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宿命论如是说 (七)截击 (现代 少儿不宜)

第七章:截击

 

俗话说,不到香港,不知道自己钱少;不到北京,不知道自己的官小。

逛声色场所、牵连到某些灰色地带,这事儿可大可小。若不追究,那就只是市民日常难以启齿的小龌龊;倘若真的追究起来,哎呦可真不得了,轻则被记录在案,重则遣返回国——无论哪一种惩罚,都是伊万避而远之的结果。

如今,一切负面影都响被王耀拒于千里之外,对方仅靠两通电话,就免去了他和伙伴被请去“协助调查”等等后顾之忧。最扯淡的是,王耀的两通电话内容是这样的:

“呦,你好。是我啊,小王。好久不见,近来身体还好吧?嗯嗯,咱是老熟人,就不多废话了啊,我想请你帮忙,查查最近的某件事儿……”

“喂,您好。久疏问候,我是王耀。真不好意思,有一件事麻烦您打点……事成之后,必定登门造访答谢……”

 

听听他说话的口气,作为外来者的伊万,虽然不甚清楚其中水深,但某一认知依稀尚存——即自己招惹上了一名有头有脸、左右逢源的人物。

 

还没来得及细想,牵扯上这样一位是好是坏,那边厢王耀已经在敲竹杠了:“喂喂,一碗不辣……不对,伊万同志,本人运筹帷幄,替你解决了危机,有什么表示吗?”

 

“……你想要怎样的表示?”

 

王耀走过来,拍肩道:“中国人嘛,先吃一顿。”

 

于是,全程被王耀带着节奏跑的伊万,驱车半小时,跑到四环以外的一家护国寺小吃店,花费人民币四十块钱,先付帐后拿食物,点了满满一桌子小吃,焦圈、豆汁儿、杂碎汤和滚了一层白糖霜的驴打滚,散发着热腾腾的香气。临近中午,店内人不拥挤,却也不到两人能独霸一张八仙桌的地步。两人找了一张小桌子,面对而坐,王耀吃相优雅地迅速解决了自己的那份,接着觊觎起对方的吃食。

 

“……全给你吧。”伊万只喝了半碗羊杂汤,但被人盯着看,谁还吃得下去。

 

王耀很不要脸地接过那盘盛满蒸糕、炸物的碟子,然后大快朵颐起来。

 

伊万望着对方,不禁回忆这些天他和王耀的邂逅,犹如坐了过山车似的,一旦开始,后续弯弯绕绕、百转千回,却没有刹车、根本停不下来。

……真是奇妙的相遇,伊万想,倘若他们就此别过,等他老了以后,这件事仍然值得他品味再三。如果有回忆录的话,他不介意添上一笔,标题可以起“二十四小时之恋”这样噱头十足的名字……

正脑补着若干年后的情形呢,店内倏的有人议论起来:“哎?外边儿一群人在干什么哪——?在包围这家店?”

 

闻言,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两人双双抬头,透过玻璃墙,清晰地看见八辆红旗汽车停靠在门口,约莫八九人左右,清一色黑色西装,在店外停驻。

 

未等店主出去问情况,王耀拎起挎包,率先夺门而出,读懂空气的伊万紧随其后。

 

“卧槽!卧槽!王嘉龙你们这是干嘛?!围剿我吗?!”刚跨出店门,王耀的嘴角还残留着白糖霜,“还带那么多人来!大动干戈地,打算干什么?!”

 

“全怪你没有自觉。”那群人中,领头的似乎是一名秀气青年,眉毛略粗、神情冷漠,“一声不响失踪三天,我们没有通知长辈,大哥你就该谢天谢地了。”

 

王耀一下子软了下去:“……唔,这个,抱歉嘛。其实我看,你们各有各的事情,好像不会注意到我……”

 

“哦,所以你就找男人去了是吗?”王嘉龙简直对状况了如指掌,“我还真不知道,你喜欢同性。”

 

伊万不明所以,但王耀遽然反应过来:“王濠镜那个小混蛋!明明医院就诊,是不能外泄患者个人信息的!”

 

“我们是你的弟弟,家人关心你的身体状况,怎么能说是‘外泄’呢?”王嘉龙的声音恰如笔底波澜,“况且,你也没挂诊,直接寻当医生的弟弟看病……他当然有权通知我们。话说,大哥你的菊花安好否?”

 

被杀得回嘴不能,难得吃瘪的王耀脸色泛青,“好了,我跟你们走,别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人现眼。”

 

王嘉龙却笃悠悠地说道:“且慢。大哥你不介绍吗?后边这位外国朋友?”

 

王耀回头看,眼神愤愤地写满了“你为什么要跟出来”,另一边的王嘉龙还在闲闲地补刀:“大哥,他该不会就是那个一夜情对象吧?大哥你可真放得开。”

 

“没,他是我男朋友,我们刚才确认了心意来着。”王耀往伊万身边走近几步,向伊万勾魂一笑,“对吧?”

 

未等俄罗斯人的左脑理解这句话的含义,悸动的心情便让伊万轻率地点了头,吐出中文:“是”。

 

“看吧。我可不会做出什么佻薄的事情来。”咽下咬牙切齿的恨意,王耀勉强装作轻松的样子,转向弟弟,“不过,老人家可能接受不了,你别和父亲说就对了。”

 

王嘉龙开通地说:“两情相悦,无可指摘。不过,你必须和大姐解释一下……为什么失踪了三天,回来又多了一个男朋友。”说着拿出一支手机,拨通了某号码,抛给王耀,“你自己和她解释去。”

 

“你们也告诉春燕了?!”王耀叫起来,巴掌拍自己脑门上,一边叹气接电话,一边往街角走几步避嫌。

 

“不好意思,我们家有些特殊。”其他黑衣制服人回车上待命,只剩下王嘉龙和伊万两人,看王耀对手机指天画地地解释,场景莫名得滑稽,“让你见笑了。和大哥在一起,处处被牵着走,很累吧?”

 

伊万挺佩服这男青年的适应能力,没什么芥蒂地,他们聊上了。想想自己虽然被王耀牵着鼻子走,但途中他一直在期待、心情不坏,便回道:“和他相处,挺开心的。不过,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也罢,我们兄弟姐妹,没人能理解大哥在想什么。”王嘉龙说,“十年多前如此,十年多年后,亦是如此。”

 

无法理解对方说话的逻辑,伊万遥望远处抓耳挠腮、对着手机说话吞吞吐吐的王耀,瞬间觉得这人意外的可爱,忍不住辩白道:“他没有一点当哥哥的架子,被你们弟妹训斥了,像个小孩子一样认错。”

 

王嘉龙不爽地仰视着身边高大的俄国人,说:“才认识几天?被灌了什么迷魂汤药,居然抢着为那老流氓说话?”

 

小弟突然这么没礼貌,似乎容不得他人褒扬哥哥的好处,惹得伊万反问:“你认识你大哥很久了吧?他做了什么,让你这么讨厌他?”

 

王嘉龙轻哼一声,道:“倒不至于讨厌,只是立场不同了。”

 

作为家庭组织十分复杂的一员,伊万识时务地不再追问。

 

稍后,王耀费劲口舌打完电话,王嘉龙便拿出便签本,在上面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递给伊万:“如果有什么情况,可以联络我。”他好像当真把伊万当作大哥的男朋友了。

 

伊万则郑重其事地收下,严肃地说:“我会的。”完全没有诓骗对方的内疚感,就这点而言,他和王耀挺配。

 

 

未完待续

 

评论(34)
热度(222)
2016-0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