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肮脏 第二十九章:决意 (ABO设定 黑暗 少儿不宜)

第二十九章:决意

 

伊万承诺他要带王耀一起亲征,其实这是不合适的。往年他的妹妹姐姐驻守在皇宫、严阵以待,现今冬妮娅已经远嫁,妹妹则许配好人选、长期待嫁。伊万一走,顿时宫中大权旁落,王耀作为皇后,本该安分地做压寨夫人的角色,替伊万掌勺权利、协助宰相日理万机。

 

也不知是沙皇放心自己的权势稳如泰山,还是觉得老婆太有能耐、生怕自己走后华夏人暗中勾结过多势力,硬是要求王耀一道去。王耀摆出“好好好,你说啥就是啥”表面恭顺,实则敷衍到极点的态度,二话不说点头同意了。

 

寒冬接近尾声的时候,伊万的军队开始筹备粮草。然而,冬末初春的粮食通常最为短缺,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伊万慷慨地拿出从地方贵族打家劫舍来的税金,在万能金钱的神威下,如鱼得水地进口到一批战略物资。

王耀并不好奇对方是怎么筹集钱的,正如自己在伊万面前只展示风雅的一面那样,伊万在他跟前,也一定掩饰了某些晦暗的东西,例如他最残忍、血腥、泯灭人性的一面,但沙皇竭力掩盖这样的自己,王耀便默契地缄口不言。或许是因为另一种意义上的知根知底,使夫妻俩彼此懂得礼貌的不拆穿。

 

“陛下,你们走了,宫中谁主政?”春燕捣鼓着行李,一边往行李箱里塞衣服,一边探问道。

 

“宰相、娜塔莎、教皇。”王耀安逸地半躺在扶手椅上,姿势撩人却不自知,“哪个行。”

 

“……您怎么完全不在意的样子?”燕子低声说,“就算您计划……可,届时谁掌权,也和您息息相关呀。”

 

伸手拿一支熏香,搁在鼻下细细地嗅,悠然自得地,王耀答道:“吾辈自是不担忧。陛下的立场和我一致。他怎么肯吃亏?定会周全各项事宜。我么,坐享其成即可。”

 

“您不去帮帮他?”

 

“帮忙?我干嘛掺和一脚?”王耀不以为然,“伊万要带我一起出去,你看看,有多少大臣火急火燎地附和同意?显然把我当外来的恶棍,就怕权落我头上,个个恨不得将华夏人捏死在沙皇的手心里。”

 

“大臣鄙薄,您切勿当回事儿。然,陛下带您走,莫不是想和您在一起?”春燕的注意点向来积极,“他舍不得您一人独守空房。您理应明白才是。”

 

“的确,他有那点诚意,但也是步步防着我的。”王耀叹喟,“我和他之间的事,小丫头勿多嘴。”

寂静在主仆两人间弥漫了许久,眼看春燕又欲发问,王耀做了个“停止”的动作,说:“……即使我爱他,那份爱意也是有限的。可华夏,是我出生的故乡,势必,也将是我死去的地方,和爱无关,那是归属之地。我的一切都是属于它的。”

 

言已至此,无话可说。春燕假装对皮制行李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低头研究皮壳的纹路。

 

“燕子。我对不起你。”

 

春燕不抬头,说:“您不必。”

她已经被预定留在宫中了。

这是一个浅显的政治小把戏——宰相的两个儿子随伊万的军队出征;娜塔莎留在沙俄,托里斯却被遣返立陶宛,名义上是让他回国筹办婚事,实际却是于此特殊的时间点牵制他和波兰君主的联系;教皇位置仍在,底下的人却被莫须有的罪名大换血……

是了,三方牵制,彼此把柄皆具——伊万的沙皇之位,确实安如磐石。

 

然,华夏的太子却必须得走。

 

“燕子,你骂我也好,别突然这么懂事……”王耀转过身去,蜷缩着不让春燕看他的表情。燕子知道,他一定被愧疚和罪恶感折磨得发疯,故,她反倒释怀了:

“您不必——我亦是怀揣觉悟而来。虽然,您一直是个任性妄为、冥顽不灵的兄长,但我是喜欢您的,一切都是心甘情愿的。至于您心狠手毒、蛇蝎美人的本质,我早就知道了。”

 

未完待续

             目录


评论(25)
热度(261)
2016-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