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肮脏 番外:布拉金斯基一家的那点儿事 (ABO设定 黑暗 少儿不宜)

雷生子者,慎阅。


番外:布拉金斯基一家的那点儿事

 

(一)

安娜小公主降生的时候,和所有新生儿一样,最初的一个月,每天酣睡二十三小时。伊万来看望她的时候,女儿多半在安静地酣睡。沙皇既想抱抱她,又怕吵醒小公主,徘徊在婴儿床边久久不去,只是看着女儿的侧脸,仿佛整颗心都融化成一滩春水,感觉此刻的自己似乎能跨越任何仇恨、原谅任何人事。

相比之下,继承人小王子维克多的待遇就差了不止一个级别,一来是他是男孩子,二来,儿子一睁眼,血红色的虹膜立刻令伊万产生了深重的心理阴影:这娃儿眼睛的颜色和我、他娘都不同!

直至小王子长到五岁,伊万心里“不是亲生的,隔壁有另一个老王”的疑云方才完全消除,因为维克多和小时候的他实在太相似,简直一个磨子里刻出来的。这里不单指长相,另外包括品性、说话方式、行为模式等等……甭管年幼的伊万多熊,反正现在的维克多,是一个让人头疼欲裂的麻烦——朝大人乱扔刀具、敲碎冬宫陈列柜的玻璃划伤护卫、不断用恶作剧虐待老师……诸如此类的大小事,生命不止,折腾不息。

 

当大人们质问维克多:“殿下,您为何要这么做?”时,维克多问心无愧道:“因为我喜欢看到别人痛苦。”

……

这小孩长大不得了,不由分说就是一暴君。要逃趁现在,趁他还没来得及长大。

 

王耀收到这样不客气的报告,很是忧虑,眼前仿佛看到了年幼的伊万是怎样一个可怕的熊孩子。他背着手,对沙皇开诚布公道:“陛下,来自你的影响太坏了——我是说,遗传。”

 

伊万还没回答呢,又传来小王子惹祸的消息:“陛下!不好了!!维克多殿下把辣椒油滴在老师的眼睛里,老师哭得天昏地暗,传话‘不敢再担任教师一职’!”

 

……只见伊万炯炯目光探视过来,王耀讪讪道:“好吧,这回算我的。”

 

(二)

王耀的两个孩子,长得一点不像他,外表明显属于欧罗巴人种,白皮肤、高鼻梁、低颧骨、浅色秀发、五官立体。唯一确定他们是自己孩子的证据,大概是这俩熊崽子学算盘非常快,安娜八岁时已经向王耀讨要宫廷内账,背后还藏着一把雪铲,一身“看完账表立刻去活埋贪官污吏”的大义凛然样。

 

王耀为此非常忧虑,他不知道怎么教导这两个黑暗度破表的孩子,虽然有成人式的方法反杀过去,但对自己人,他舍不得用官场上那一套狠厉的玩意儿教训。

于是伊万担任起了严父的角色,时不时敲敲两个孩子的神经,提点一下缺失之处,一旦发现两熊崽子逃课、欺负其他贵族小孩、过火地恶作剧,安娜少不了会挨骂、维克则被体罚——这直接导致了本来就恋母的两孩子和他不怎么亲近。

 

然后伊万的现世报迅速来了,倆孩子白天不闹腾,晚上开始生是非,尿床啦、做噩梦啦、睡不着、要妈妈说睡前故事啊……反正全是一些把王耀从沙皇身边支走的理由,最后往往是妈妈和两孩子一起入睡,爸爸一个人孤独着守空房。

在被迫禁欲了一个月后,忍无可忍的伊万,将安娜和维克多招呼到跟前,观察着两小恶魔的脸色,说:“其实,你们懂爸爸和妈妈晚上本来想做什么的吧?”

 

安娜微微颔首,维克多则吹起了口哨。

 

“……”面对这俩内心黑透了的姐弟,伊万决定威逼利诱,“我只消说一句话,你们明天的作业就会翻倍——这意思,你们也懂吧?”

 

“呿!”维克多扭头,明显抗拒着父权的威压,“凭什么你能抢走我们的妈妈?”

 

“他是你们妈妈之前,就已经是我的配偶了——话说,我也是你们的爸爸啊?”伊万说着说着,感觉自己没有受到应有的尊重,“没有我,就没有你们——他必须先履行作为配偶的义务,其次,是好好地做你们的母亲。”

 

“只有失势的、沉醉于过去荣耀的老头,才会讲究资历辈分、强调先来后到……”安娜细细的声音,坚定不移地说着最犀利的实话,换来伊万指责的一瞥。

 

维克多伸个懒腰,索性破罐子破摔:“无所谓。我也可以向妈妈告状啊。”说着还蔑视地看着爹,“我是他的小甜饼,你是他的什么呢?哦,死缠烂打他才留下来——爸爸你真是可怜人。”

 

“……”

(╯‵□′)╯︵┻━┻!

欣慰后继有人的同时,伊万也发自肺腑地想,这日子真没法儿过了!

 

番外:布拉金斯基一家的那点儿事 (完)



 这回真的全文完,会出本的,大约一到两周后放链接。要求艾特者,在评论区留言,出本时我会回复提醒的。


评论(134)
热度(542)
2016-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