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宿命论如是说 (四)戛然 (现代 少儿不宜)

第四章:戛然


若非年轻时整蛊出一些荒诞事,恐怕人生便更加平淡无奇。

昨天下午三点左右,王耀在陌生人家登堂入室、大大咧咧地睡下。沉眠中惊坐起,窗外竟是晨光熹微——乍一看腕表,清晨六点……毫无危机意识地爆睡十多小时,实属令王耀汗颜,过去他可不知道自己的神经如此粗犷憨直。

十多小时未尝摄取过水分,欲倒点儿喝的、冷静冷静头脑,然而,念及这里是陌生人家,自己随便走动不大妥当……王耀转念一想,管他呢,老子就是喝口水怎么了?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一物降一物,不信自己盛了一杯水,外国佬能拿这件事讹他。

 

开启无赖调调的王耀,逍遥地在大平层里溜达了一圈,捞走冰箱里的两瓶矿泉水。开瓶后豪迈地灌,久逢甘霖,甚至将这水喝出了甜味来,酣畅地二百五十毫升下肚后,他静静地坐在床沿边,细思起状况。

薄纱窗透析出些许的阳光,一文不值却又如此美好;寂静的、荒废着的时间,竟然都是属于他的东西;经过一夜的发汗,低烧退去,此刻的他干净、舒心、自在,深吸一口气,仿佛春天都停驻在心间,蓬勃着新生的朝气。

 

厚脸皮留宿未尝是一个坏的选择,起码心情转换了——他已不再恋家,二十一世纪的日常使王耀倍感压抑。丢失了先人一步的从容,甚至连生活的目标也消散不见,他不知道自己应该依靠什么活下去。没准儿家人会给他介绍相亲对象,但以婚姻敷衍生命,是王耀敬而远之的选项,虽然他本人内心并不抗拒宿命论中所述的爱情。

 

两天的空白期,闲散、悠哉,还被素未谋面的家伙占尽了便宜,可同时也告诉他:或许生活原本就不是什么深邃的东西。即使他对生命一无所知,但时间却任他挥霍、消耗。寻常人上班、下班;工作、学习;结婚、生子的轨迹,这些他无缘沾边,可是,自由也同时降临——他不能把每分钟都过好,不能把每一天都过得有意义,但,那又有什么关系?

现在的王耀既不是救世主,也不是社会精英,仅仅是一名纨绔子弟。抛却使命感,他有大把的时间、金钱、人力资源,可以过上任何自己想要的生活——这一点,过去这两年间,自己从未认识到而已。

 

理清思绪的王耀,耐心等待了伊万数小时,等到俄罗斯人慢吞吞地从客房里打着哈欠走至客厅,他窜出来吓对方一跳:“哟!”

 

是谁?

伊万来不及反应,直觉上去一个擒拿手。

王耀及时地闪避,拂开对方招式的同时,利索地抓住伊万的胳膊,反扭住对方,一招巧力压制。

 

“嘶——”伊万吃痛地倒吸气一声,惊喜道,“你会武术?”

 

“嗯,我去少林寺修行过。”

 

“真的?”

 

“假的。”王耀诳人通常没有丝毫的歉疚,见俄罗斯人吃瘪的表情,一阵快意涌上他的心头,斜漏出一点儿过往,“七八岁时,我向短打武生拜师过半年,然后学会了几出小把戏。”

 

“武生?”伊万不懂这个名词的含义,但好歹在帝都生活两年,没文化也积攒了一些底蕴,他不确定地说,“京剧里……会功夫的角色?”

 

“对。”王耀松开了钳制。

 

伊万顿时兴奋起来,为解开了一个小秘密而雀跃:“你竟然是艺术家吗?”他故意抬高对方的身价,以便博得黑发美人的好感。

 

“猜得好,可惜没猜对。”王耀依旧一副不咸不淡的模样,“继续。”

 

感觉即使只是谈话,自己仍然被对方玩弄于鼓掌之中。伊万想,不能再让这磨人的妖孽主导谈话节奏,于是转而问道:“你的身体还好吗?需要我做什么不?”

 

王耀拉一下衣领,说:“这几件衣服我穿了三天。”

 

“……”伊万不擅长对付迂回的表述,皱眉,尽自己最大的善意理解,“你的意思是,让我买衣服吗?”

 

“……”王耀说,“不,我的意思是,本人浑身发臭,是时候回家换衣服了。哦对了,喝掉了冰箱里的两瓶水,不好意思。”

 

“唉,没关系啦。衣服我可以借你,全新的白衬衫、牛仔裤……全是没有穿过的。”伊万急急忙忙地表态,“都送给你吧。当然,你若能还回来,那就更好了。”

 

王耀刚想吐槽那“有借有还”太过小气,下一刻了悟:嗯哼?这老外是不是想进一步发展关系?

抬眼,只见伊万殷切的目光打量在自己脸上,王耀很不适应,再怎么说,被男人追求是第一次……俄罗斯人拉起王耀的双手,恳切道:“我不希望我们之间的关系,停留在这一步——先从朋友开始,你不想吗?”

 

王耀上上下下打量了伊万一番,几乎是待价而沽的状态,他后退几步,残酷地吐出二字:“不想。”

……

……伊万·布拉金斯基,游戏人间二十年,遭遇人生首次被甩。

……同时,万恶资本主义熏陶下成长起来的小少爷,感到自己的外貌、品性、自尊,受到了莫大的伤害与侮辱。

 

未完待续

              目录

 

不知道新篇大家对此感想如何/(ㄒoㄒ)/~~在这一章留言我都会回复,请告诉我阅读后的观感吧。跪谢读者。


评论(57)
热度(190)
2016-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