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肮脏 二十五章:燎原 (ABO设定 黑暗 少儿不宜)

第二十五章:燎原

 

服毒后不多久,王耀便开始头晕、恶心呕吐,腹部绞痛。他躺倒床上,掐指一算时间,伊万的宴席差不多散会了,便沙哑地喊春燕送水、请大夫。仅仅喝一点儿广口杯中的热水,就觉得满嘴苦涩,又喷溢出来。热水在口腔中被朱砂晕染,落到地面成浅红色,像极了粘稠的血液。

 

春燕已哭着去喊医生,事情始末以及王耀自残的原因小丫头都清楚,但她心疼,所以一声凄厉一声哽噎,没有掺杂演技的痛哭让宫侍们慌了神。

 

“投毒!投毒——!”

宫里上上下下都传递着这句呐喊。

 

抢先大夫一步,伊万来到王耀身边。靠在床沿,他翻出床底下的铜盆,扶着王耀起身,撬开对方的嘴,将手指伸进王耀的喉咙。

“恶——!”王耀一阵反胃,酸气往上涌,往铜盆里将翻江倒海的胃吐了个干净。即使处于极度受难中,王耀也不想被伊万看到这等丑态,于是说道:“你走开……等大夫来……呕!”

 

“命都不保了,居然在意些有的没的,上帝,我佩服你。”焦急的伊万看似很不满,“等大夫来开催吐剂一类的东西,已经晚了,还不如直接令你吐出未消化掉的毒药更见效。”

 

糟糕,这位沙皇是懂行的。王耀心一横,咬破口腔黏膜,瞬间血如涓涌,他硬是制造出不停咳血的模样,好让呕吐物中混合的暗红色朱砂鱼目混珠。

我真是太拼了。王耀想,熬过了此劫,一定要好好犒劳自己。

而他身旁的伊万,则以前所未有的温柔力度,轻抚王耀的后背。

 

接下去的事情意外得顺利进行,几乎按黑发青年的预想发展。医生匆匆忙忙赶到,依旧是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混蛋,听闻王耀已将毒药吐出来,仔细观察了他的气色,把食指按在人中,测度皇后的鼻息,最后,一反过去的自信满满,他吞吞吐吐地说:“……未知毒药哪一种类,我不能随便开解药。现在皇后的情况……虽然虚弱,但不至于毙命……”

 

“谨慎你说过的每一句话。”倏地伊万站起来,他相当高大,近看更威慑——居高临下,他对大夫说,“如果皇后有什么不测,你第一个死。”

 

可怕——王耀庆幸自己不是那个被伊万威胁的人,虚弱的他背靠床板,旁观惜命的医生断断续续说了几句没有卵用的医嘱。作为一个以理性为职业准则的大夫,经受了不小的恐吓,他总算还回到点子上:“关键是哪一种毒药,如果陛下您能查出,那么对于后续治疗,一定有莫大的帮助。”

 

然而,怎么查呢?

宴会的餐具食物早已撤走,在厨房统一清洗……这一批餐具全不能再使用了;食物,比如面包、干果、蛋糕一类的,则经由教会发放给穷人,估计现在去撤回指令也来不及了。

 

这时王耀有气无力地插嘴道:“……宴会中,我弄掉了一把勺子,应该在桌底下,你们去找找看,说不定那时已经沾染了毒药呢。”

他故意丢的,为的就是留下证据。

 

不枉皇后费这些功夫,宫侍们在桌底找到的这把汤匙,半球状的凸面蘸黏着几颗红色颗粒。医师们捣鼓、对比一阵后,一致认证那是赤血盐。

 

苦肉计得逞的王耀,心安理得地卧床,每日享受无微不至的康复照顾。他并不在意谁下毒,反正伊万会替自己查的,大半年的婚姻生活令王耀明白,毛熊一旦认真起来,无论做什么都可靠,他不必挂心。

 

没多少天,王春燕密报,沙皇查出来了,是教廷做的。

明面上他们容忍不了不信教的皇后,暗地里则是因为打自王耀掌权查账,教会的支出大大受限,加之王耀不是教徒,根本没有通融讲情面的余地。教廷的激进派也真胆儿肥,说干就干,立刻给皇后下毒了——之所以赶在这个节骨眼,是因为他们听说娜塔莎公主和王耀大吵一架,关系恶劣,满心以为能够借机嫁祸公主。

 

听罢,王耀的第一反应却是:……蹊跷。

按照此说法,教廷对他的存在感到不满,没理由整蛊他用赤血盐,直接上氰化钾,自己抿一口就升天了!哪里会节外生枝到现在难堪的境地!

莫非……

另一种可能性的出现,让王耀明白自己极有可能聪明反被聪明误,作茧自缚了。如果真是如此,那自己……

 

他赶忙下床,拉开化妆柜抽屉,却发现,白玉印花胭脂盒,已经不翼而飞了。

 

未完待续

             目录


评论(61)
热度(299)
2015-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