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宿命论如是说 (五)缺失 (现代 少儿不宜)

(五)

 

一方果断的拒绝、另一方狼狈的表情、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岑寂……所有的一切都昭示着两人缘尽于此。

猝然,小小的吊诡冒出头角,挠得伊万心有不甘。他干咳一声,问:“我究竟什么地方让你不满意?”

挽留的话语一说出口,就此他处于弱势,原以为自己还会遭到黑发美人更刻薄的羞辱,不想,对方却笑起来,断言:“没跑儿了。你是个小少爷。”

 

“什么……意思?”

 

“字面上理解,富家弟子的通称。”小有得意的跋扈神韵,王耀展现得淋漓尽致,“我猜你是中间的孩子——有哥哥或姐姐,也有弟弟或妹妹。既照顾着别人的情绪,亦需要别人迁就——中间的孩子才会有这两矛盾的特征。另外,你家教不错,应该被严厉教育过……看来,在家族中你挺受父母重视?”

他分析得头头是道,上抬的丹凤眼流露出微微的狡黠。不得不说,当面臆测对方身份这件事,乃十二万分失礼,然而王耀长得好看,恃物无睹的态度、睥睨一切的语气,在美人这里变成了耐人寻味的深度与桀骜不驯的任性,总之,很是加分。

 

随着对王耀印象的转变,伊万遂端正了姿态。他想,王耀之所以判断得那么精准,大抵是自我投射效应的缘故,便说道:“你也是吧?有弟弟妹妹、哥哥姐姐,家境优渥。”

 

王耀莞尔一笑:“错。我是大哥——底下几个小崽子和你挺像,分明没长大,强撑自己成人了的那种……傻气得可爱。”

 

这相当于直接形容自己“傻气得可爱”了吧?伊万摸摸下巴,意外地察觉自己并不反感被王耀贬义地褒扬,好像他说什么自己都能逆来顺受、唾面自干……那张漂亮的脸威力真大,冲着王耀的美貌度,被毫不留情拒绝的伊万仍然坚持送王耀回家,对方因利乘便,给足面子不表示拒绝。

 

待两人坐上别克,王耀说道:“拜托,送我到昨天的医院。”

 

“还是不舒服吗?”伊万一边启动引擎,一边探手试温王耀的前额,感觉不到热度,他稍微放心些许,想起昨夜清点钱夹,纸币一文未少,又担心起对方昨天是否根本没有挂门诊?可是,迫于自己没资格刨根问底,只得例行公事一般问道,“我的钱夹,你需要吗?”

 

“不需要。”王耀系上安全带,“从一开始,就不需要——我看病,通常不花钱的。”

 

俄罗斯实行全民免费医疗,但中国显然没有这样的立法,伊万手打方向盘、猛踩油门,说道:“怎么不花钱?王耀先生,你不说清楚,我不会放你下车的——虽然我和你前天才认识,但,我承诺照顾你,一定要尽责任。”

 

王耀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前天,我们刚打照面的晚上,某位服务员不是喊你‘王耀少爷’吗?那时我就记住了。”伊万说,“好,该你回答我的问题了。”

 

王耀却极其不配合,自顾自地说道:“他喊了一声,你就记住了?”用暧昧的眼角余光一瞄,仿佛看透了对方外貌协会的本质似的,不客气道,“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学生证上印着呢。”被带偏话题的伊万,不高兴地说,“你凭学生证找到我,却没记住我的名字?”

 

“那是自然。我对你有没兴趣,看过就忘了。不过现在情况有变——”王耀说,“你已经记住了我的名字,我却不知道你的名字,这样,我岂不是很亏吗?”

 

什么逻辑……还说对自己没兴趣,这真是直白得残忍。伊万强笑回答:“伊万·布拉金斯基,我的名字。”

 

“哦。”王耀点头,内心速记下“一碗不辣金丝鸡”,然后暗暗吞下口水。

 

“欸欸,王耀你还没回答我的提问呢。”好容易,伊万总算绕回原点,“你挂诊为什么不花钱?”

 

“……军医院。”王耀本想答“老子靠刷脸过关”这种不正经的回复,但对方表现出了十分诚挚的关切,自己也需拿出相应的诚意才行,“我在军医院看病,通常直接见院长……不,直接见军医就行了。”

 

伊万蹙眉消化着这句话,许久得出结论:“……你是军人?”

 

“不,我是无业游民。”王耀肯定道,“这一点,毋庸置疑。”

 

“退役的军人?”伊万继续猜测。

 

“不。话说,前天晚上,你不是看光了我吗?我那纤弱的小身板,根本不像锻炼过的好吗?”王耀埋怨道,“不然就是你在下面了,伊万同志。”

 

回忆销魂蚀骨的前夜,伊万霎时嘘声,半天憋出感想:“……你的腰线很漂亮。”

 

“谢谢。”王耀说,“然而还是被压的命。”

 

未完待续

评论(31)
热度(198)
2016-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