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肮脏 二十七章:讲述(下) (ABO设定 黑暗 少儿不宜)

他们回到主府邸的会客室,集会之后这里往往无人接近,正是长谈的好去处。


 


十月的沙俄已经落下了初雪,壁炉又生起明火。皇后已不似去年那样为木炭费伤神,他手把财政大权,随手洗劫一次他人的贪污盗窃行为,荷包便鼓鼓囊囊的。深知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王耀并不赶尽杀绝,有的放矢,却也不容许他人糟蹋公共资源。


即使如此,沙俄的财政仍不乐观,国库的钱总是不知不觉地流掉。譬如这间客室,大概是炉火昼夜不灭的关系,烤裂了壁炉架和砌砖,长长的裂缝张扬地刻在墙上,无论重新装饰或修补,都会衍生一笔新的支出,更别提皇城中有上千房间。真要计较起来,皇家的账簿本来就有黑洞,金银扔进去,吐出来仅剩些破铜烂铁,怎么也填不平穷奢极欲的亏空。


 


找了一张软垫椅子就坐,王耀想,要不别侃什么童年了吧,和陛下谈谈财政才更现实——他勉强把自己看作皇室的一份子,唇亡齿寒,岂有不懂之理。


 


伊万紧挨着坐下,没有解读王耀市侩的小眼神,不容置疑地将话题转向自己的童年,讲述过去,说着小时候被送去做人质的来龙去脉,又讲述他和同样是人质的白发红眼小男孩在冰面上打架,结果两人掉到冰河的窟窿里,差点嗝屁的乌龙小故事。


 


“哦。”惦记着真心甜的小钱钱,王耀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难得找到一个高潮点,他很想吐槽:“当时怎么没把你冻死呢。”


下一秒皇后就反省自己怎么如此歹毒,伊万也是敞开了心胸在说事,自己心态上敷衍也就罢了,怎么还摆不正道德观呢。


 


王耀没注意到,这时的自己,言行举止已经心向伊万。曾经屡次问候布拉金斯基一家祖宗十八代的他,过去从未有过任何心理负担。虽然为所欲为惯了,一点儿也不知道疼人,但他的三观方方正正,哪怕是沙皇说的一个童年小片段,也足以激起王耀内心深处的父性。


 


谈话进行了近两个小时,侍从们送上了下午茶和焦糖香草冰奶油,黑发青年边听边吃,末了拈起丝帕擦嘴角,脑内补完出一副副小熊吃瘪的画面,顿感自己对伊万的好感度有飞升的趋势。不妙啊,自己仿佛微妙地落入了对方的陷阱……忍不住,王耀脱口而出:“陛下,你哪有你自己说得那么可爱。”


 


伊万将自己那一份点心推给王耀:“只是想告诉你,我可没小耀想象中那样不堪。你说‘可爱’?真好,喋喋不休这么久,就是想听到这样的评价。”


 


王耀不客气地收下沙皇的点心,只见对方的香草奶油里多加了薄荷叶,他感到不爽:“呿。陛下你说动了我,然而,那是很久以前的你……”


 


“一样的。那是我的一部分,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我。”伊万坦然说道,“所以,我想知道,你的过去是怎么样的,你为什么会嫁到这里,你对我的看法……等等,结婚一年多,夫妻之间本当有这些了解,可总被你糊弄过去。对于婚姻这件事,我是新手,还望小耀你不吝赐教才是。”


 


说得好像我是专家似的……啧,和你一样,都是头婚,伴君如伴虎,没把命搭进去已感天动地,何处来可指点江山的经验。


这么想着,他喝下一大口茶水,将奶油的黏腻感咽下去,说道:“没有永远的秘密,该知道的总会知道的,不急于一时。”


意思就是,别问了吧,我才不说。


 


伊万笑,笑得并不开心:“小耀,我开诚布公,你却连一点残垣都不肯分享,诚意呢?上帝,看在我为你驱赶了亲生妹妹的份上……”


 


“不不,别来这一套,别炫耀付出。”王耀放下茶杯,道,“别说为了我——你嫁出娜塔莎,是急于讨好托里斯……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物原本是无足轻重的,现在你却要用‘妹夫’的位置去争取他,这是政治事件,绝不单是因为我。”


 


“……要是沙俄的大臣们有你一半的聪明伶俐,那我就不用蒙受‘暴君’的恶名了。”伊万赞叹,“我没法用真心以外的东西打动你,对吗?因为你分辨得了什么是真,什么假,即使有真有假,你也能抽丝剥茧,逐层清理。”


 


这不是废话吗,好歹我以前是个太子啊……王耀挥手,继续道:“何?所以呢?你嫁出娜塔莎的主因是?”


 


“重点不在托里斯。”沉吟片刻,伊万说,“而是托里斯的表亲。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托里斯被波兰人拉拢过去。”


 


“波兰?”只在地图上见过那个东欧国家,王耀觉得遥远,“波兰怎么了?”


 


“他们不甘心被分成四份。”伊万内敛的笑容里透出嘲弄的满足感,“不肯老老实实待着嘛。来年开春,北边的冰雪一解冻,我亲自带兵去镇压。”


 


 


未完待续


              目录





评论(48)
热度(284)
2015-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