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肮脏 二十六章:谬论(中) (ABO设定 黑暗 少儿不宜)

 二十六章:谬论(中)

 

对于王耀说话锦里藏针的腔调,伊万已然习惯,他亲吻王耀的手背,道:“小耀,当场你也识破了不是吗?”

 

“如果我无知无觉呢?那你坑定我了?”室内悬挂着壁灯,一侧的光源投影在华夏人面孔上,白皙的皮肤、乌黑的眼珠、白与黑的对比,软化在美青年忧郁的表情里。

 

近距离观察着眼前人细微的表情变化,伊万解释说:“红菜汤之后,有许多腌制的肉类,可以中和赤血盐的毒性。小耀,你乖乖按照顺序进食,什么问题都不会有的……最多肚子疼。”

 

“……说得好听,倘若我不碰腌肉呢?”

 

“小耀,紧急情况下,我不介意用嘴喂的。”沙皇阐述道,“但你无中生有的小伎俩,把我的计划都打乱了。”

王耀不说话,他以第三方的视角思考:这一刻,正是两个无赖面对面,交心自己如何算计彼此,一个仰仗背景资源更具优势——虽然这俩混蛋,谁不比谁高尚,谁在道义上都站不了上风,但最后总有一人得认错。

他是弱势的那方,他必须雌伏。

……真没意思。

于是,皇后贡献出一点儿演技,疲惫又声颤地说:“……对不起,陛下,我不知道。”其实本该说以些圆润的漂亮话,可全因王耀丝毫没有悔过之意,他装不下去。

没错,黑发青年只想指着伊万的鼻子骂一场:“卧槽你算计我我算计你,好歹算扯平了吧?威逼利诱我主动承认错误?他妈的,空口白话什么‘之后腌肉是解毒剂’?!施与救根本是两件事!难道投毒这件事就抹消掉了?逻辑被谁吃了?!哪怕我是一条你养的狗,这条狗命未免太贱格!”

 

他没这么做。

Omega抿紧最不听话的嘴,让愤怒的原始情绪肆意地滋生、躁动血管,使之浑身颤抖、瞳孔放大、指尖冰冷,与惊惶的生理反应如出一辙——王耀希望,揣摩自己一举一动的伊万能将此错译为肾上腺激素飙升的震恐——他做不到摧眉折腰,只好让对方误以为自己畏怯了。

狗剩,连吵架都吵不起来。王耀内心翻白眼,原来人窝囊起来是没有下限的。钻狗洞的大将军果真能屈能伸,自己还差得远呢。

 

伊万:“别装,你在生气。”

 

烦,横竖摆不正姿态,索性破罐子破摔。王耀也懒得编什么借口开脱,支着下巴,等待伊万发落。

 

“小耀,你知道教堂地下室有独立药库吧?起初,我只是得到消息,他们欲加害你,但消息并没消息提到他们打算使用哪一种。假使全部掉包成无害的化学物品,做得太明显,教廷平时也一直使用毒药,毒死老鼠什么的——在他们实施前,不能被看出端倪。一律偷梁换柱成弱性氰化物,才能确保万无一失。”

为难沙皇屈尊说明一大段来龙去脉,为自己的形象洗地。他单膝下跪在王耀跟前,双手拢起王耀的左手,又吻一下,“如果这让你心寒了……原谅我。”

 

认错态度很好,结论却站不住脚。王耀抽回手,说:“那你得到密函时,就可以治他们的罪。何必让我以身试毒?”

 

“第三方的揭发信,片面、单向。小耀,凭这么轻飘飘的‘证据’惩治那帮老狐狸,能处罚多大的力道?”伊万苦笑,“譬如你在他们投毒后还安然无恙,教皇定会另择方式加害。到时,我安插的下属及时登场,向教皇写信或谏言暗杀——倘若教会高层回复,那么证据确凿、人赃俱获——废黜现任教皇,再扶立忠诚于我的教廷势力,弹指一挥间即马到成功。”

 

也就是说,因为王耀做了“多余之事”,伊万的计划胎死腹中。

 

……妈的,怎么又成我的错了?

 

“小耀,虽然你自己吞毒药这件事,令我钦佩你的决心。但……”从大衣口袋掏出白玉胭脂盒,Alpha放回Omega的手心,“这次是你亏欠我。”

 

 

注: 解毒剂,其实是腌肉类普遍含有大量亚硝酸钠,可以中和氰化物的毒性。然而,遇到氰化钾这类五步一杀的剧毒,也是回天乏力。

另外,建议适量食用腌制品,摄取太多亚硝酸盐,也会损害到身体。


 

未完待续


             目录

评论(48)
热度(290)
2015-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