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秉烛九夜 第九夜(全书完)(少儿不宜)

第九夜

 

就像伊万自己说的,当天工作太多,他根本回不来。晚饭间,湾湾问起客人的去向,王耀深沉道:“万恶的资本主义,活该他当牛做马。”

 

“我说嘛。”王嘉龙端着饭碗,一边扒饭,一边含含糊糊地说道,“老师肿么不记恨伊万先生抽身退出阵营……”接着,少年抿一口饭,作死唱曰,“别留我一个人,孑然一身,凋零在美帝阴谋里面……”

 

王耀“砰”地放下碗筷:“小崽子,皮痒了吧?”

 

“想斥之暴力解决吗?暝主的斗士不会屈服的!”王嘉龙一跃,站到板凳上,“来啊,有《基本法》在手,怕你作甚!”

 

一旁的澳门小声对湾湾透露:“王嘉龙逛了一下午的日本雅虎、2ch、网易养猪网,饭点前饱览苹果日报,罹患雄辩症,已经到了逢人就喷的地步。”

“怎样才能恢复原状?”小姑娘心眼好,切真地担忧起同胞的心理健康来。

“So easy.”澳门推推闪着寒光的眼镜,“不理他就成。”

 

所以,第八天晚上,王嘉龙被罚幽闭。第九日伊万回归,急匆匆地收拾行李,港仔被一家子人抛诸脑后,直到送走了伊万,一大两小才想起“尼玛小香还在家里呢!”……然而,全是后话了。

 

伊万回来的时候,整个大院静悄悄,夜微寒,空气格外醒脑;白日庄严的建筑,此刻厚重地蛰伏,倾心而听,似能细闻历史酣然的呼吸声。

 

“哟,你来了?”

王耀一身素缟,手扶门框,站于槛后,月光潋滟,宛如一株吐露芬芳的丁香。

 

——他在世间,又好像不是这世间的一份子。

 

事实上,他们都是虚渺的存在。

只不过,看着王耀,伊万总是会忘记自己本来的模样。好像他是一个孩子,正在瞩目一个并非神明、却隐而不宣的超脱存在。尚未知,是否乃漫长的岁月、数朝沉浮,给予那人这般绝代风华,然,就一眼,便再也无法移开视线。

 

 

“小耀。”俄罗斯人向那不可思议的挥手,“你在等我?”

“没有。”

“……” 小耀,看气氛说话好吗……

“半夜惊起,估计前几天熬夜,生物钟暂时调整不过来。”王耀打着哈欠,“已经过12点了,恭喜,新的一天,最后一天。”

伊万走近:“开房门做什么?不怕感冒?”

“……透透气。”王耀说,“可惜并非春天,否则,能一起在梨花树下赏花呢。”

 

“梨花?”伊万顺着王耀的视线望去,于院中央,沧桑粗壮的梨树仿佛道标,赫然挺立。冬季没有叶和花,却能感受到生命力在枯枝的皮木下缓缓脉动。

 

联想过去,伊万数次拜访,每次都能再见它,这棵树的百年历史,也让人斟酌再三啊。

他跨过门槛,和王耀并肩站立:“小耀,这棵梨树多少年了?”

“嗯……”王耀想了想,“三十岁吧。”

“啊?它从成化年间就在你家了,怎么可能才这点年纪?”

“不是的,伊万。”王耀解释道,“你现在看到的,是三十年前栽种的。数百年间,一棵梨树枯死,我便植种新的一棵,就这样,循环往复。”

 

真相令人大失所望,伊万耸肩,这连忒休斯之船都算不上,仅仅是个美化的误会。

 

“你失望了?”王耀反而笑,“真明显啊,情绪的转换。”

“小耀……”

“伊万,你喜怒哀乐都很鲜明的个性,我很喜欢的。”王耀侧身,仰头看着对方,眸子亮若星辰,“你知道,这个国家,不,我最初的名字是什么?”

 

为什么插科打诨这件事,伊万想不通,便摇头说:“不知道。”

“啧啧,亏你自称中文十级!”

“别欺负歪果仁,小耀!汉语水平测试只会出题‘意思意思的意思是什么意思’——超级刁钻!”

 

黑发青年一边心道应试教育害人不浅,一边公布答案:“是夏。我,不,国家最初的名字,是夏。”

“?然后呢?”

“唉。”王耀叹气,拉起伊万的手,在他掌心一笔一划出一个字,伊万辨别不出,但掌心痒痒的,心也被撩拨了。

 

“甲骨文的‘夏’,象形文字,形如只蝉。故而,夏朝也被誉为‘虫夏’。”王耀娓娓道来,“蝉的寓意既不高大,也无不朽,可是,唯有它,代表‘轮回’。”

 

“血缘、宗族永生,不过妄言而已。文化一脉相承,才是华夏的内核。犹如夏蝉,遇秋虽死,但不灭,它蛰伏地下,只是等待……另一个夏天的到来。”

 

晚风将王耀的长发扬起,此刻的他,和昨天,百年之前都有所不同,是一个崭新的王耀,但王耀仍是自己,未曾改变。

……并非冗长的岁月让他美丽,而是岁月的积淀和涅槃新生,才令他永不老去。

 

“伊万,别失望了。过去的事物,新生会继承它的价值,而新兴的东西,也会被赋予新的意义。”

王耀说着说着,突然想到:“欸,你不去睡吗?明天要坐飞机啊。”

 

“不怕,已经成功申请头等舱,公款。还有,下次来你家看阅兵式,我和上司会乘专机来哦。”

 

王耀不知该吐槽:“卧槽公款谋私?”还是“下次和上司一起来,鸣多少门礼炮才够啊?”故而他两个都说了:“让国家买单的混蛋毛熊,你说,你要怎样的接待规格?”

 

“不用费心,毕竟,是庆祝我们共同的胜利。”

伊万俯首到他耳边,“《禁同法》只规定我不能当街吻你,又没有禁止我在全世界面前向你表白。作为《喀秋莎》的回礼,小耀你等着惊喜吧。”

 

“你这样会让我抱有太多期待的。”

 

“就是要有期待,我们漫长的人生才有盼头不是吗?”

 

“也是。”王耀推着伊万进屋,合上门扉,“夜深,睡了,把蜡烛吹灭吧。”

 

《秉烛九夜》全书完

                           目录



嗯……全书写完结啦。会出完整版的同人本,预定印刷20本,想要实体书的小伙伴可以留言,多印一点,价格也会便宜。本人已经开始找设计师设计书皮,等开了淘宝链接,再来告知。完整版TXT下载地址,会和通贩地址同时放出,请读者耐心等待。

 


评论(71)
热度(218)
2015-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