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肮脏 第三十三章:施与 (ABO设定 黑暗 少儿不宜)

第三十三章:施与

 

新生命所带来的,本该是温馨动人的眼泪,于此时毫无保留地说出,却沾染上了荒诞不经的气氛。仓库中悬浮着微尘,从天花板缝隙中透漏出的光线,朦胧、不安定的静谧中,一颗重磅炸弹慢慢冷却下来。王耀不再有动作,静候对方的反馈。

 

伊万喃喃:“没想到。”缓冲几秒,他又补充道:“现在的我,只想贴着你的肚子,听听我们孩子的动静。”

这话颇带几分傻气,和沙皇一贯精巧的步步为营大不相符。初为人父的喜悦冲刷掉了多余的修辞,难以名状的感动洋溢在他心间,淡化着现实的窘迫。

 

不矫揉造作的反应让Omega满意。

王耀起身,叹息:“身体不适,我也没往那方面想。直到打晕了你,在颠簸的马车里吐了,才明白过来这一系列是妊娠现象。第一反应,我竟然是快乐的,”停顿、哽噎,“也心怀感激。一刹那的意识,却令整个人清醒,这是我和我的Alpha所蕴育的孩子,一旦知晓了其存在,便无法不去爱这个新生命——真是悲哀。”

 

“新发现实属可怕,亲手做了结的前夕,察觉你这货是无可取代的存在……”他胡乱地拉了一把黑色长发,“此地离和波兰人约定的地点不到两公里……割了那几个倒霉蛋的气管,把你就近拖到这仓库……伊万,我不知道拿你怎么办,老实说,我甚至不知道如何交代自己。是了,算命先生说得对极了,命格天生注定,我认命,让命运来解决剪不断理还乱的麻烦,岂不省心?——何必机关算尽,到头来把自己也赔上?”

说罢,抖抖袖袋,一把细小的匕首落下,拔去鞘,三寸寒光凝聚在刀锋上。

 

手起刀落,利索地割断苎麻绳结,认命的王耀闭眼,说道:“回沙俄去吧……你如何发落我,都不要紧,但我们的孩子……我看你也是欢喜的,务必善待。”

他说得悲怆,宛如临终遗言似的。

 

伊万蹭蹭地拉开绳索,倏地起身,高个子加上低血压,使其站直的同时感到一阵阵眩晕,但他仍撑住站姿,扳正王耀,逼迫他对视自己:

“小耀,你别急着示弱——总账回去再清算。另外,华夏悲剧的根源不是我,你却将一腔怒火发泄在我身上——伤人自伤,谢谢,是一条精准的自我评价。没准你认为,沉溺在极度痛苦之中、重复折磨自己、强迫自己不幸福,是一种向祖国谢罪的方式。但,事实上,你的祖国不会因为这种赎罪方式改善些许,仅仅让这世间又多出一个不幸的人而已。你哭啊、闹啊、揪心地自虐啊,全赖你自己不懂得如何灵巧地生活。”

 

“哎呦,刚逃过一劫,便对我说教?”王耀鄙夷地扭头回避,“灵巧?陛下倒是告诉我,如何圆滑地过活?”

 

“首先,逃出波兰。”拉着王耀,走到仓库门口,伊万一边观察外围,一边教育道,“你已经毁约了,现在和我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不想想怎么逃出去,居然和唯一的同伙内讧——看吧,说你不灵巧,你还不信——”

 

王耀气结,心想自己怎么就心软了呢。然而当伊万拉起他的手,推开门,阳光如万针穿刺般钻入他的眼中时,伊万的背影又带给他前所未有的安心。

 

这个男人、这名Alpha,这位控制着自己、又受制于自己的沙皇,能够继续活下去,真是太好了——他理应活下去的,尽管自己憎恨着他,但,爱与恨互为表里,依自己和他的特殊情况,意义是等同的吧。

 

未完待续

              目录

评论(29)
热度(350)
2016-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