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肮脏 二十六章:谬论(上) (ABO设定 黑暗 少儿不宜)

第二十六章:谬论(上)

 

自轰轰烈烈的投毒事件过去一个月,皇后身体逐渐康复,皇室没特别的表示,甚至赦免了有所牵连的高位者。宫侍们曾疯传“犯上作乱的教廷即将被沙皇清理门户”,结果伊万只是削减了这批御供神职人员的预算,吊死几名事先准备好的替罪羊,意外地、极其平淡地定了风波。

 

“这样的调拨不行啊。”

知道了伊万如何处理教廷,坐在铜镜前正衣冠的王耀,不由地叹气,“教廷小觑他,神职人员减少的工钱十有八九由地方大贵族出资补贴——以后,教会的势力不但不会拥护伊万,可能离他越来越远。”

 

“您不是希望您是他的唯一吗?”春燕将黑发青年的头发往后拢,因为王耀大病初愈,神色颓丧,所以她决定梳马尾,让太子光洁的宽额露出来,看上去,王耀整个人会精神一些。

 

“本人曾经表达过,希望做他仅有的家人,这不代表我期望伊万众叛亲离。”王耀端详着镜中的自己,拨弄着垂落的发丝,说道,“如果,在离开之前他就失势,那对我也是噩耗……得和他一起上断头台。”

 

春燕撇嘴:“那您好好过日子,别日日夜夜玩弄权术……今次您不是自作聪明了?沙皇今夜召您侍寝,我还怕您回不来了呢!”

 

“我当然回得来!”王耀说,“他不会拿我怎样的。”顶多拿皮鞭抽一顿。

 

“您确信?沙皇……呸,毛子可是什么坏事都做得出来的狠人!您偏偏信他,断定他没铲除您的打算?”

 

“并不是相信他心慈手软……而是相信我自己。”

王耀说着站起身。精心打扮过后,他漆黑的眼睛、浓密的睫毛、迭叠的双眼皮,愈发迷人深邃;他未痊愈,故精神缺缺,平添几分惹人怜爱的忧郁;清朗的五官摒弃了弱不禁风的美感,取而代之的是压倒一切、饱经风霜的艳丽。

 

“人们都崇尚力量。暴力、征伐、杀戮……我曾经也渴望那些,卖命争取。但我得到了什么?”王耀缓缓转身,丝绸布料褶出水波一般的流线型,紧密缠绕在修长、微瘦弱的腰肢,“——直到她死,我才明白,命中注定,武力不是我应得的东西,而自身原本拥有的力量,我却从未正视,一度愚蠢地鄙夷、否定。”


 

伸手观摩自己的手心,若干月前,那里尚存在的手茧,现在已消磨在养尊处优的日常之中。他不甘心,却认命地笑了:

“我嫉妒伊万——他的地位、权势都是在战场上取得的。而我——我却是在战场上失去一切的。”

 

“您大可不必自责!”燕子急忙宽慰,“国力式微、家门不幸,岂是您一人之过?”

 

“燕子,我是有责任的。”王耀道,“华夏落到这一下场,我无法容忍它继续被外人蚕食。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自是不敌外力——所以,我将自己嫁出去——如果伊万的力量,他随心所欲控制暴力的能力能为我所用,那便成了我的力量。”

 

他拖开椅子,一步一步走到门口:“可惜陛下是个大智若愚的人——我承认他,他的确厉害。我占不到太多便宜,捞到的那些,全是他赏给我的……妈的我就像一条狗一样,有苦说不出的难受,折煞我也。”

 

出了门,首席男侍已在走廊久候。

王耀说:“带我去吧。”心里却想着,士可杀不可辱,大不了一头撞死,死猪不怕开水烫……

待见到伊万本尊,皇后又调转了一副面孔,病怏怏地往沙皇的黄金扶手椅上一坐,再也起不来的模样,有气无力道:“找我有事?”

 

“对。”伊万走近,弯腰拉起对方骨节分明的手,说,“我们来谈谈,你为什么自虐地要另服毒药,又假装自己被投毒了?”

 

“假装?我哪有假装?”王耀笑得凄凄惨惨戚戚,说话尖酸至极,“陛下明知道教会欲谋害我,却不加以阻止……您遣人暗地里换一种毒药,不置我于死地——对于您的大恩大德——小的已知足。”

 

未完待续

 

             目录

评论(22)
热度(294)
2015-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