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宿命论如是说 (十)约会 (现代 少儿不宜)

第十章:约会

对于和王耀的进一步交往,伊万也不是没有一点市侩的私心,毕竟父母将他送到中国,本来就希望儿子能结识一些当地的达/官显/贵。无奈伊万在中国的朋友圈太小,来来去去,不过数十名外国留学生的小众圈子,通常只有他们抱伊万大腿的份儿。若伊万一朝落难,就事论事,那帮狐朋狗友显然是指望不上的。

他看出交友一事,王耀不情不愿——对方怀有戒心的抗拒,愈发彰显出非富即贵的背景。加之在对方家做客一回,傻子都能感觉出王家有多么显赫,凭伊万的身份,倒不是一定要去攀附什么,但广结人脉总是好的,尤其在对方嘴里含金汤匙的情况下,做不了情人,成为朋友亦只赚不赔,那,自己更需要主动一点了。

于是他强行和王耀预约,星期三作为朋友一起走动,原以为王耀极可能死皮赖脸地找借口爽约,结果对方不仅乖乖地应承下来,而且约会日当天——在事先说好的地点南锣鼓巷,着一件黑色风衣,拎着黑色挎包,里头兜着一只不锈钢真空保温桶,一脸期待地蹲坐在入口处的角落。瞧见伊万,便兴奋地招呼他,拉俄罗斯人到一边,得瑟地揭开一层又一层的保温便当盒——浇头满载的卤肉饭、配菜爆肚、酱肉、拌白菜心,小食盘里是韭菜盒子与千层饼,保温内盖里晃荡着浓稠的罗宋汤。

“哎呀,小子你不是俄罗斯人来着?前苏联电影老放你们冬天喝红菜汤……我本想试做一下,然,东城区菜场卖的红菜不新鲜,怎能入口?所以咱们将就着,喝罗宋汤吧。”身心全然浸淫到远足郊游的气氛中,王耀忙不迭地将便当盒装回保温桶里。

伊万很是诧异,没料到对方的心境转换竟如此之快,自愧不如的同时,皱眉问道:“菜是你自己做的?”

“对啊。”王耀阖上桶盖,说道,“我杜绝吃路边摊,这种程度的准备是必须的。啊,虽然在这里集合,但我们未必要逛街,也可以自己找僻静的地方坐下来野餐……”

“……”伊万已经不知该吐槽什么好,他作为二十岁的大老爷们,平日一日三餐自有食堂和饭店拂照一二,没剩什么自己动手的余地——念及王耀的家境,他甚至不认为保温桶内的饭菜是王耀自食其力的成果,可对方又没有向他撒谎的必要——这么想想,伊万略怀沮丧,难不成自己无意间担任了生活娱乐向导一职?横竖王耀似乎对自己都没任何兴趣,哪怕被请君入瓮、吃瘪了,依然心平气和为昔日的炮/友准备填肚子的吃食,聊菜市场的鸡毛蒜皮,全然的淡定无畏。

老实说,他捉摸不透王耀。

事已至此,最后唯有跟着王耀的节奏走。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对话,踱步来到北海公园,面朝湖背风坐下,待王耀掀开盒盖,没有万丈光芒射出,但有四溢的热乎香气,夹杂着俄罗斯人不习惯的发酵酱料味道,菜色一一呈上。当伊万同志下筷的第一口,他就知道,自己已然邂逅了人生中最美味的一顿饭。

“这真的是你自己做的?”伊万惊叹于饭菜的精致口感,嗟乎,“原来你喜欢下厨房?”

“君子远庖厨。我第一次自己做来着。”遥望波光粼粼的湖面,被冬日太阳辐射得懒洋洋的王耀,拖沓着长音说道,“大爷我天生点满技能树,做啥啥成。不服来打我——保证把你打趴下。”

好好地说着说着,怎么话语又变得极具攻击性了?伊万吃了一口千层饼,香酥怡人,立刻产生将来人娶回家的冲动。
他说:“我当然服。你不要激动。”其实伊万欲言:“王耀你是不是有一名假想敌?你的怒点实在让我搞不懂。”可惜他的中文水平未到,暂且只能用简单的语言安抚。

王耀哼哼唧唧地别过头,标志性的拒绝动作。隔一会儿,见伊万吃了大半,王少爷的心情微微转晴了一丢丢,问道:“还不错?”

“非常出色,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伊万发自内心地不吝赞美,“最棒了,你不吃吗?试试自己的作品。”

王耀立马回应:“不必了。本人下厨时吸了一上午的油烟,现在正倒胃口着呢。”然后和伊万简单对话了时事、天气,抬手看看手表,时间消磨得差不多,他说:“吃饱了?吃饱了我们走吧。”

“接着去哪里?”伊万问。

“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虽然对方的妈妈应该在国外,但老王依旧讲出他的社会学思辨,“各走各的路呗。”

这是要绝交的节奏?伊万不可置信地看过去,他还没发声,王耀便抢白道:“别这样看我,又不是鸿门宴,我没有断交的意思。只是今天的约会到此为止。”

“以后,我还能约你出来吗?”

“嗯。可以。”

“晚上也可以?”

“假使你不介意,一见面我踢你裆下的话,也行。”王耀面不改色。

伊万讪讪赔笑:“我错了。”

“知道就好。”
两人收拾完毕,一同走向公园出入口处,途中,偷偷观察王耀美人的脸色,伊万总算有勇气问出窝藏多时的疑惑:“王耀,你真的是无业游民?以前在哪里工作过?”

“根据社会上对‘工作’的定义——肄业后我不曾为社会贡献过一天。”王耀说得风轻云淡,神情却微微伤悲着,“一笔荒唐账罢了。”

伊万反复咀嚼着这句话,突然难以开口,没法劝诱、安慰不能。他不清楚这一句的分量是否真的沉重,况且,这一句的含义让人浮想联翩。

“喂,事先说好,我可没被卷入仙人跳、车祸、失忆什么的狗血事件里。”王耀状似鄙视地微抬下巴,“少蠢了——在人生的道路上,本人未尝真正犯错。”

“那么……”

“遭遇了比仙人跳、车祸、失忆更狗血的事情。”仿佛事不关己似的,王耀说得轻松,但十分吊人胃口地说道,“接下来的内容,就不属于你能涉足的范围了。”

被这些话撩得心痒难耐,伊万问:“那我怎么做,你才愿意说下去?”

王耀没礼貌地“啧”了一声,貌似非常讨厌对方永无止境的追问,便说道:“如果我是间谍多好,直接从你口中掏情报了——妈的,哪天再和你滚上床,若你能撬开我的嘴,我自然会说。”

“哦。那应该不远了。”伊万充满自信。

“……信不信,现在,我立刻攻击你裆下?”

“……抱歉,得意忘形了。”



未完待续

评论(33)
热度(190)
2016-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