡灯,令人有昏昏欲睡的感觉;家具涂满深红的朱漆,温暖、安逸,房间内充满母亲独有的好闻气味;放下床帏,方寸之间又一片阴暗,使得年方十三岁的王耀磕碜着眼皮打起盹儿来。

 

“耀。”坐在床沿的皇后,对帐内的太子叮咛道,“我说的,你可记住了?”

 

“……诺。”王耀敷衍地应着,想,将来自己怎会因美色误国?此外,他生病发烧,母亲还热衷说教,未免让少年心生抵触。

 

 

 

现在想来,那次虚热的病因,极可能是第二性别出现,荷尔蒙反常爆发导致的高烧。母后应该那时已经知道王耀是Omega,可她煞费苦心地瞒着,若非十六岁在众目睽睽之下曝光,估计她誓死不肯坦诚孩子性别秘密的。

 

若母亲警告太子,少年未来的命运之一,是以色侍人,约莫叛逆期的王耀会当场同她翻脸——所以,她留神措辞,委婉地警诫着自己的儿子。

 

 

 

届时,王耀尚不明白慈母的苦心。现今,他在遥远的沙俄皇宫,于沙皇身畔醒来,赤裸着身子,念及过去,对母亲佩服得五体投地。

 

命运、命数、定数。

 

自己未来的轨迹,竟然那么透彻、清明么?

 

 

 

他起身,欲下床,身边的伊万一把搂住他,模糊不清地嘀咕道:“别走……”

 

“再不走天亮了。我不能一直赖在这里。”

 

是了,自从冬妮娅与伊万不和,伊万分外的事务就多了起来,他没时间往王耀那儿钻,但一个人睡太寂寞,于是每晚将王耀请来。虽然王耀认为“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做法,让皇后身份大掉价,可迫于沙皇的命令,只得乖乖躺平对方的床榻。

 

“那又怎么,你是我明媒正娶的……”伊万抱住王耀的腰,“一天下来,就盼着你治愈我了……”

 

王耀想,你被治愈了可我郁卒了!

 

 

 

他叹惋毛熊太难对付,又翻身挪回原位。

 

伊万则自带阴谋得逞的小得意:即使他们不做爱,王耀仍无法避免被自己折腾。

 

 

 

表面和善的沙皇,骨子里支配欲强烈。他察觉到,王耀外冷内热、颇具父性——撒娇、耍无赖什么的小屁孩行径,黑发青年偏偏没辙。寻觅到破绽的他伺机猛攻,连王耀一直排斥的后入式,也在伊万的请求下,日渐妥协,最后,玩得如火如荼。

 

 

 

羞耻一旦放开,沉溺肉.欲便成了“情理之中”。王耀的少年时代,处处被清规戒律拘束;没等到成婚的年纪,就赶赴战场;军队虽有不少龌龊的情色交易,但太子尚未成婚,身份特殊,于是不洁便刻意离王耀很远。

 

 

 

他未经人事,今昔却落到伊万手里,自然难以招架对方的摆弄。

 

 

 

健硕的腹肌、结实的手臂、宽敞的肩线,被这些浓郁的男性麝香包围,王耀觉得浑身难受,然而不适并非源于生理性恶心,而是理智的责难。他隐约想起西方对于恶的统称——“魔鬼”,似乎伊万就是,被他占有,自己愉悦、又感到内疚。

 

 

 

圣彼得堡的冬夜太漫长,他们的互动也随之延伸。其中Alpha最喜欢的,Omega最难熬的,莫过于仿佛仪式一般的事后温存,伊万总以低声线迷惑:“爱是自由的。小耀,享受、喜爱、欢愉,都是你的权力。立场什么的,不能夺走你爱的自由。”

 

“……”王耀闭着眼睛,胸口剧烈起伏。

 

“爱情是有丰富形式的。”Alpha的洗脑继续,“天长地久?忠贞不渝?那些当然好,但是,也有其他的……”

 

“齐人之福?”王耀突然窜出一句,“说什么‘很多形式’……你是不是想享受,齐人之福?”

 

伊万哑然失笑:“怎么可能!我都有你了。”

 

“不过嘛,”伊万话锋一转,“在遇到你之前,的确是没想过安定下来。”

 

“……”花心混蛋!

 

“过去呢,我总想着,爱情只是一场肌肤的饥渴。”Alpha将头拱在王耀颈间,合眼轻笑,“但你却来了……”

 

王耀直觉不想听下去,伊万的话在他心中激起了涟漪,他感觉到真心,可怕的,对方的真心!下一句情话,可能令自己无法自卫,不过,已经来不及了。

 

“小耀啊。”伊万柔软的头发蹭蹭他,幸福地说,“我希望你爱我、渴望我、甚至,摧毁过去的我。”

 

 

 

王耀不予回应,语言是强力的,说出口便无法收回——而他,不能就此被俘获。

 

 


未完待续

 

             目录

评论(32)
热度(372)
2015-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