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肮脏 第二十三章:参差 (ABO设定 黑暗 少儿不宜)

第二十三章:参差

 

同娜塔莎的争执以大捷告终,此项成就,并没有为王耀带去舌战群雄的胜利感。全程碾压义妹终究非他的本意——巧舌如簧、含沙射影,是华夏的宫廷教育刻意培训出的政治产物,如今被大材小用,作用于气跑家庭伦理剧中刁难人的小姑子……未免牛鼎烹鸡,十分奢侈。

 

宫廷八卦的速度不可小觑,何况娜塔莎拉帮结派一群乌合之众肇祸,每次都不嫌事多。甭说主管会向伊万告密,单女仆们走漏的情报,就够克里姆林宫内外的皇亲国戚消遣三个下午。饭后未到一个时辰,王春燕自然而然地知道了这件事儿,于是乎兴冲冲地前来护主,惜哉,那时已经往事如烟,没她什么登场的余地了,故而,小丫头愠恼地说:

“嘁,我以为能代您手撕婊……不,替您伸张正义呢。唉。”

 

历来以捉弄春燕为乐的王耀,一改往日的油滑,热泪盈眶道:“你这孩子随我。公然,对比产生美,吾家的妹妹太可爱了。”

 

春燕一脸“大哥你怎么了大哥你没吃错药吧”的表情,讪讪地看着王耀间歇性抽风。与之相比,之后同样为这桩事情而来的伊万,显然不像小丫头那般软萌可人。巡视完大半个宫殿,终于在厨房的储物室看见翻箱倒柜的王耀,揪住便问:“小耀,娜塔莎来拜访过你?”

 

倾肠倒笼得不亦乐乎的皇后应付道:“嗯……是。唉,少年,你能有多大事儿啊,缓缓,我找一件重要的东西……”

 

王耀说得十分偏颇,使日理万机的沙皇产生了微妙的不爽:假若自己都没什么“大事”可忙,那沙俄垮台岂不指日可待?

但,媳妇的话还是要听的,所以伊万乖乖站在一边,心想,夫纲难振,是不是需要再打老婆几下屁股。又念及王耀对这件事反应过激,犹豫是否该使用暴制暴那一套……王耀亦是个难以捉摸的人,鞭子抽他、他一滴眼泪都不流;高潮迭起时扇他几下臀肉,Omega的泪腺宛若开了闸的洪水,哽咽得一发不可收拾……

 

正摸索着媳妇的行为模式,身边的王耀总算在箱底瞧见了想要的东西:“——找到了!”

 

“什么?”伊万假装感兴趣。

 

“啧啧,从华夏带来的嫁妆之一,压箱底了啊哈哈。”王耀兴奋之余把那玩意儿拖出来,“一口大锅!刚才我看到宫里运进新鲜葡萄了,真好,有了这口锅就可以熬煮切糕啦。”

 

“……”

伊万感叹,还是别和王耀讲客气了,人是会得寸进寸的。

 

“小耀,娜塔莎来找过你。据说,你们经历了一场恶战?”

 

“?算吗……”华夏人行若无事地用丝绸袖擦抹锅底的灰,“关于这件事,恕我不方便叙述始末,立场特殊,外来人嚼舌头会被非议的——陛下直接去问妹妹更妥当。”

不消说,伊万这货肯定透析来龙去脉,可他偏来套自己的话,于是王耀便单刀直入地戳他的痛处。

 

果不其然,伊万面露难色,悻动地说道:“未到万不得已,我断然不敢去找她。”

 

“你怕她?”

 

“……不是我胆小,而是她令人生畏。”伊万说,“以前我们三个关系融洽,为什么现在变味了,我想不明白。”

说着,他陷入了回忆之中,须臾,想起什么过往的伊万叹气道:“好吧,小时候也没那么融洽。”

 

略微介意伊万童年时代的王耀本欲追问,可手头沉甸甸的锅子提醒他当务之急是制作切糕。故而,吃货王耀同志撇下顾虑,对沙皇提要求:“运到宫中的葡萄,陛下可否赐我百斤?另外,还需要若干名人手。陛下的命令最有效率,恳请您下达指令,让下人按华夏的配方速速准备制作。”

 

“随你高兴。”伊万拉着王耀的衣袖,试着拍灰,“沙皇的命令分量很重,指手划脚鸡毛蒜皮,反而会令它降格。你要什么直接和主管说吧,归正,我的就是你的。”

 

怎料,王耀不满地挑高了眉毛:“本人请陛下帮忙,行举手之劳而已,陛下竟然不肯么?民以食为天,陛下却说此乃琐事?也好……”接着后退一步,用“我算是认清了你的薄情寡义”的目光上下扫视了伊万一遍。

 

伊万:“……”

这下可好,草木皆兵上升到这个高度,不帮忙都不行。

 

听媳妇的话,有糖吃——晚些时候,伊万真的品尝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口切糕。

 

可他不喜欢:“——太甜了。”

 

王耀抢过去:“不吃给我。”

 

未完待续

              目录

评论(38)
热度(318)
2015-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