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肮脏 第十八章:密会(上) (ABO设定 黑暗 少儿不宜)

第十八章:密会(上)

 

封冻的河面开裂,清水从冰缝中潺潺冒出,流冰渐次移动;大片积雪结成颗粒,日益消融。雪水顺着屋檐,嘀嘀哒哒地滚落,滴在窗台上,敲击着王耀对于外界时间流逝的认知。

软禁太久,他的观感已然迟滞。而今天,朝窗外呼出一口气,没有雾化,黑发青年便知晓初春的迈进。深恶痛绝的发情期已经过去,出入自由却没能如期归还到王耀手里,于是,皇后只能翻翻宫廷内务单,摸出玉珠算盘打打旧账。

 

虽然想过恳求伊万放行,但是他也担忧,说穿这件事会引发后续的争吵。最近伊万心情极差,徘徊在引而不发的边缘,王耀可不想送上去当炮灰。

 

每天,沙皇都从那个让他肝火滔天的地方走出,直奔皇后这里寻求安慰。货真价实地,伊万生了气,想不通一直倾心尽力的姐姐这次为何要铁心嫁到西欧,仅仅为了某个青睐的男人?在沙俄她可以养一堆琳琅满目的情人!为了脸面?西欧人顶多欢迎丰厚的嫁妆,至于她和她的名声,早就随前两任丈夫一起腐烂了。

 

他向王耀抱怨这件事,王耀开导道:“好歹她丧偶两次,第三次再不成,估计会孤老终生的。如果冬妮娅找好了归宿,千万别评头论足。毕竟,前两次婚事并非她自己做主,结果不尽如人意。第三回你再主持,小心她和你拼命。”

皇后说的道理,伊万也多少清楚一些,只是这桩婚事,他本来另有安排,现在砸了,焦躁;冬妮娅又借机勒索巨额的陪嫁数目,他不批准,姐姐就天天同他吵架,烦。

 

“你呢,不要把这事看重。冬妮娅没有动用国库资金的权限,她硬气不了多久。”

王耀说着,坐上了床沿,伊万则跟过去,横躺在对方的大腿上。他单手搂着Omega窈窕的腰肢,像个纠缠不休的孩子,拱来拱去,将王耀的直裰弄皱了。

 

Omega却没推开他,只觉得伊万从某个苦大仇深的地方而来,是真的需要自己。然后王耀发现,自己并不讨厌被Alpha所需要。

 

伊万换了话题:“今天医生来了?结果怎么样?”

 

“没有什么异常。”王耀撩起伊万的一簇刘海,“也没你想要的结果。”

 

“怎么这样……你是盐碱地吗,撒了这么多种子,一颗苗也长不出来?”

 

“啪!”

王耀轻拍不正经的毛熊额头,“我听不懂你的意思。”

 

伊万低低地笑:“上帝,听不懂还打?分明是知道了才动手的。”

 

妈的,因为他示弱,自己就忘记这个家伙流氓无赖的本性了……王耀心里谩骂这臭流氓不得好死,同时,首次,有些不舍得诋毁伊万——大概伊万真的有点分量了,不过按名次排序,他应该在八宝豆腐之后吧。

 

“我什么时候能外出?”气氛转好,王耀自热而然问出口。

 

“你太美。我不想让别人看到你,也不想让你的眼睛里有别人。”

 

“这是不现实的。”王耀不为所动,“我什么时候能出去?”

 

“……”伊万瘪瘪嘴,“好吧,下次我们玩侧入,你同意了,我就批准你自由。”

 

艹,老子的合法权益被剥夺了,你还拿这个要挟寡廉鲜耻之事?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王耀长舒呼吸,避免自己一怒之下掐对方脖子:

“……好。”

 

就这样,王耀重获自由。因为设了难堪的条件,所以格外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洒脱。天未亮他就起床,离开主邸在皇城到处转悠,以前没什么兴趣的皇宫菜园,也去张望了一下,甚至连马厩一起参观。早起喂食的马厩总管头一次见到皇后,吃惊地行礼,背后一群身份地位的仆人,为了避嫌躲进马棚,却忍不住地回头张望。毕竟他那么漂亮。

 

偌大的皇城,岂是一朝能走马观花完的。差不多早餐时间,王耀走不动了,刚想着回去,就听见有人叫住他。

 

来人是个打着白领带、穿翻筒靴的高级侍从,他毕恭毕敬地递上一封信:“小的到处找您。这是某位大人的来信,请笑纳。”

“什么?你交给我的侍女好了,我正要去主厅吃早餐,不方便揣着……”

 

信使上前一步,悄声道:“这是冬妮娅大人的密函。”

 

 

霎时,王耀一怔,抽走它,扔了几枚赏钱,赶紧走到隐蔽的角落,打开读起来。

信上写道,冬妮娅想私下见王耀一面,附注了时间、地点。

 

未完待续

              目录

 

评论(41)
热度(260)
2015-1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