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宿命论如是说 (八)介入 (现代 少儿不宜)

(八)介入

 

经历过奇妙的若干天邂逅,伊万和王耀的旅程暂告一段落。

耀爷被貌似叛逆期中的弟弟接走,伊万则坑蒙拐骗到了弟弟君的联系方式。

依据两人的相遇始末,大致可以推测出,王耀的家庭似乎是某种大隐于市的存在。设身其背景所带来的风险,作为留学生的伊万难以预见——对于未知的危险,人们一般采取规避的态势。为了和相遇三天的人再度约炮,主动把自己卷入水更深的麻烦里……理智地分析一下,利己主义者伊万还真做不到这一点。

 

况且,犯事天上人间的另外几名同学,稍后都被警.察调查问话过。来龙去脉,和天上人间的管理不当不无关系。后勤姑娘被管理人员骗去做皮.肉.买卖——据说,她们大多被上级诱骗,一开始只是去陪酒,到后来尺度越来越大,结果深陷泥潭、无法自拔。

而他们遇到的那一拨、那位逃跑的女孩子属于没被染指的情况。尚未等到几个俄罗斯人动手动脚,女孩子也算机灵,已察觉这不是单纯的赔笑卖乖,故而急中生智借口溜掉,虽然途中被发觉,但她运气好,碰到大把撒钱的王耀,所幸逃过一劫。

 

至于耀爷丢下的十万元,最终没有落入服务员的口袋,因为这类灰色地带的正主儿通常黑白两道踩一脚,惩治起人来,比起东京湾灌水泥沉大海有过之而无不及。打工的服务员之流,哪敢串通一气堂而皇之地在摄像探头的记录下搞鬼?

男侍老老实实地将钱上缴给单位,顺便通报了耀爷一事——那位被解救的姑娘并未老实地去人事部辞退,大概生怕工作人员内部勾结、拿履历档案什么的胁迫她忍气吞声就范,于是干脆直接报警——这么一来,小事闹大,全部的相关人员都被拖累下水。

 

这起剪不断、理还乱,衍生无数后续的闹剧,最后被王耀的两通不怎么走心的电话解决,足以见自称“无业游民”的美人耀爷多么权势滔天……即使不是他的力量,人脉关系也着实杠杠的强悍。

 

权衡着“与王耀深交”和“就此成为陌路人”两种极端,伊万按兵不动,他怠惰地想,有缘一定会再见。

纵使理性思考得有条不紊,他仍忍不住时常把王嘉龙给自己的便签纸拿出来翻看,纸面上油性笔留下两串数字,手机、家庭电话。

 

伊万自恃套话技术一流,从弟弟君下手,顺藤摸瓜到王耀的内幕并非难事,但脑内某种细小的声音……或许称之为直觉更准确,不断不断地告诫他:一旦和王耀这个疑云重重的人物交往下去,不再是人与人的交流,也不是事与事的交谈,而是深陷——王耀的身份、王耀的家境、琐碎之中透露出的点点细节,昭示着其人的特殊性,倘若稍不谨慎,可能自己会把未来也搭进去。他作为大家族内定的继承人,底线应该是远离任何蹊跷的、状似可疑的人事。

 

王耀几乎符合了所有“古怪”的条件,再来,这名中国人似乎不怎么中意自己……何苦冒险招惹一名对自己没有意思的人呢?

 

然,人性本贱。

——几天后,当伊万拿着王嘉龙告诉他的家庭住址,迎风站在王家所在的胡同口时,深刻地理解了这句谶言的含义。

 

虽说是王家所在的胡同,但这一整条胡同的一半,都是他们家的。外观是封建王府式的四合院,朱漆大门紧闭,伊万伫立在门口,按响了门铃,忽然发现王家对面的大宅院是众多企业办事处的集合聚落,他家的公司在这里也挂了一名号……

 

过滤回忆,伊万正思索着自己以前是否听说过这家人的来历,王家的佣人已推门而出,用英语询问客人是否有预约,按照王嘉龙教他的路数,伊万汉语回答,老老实实地说明了来意。男佣人明显接待过不少访客,听过伊万流利的中文回应,态度不变,一点头,稳重地说:“大少爷的朋友,请进。”

一踏入门,眼前呈现的宽阔的第一进院,略微看得出翻修的痕迹,但绿色的琉璃瓦依然古色古香。窄院种植了诸多木本花卉,春夏两季应是百花齐放的绚烂,但恰值冬天,放眼望去尽是枯叶败枝、萧索空旷。

男佣兜兜转转,带领伊万到达东厢房。两人在外围就听见房内的音响传来的唱戏声,男佣低声说:“这是大少爷的寝室。他人应该在房内,如果不在,也很快会回来——大少爷今天没有出门。”礼貌地鞠躬后便离开了。

 

伊万拿起铜把手,“哐哐”敲门,房内的唱戏声戛然而止。主人闷闷的声音传出:“谁?”

 

伊万说:“你男朋友。”

 

“咣!”地一声,王耀冲出来,踮起脚,揪着伊万的衣领,说,“我可没交过——!”

 

“你不肯负责。”伊万平静地控诉,“吃了不认账。明明都和你的弟弟坦白过了。”他突然发现原来自己也可以逗王耀玩儿,还真别说,高冷美人愁眉不展、气急败坏的模样,真的非常喜感。

 

松开对方的衣领,王耀烦恼地叹气,揪一把头发,道歉:“唉,是我不好。嗯……你知道有个词叫‘假装’吧?前几天的情况,迫不得已出此下策……你当真了我很抱歉,但真的不是那层意思……”说着说着他反应过来,“喂,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你弟弟啊。”伊万露齿一笑,“他还告诉了我其他事情……”

 

察觉出对方只是挑逗自己,王耀百无聊赖地撇嘴,转身回房势要关门,伊万赶紧伸腿,卡住门框,阻止了耀爷失礼的恶行。

 

“你到底想干嘛啊?”房内开着暖气,王耀只身着一薄羊毛衫,然而一开门,外头冷气飕飕地刮进来,他打颤抱肩,往房内后退几步,正好给了伊万闯进房间的空隙。

 

强势地踏入对方的私人空间,满屋子的书令伊万咋舌——这间东厢房少说四十平方米,但林林总总的一摞摞书籍,占满了他的整个视野。于书海中,勉强看得到一张书桌,宣纸、镇纸、砚台和毛笔架,在桌面上横七竖八地歪摆着。脚边的一堆堆书,最上层的几本崭新崭新,下面的全吃了灰,也不知它们的主人是否曾翻阅过。

 

“我来了解你。”伊万说出这句话时,忽然确认了自己的心意,“我想了解你。”

 

未完待续

              目录


一周更新两回。

本人比较玻璃心,如果不喜欢我(的文)了,真不必特意私信我“不喜欢,取消关注你了”/(ㄒoㄒ)/看了徒增心塞。


评论(37)
热度(218)
2016-0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