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肮脏 第三十六章:终局(上) (ABO设定 黑暗 少儿不宜)

第三十六章:终局

 

倘若真的存了一份安静过日子的诚意,那生活定是波澜不惊、一点也不折腾的。

……曾经这么想着,但凭王耀特殊的身份和地位,他的小算盘注定不会称心如意。

绑架事件的后续仍持续发酵,沙俄这边甚至打出“扣押皇后上军事法庭”的旗帜,呐喊皇后和波兰之间一定有干系,吵吵嚷嚷要追责,好在每次都有伊万挡下。暗地里,所谓的智囊团推测皇后有孕在身,故沙皇百般包庇。明的他们不敢来,只能暗地里叫嚣“孩子生下来,皇后也会因此失宠失势”等等没有卵用的狠话——看着他们拿自己一点办法也没有,灰溜溜抱团取暖的阴暗背影,王耀心情大快,觉得适当的刺激有利于胎教,安心地躺在藤椅里,随他们去了。

 

虽然以王耀的智商,对付宫内的小喽啰不成问题,但他真正要面对的,是伊万一连串的斩草除根的行径。自己的暗线发展到直取沙皇性命的地步,伊万不得不提神醒脑防范起枕边人的势力范围,随便找个像样点儿的借口,宫廷便掀起一场腥风血雨。无论是教皇一派的,或是和波兰所有牵连的人,三种下场:被收买、被砍头、被放逐,总之,人各有命。

作为先对不住的一方,加之有孕在身,今次王耀回天乏术,保护不了谁,也懒得起哄。爱使他坚强,亦令他软弱,除去腹中的这个小东西,其余的身外之物,他已顾不得二三了。

 

“呐,小耀,托里斯和你叛逃这件事没任何牵连吗?”敲门而入皇后的寝室,伊万手持一份黑名单,等待墨水干透,“我可不能把妹妹交给一个要谋杀大舅的人啊。”

 

“……瞧瞧他不成器的模样,陛下认为他有那样的胆气吗?”明白伊万不过是在试探自己是否有所保留,王耀诚实地倾囊相授,“我一来到沙俄,就建立了与波兰的暗线联系。托里斯带来的消息,只是最初的契机罢了……陛下,确实我的话语没什么信用,但我不会将无辜的娜塔莎推入火坑。您也知道,托里斯有多迷恋她——他不会做出令她伤心的事,这点,请您相信吧。”

 

满口谎言的Omega难得说了实话,伊万很是满意,他抚摸着王耀的侧脸,温柔地说:“两年前我和你一起种的树,大多都成活了。什么时候,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打自怀孕后,倦怠时刻不停地侵袭,王耀疲于对付各种你虞我诈的谈话,此时他不想再说什么,直接缩在藤椅里,闭眼缄默了。

 

“要睡觉,就好好地上床、盖被子。”一把抱起Omega,轻放到紫檀木床的软垫上,Alpha说,“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了,照顾好我的孩子呀。”说着,他摊开羽绒被,自己也钻进去,王耀轻轻推搡他,“大白天的,你没有政务要忙吗?”

 

“看你睡着了,我就去忙自己的。”伊万吻对方的额头,“睡吧。”

 

“……”被全心全意的温柔以待,王耀真的不习惯,他仿佛看见周围氤氲着粉红色的气泡——妈的,肉麻死了,戳破它们!于是他煞风景地说:“陛下。你不是说过要造什么宫殿吗?就是那个什么……沙俄男人的人生三件大事……宫内财政问题解决了吗?”

 

迎头一击,伊万从容接下:“不劳我亲爱的皇后费心,没预算,可以动用军队的支出——我可不是要做劳民伤财的教堂宫殿,我想好了,在与波兰的边境建立一尊真正的要塞——谁也没规定要造什么种类的房子,那就让实用主义胜利一次。”

 

“……”王耀回想他们俩逃回来的经过,确实,边境防御亟待加强,赞许地点头,恋爱气氛也在严肃的谈话中烟消云散。他们俩聊着政治、税收、贫富差距问题,渐渐地王耀的声音放缓、放轻,很快,他睡着了。

 

伊万起身,拉铃招呼王春燕过来,他知道这姑娘最近在给王耀脸色看——她似乎生气自己的哥哥没有坚持初衷——真有意思,华夏人怎么一个一个着急殉国呢?难道他们不知道,只有活着,才会有好事发生?死了,一切都没了。谈什么高尚道德,都是狗屁,这里是人间,给死者的祭奠是其次,将生者放在首位,才是生而为人应该做的事。

 

他第一次主动招呼了这黑发黑眸的小姑娘:“你是他的妹妹?”

 

小丫头看过来,眼神毫不畏惧:“是。”

 

伊万笑,兄妹俩人果真相似,他喜欢有胆识的人:“但你们不是同一个母亲。”

 

“嗯。”

 

“你当真把他当做哥哥看待?还是,你期待他代替你殉国或复国,完成你身为一介女流无法完成的重任?”

避免吵到王耀,伊万示意春燕和他一起走出寝室,在走廊,他靠着扶手栏杆,自上而下扫视着少女,望着那张五官尤其近似脸庞,心想兄妹两人的重合度挺高,这未开化的丫头势必会给王耀造成不好的影响,“妹妹的期许,都快把他压到窒息了。他选择在这里活下去,一定明白其中的风险和艰难,不谅解也行,但,你摆脸色给他看?——我都做不到呢,你非常厉害。”

 

似是千帆已过,王春燕根本不在意眼前人的身份,直言:“确实,我对他抱有期待,期待他回华夏……位居皇后这样的位置,对他,是一种屈辱。在华夏,哥哥有更大的政治能量……譬如他舍弃了你回到祖国,虽然不可能再归帝位、无法抛头露脸地站在明处,但他依然能继续从政——他是那么耿直的人,他对自己的国家不藏一点私心,无论做什么我都放心。于军队,他征战七年,亦有威信和权利,登高一呼什么的,自然是做得到的。”

 

“……我只是心疼他,他将余生抱憾。”那双和王耀一模一样的漂亮眼眸,仰视着沙皇,少女说,“得知他和你一起回来时,我知道,他无法回去了……”

 

未完待续

             目录

下一话大结局。


评论(57)
热度(326)
2016-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