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宿命论如是说 (十二)赐言 (现代 少儿不宜)

第十二章:赐言

 

关于王家亲友团的粉墨登场,伊万竟无言以对。

 

即使王耀不把他当一回事儿,可王家却将自己列为一级关注对象,不管伊万乐意与否,他始终享受着王家驸马爷级别的礼遇——要怪就怪王耀随口扯谎,慌忙之中冠错了对方的名分,硬生生搭上自己的半生清白——王嘉龙获知了该谬误消息,等于王耀的一干弟妹们全知道了 “大哥的真爱是男人” 这条尴尬的情报……

 

惜哉,此时的伊万尚未老成,根本不了解王家可怕的集体意识。接到王濠镜的电话,他微微发懵,心想中国的亲眷管辖范围太宽了些——干扰素未相识的人的生活,实则暴露了一干中国人没有私人空间意识,作为土生土长的俄罗斯人,伊万不喜欢这般没自知之明的热络,于是下意识地排斥着电话中自称弟弟的王濠镜。

小少爷现学现卖,拿出今天下午王耀拒绝自己的话,堵王濠镜的嘴:“谈?我和你是什么关系?”

 

“您平生和我无半点瓜葛,不过事关大哥,我应该有插话的权利。”王濠镜漂亮地予以回击,“您可能不知道,我的本职是医生,大哥他那可怜兮兮的菊……花,就是我给医治的。”中间涉及一不雅的词语,青年便说得卡涩、艰难,显然出他良好的教养以及对措辞的谨小慎微,“那时,真是尴尬万分……我不忍直视,大哥亦然。虽然本人不是肛肠科医生,但实在无奈……总不见得让王家长子的病历卡某一页赫然标注‘肛裂’二字……”

 

“……”作为造孽者,伊万觉得此时自己应保持沉默,不然会被文绉绉的弟弟君责问得羞耻而死。顺便,他理解了王耀之前说“看病不要钱”什么意思,原来王家有专职做医生的小弟。

 

“亲哥当面脱裤子,震撼之大……总之我不想经历第二次。”王濠镜落入不堪回忆的魔窟,支吾含糊地说,“最后,我给他开了几贴痔疮膏……唉,我想说的是,既然你们还在交往,您技术不过关,您知道不?”

 

“痔疮膏?”手边有现成的字典,伊万迅速查阅了其含义,忽略王濠镜对于他技术太烂的指责,转而问道,“那个不是这么用的吧?”

 

“愚蠢的外行人,它乃外用药神器。”王濠镜轻蔑一哼,从这里可以听出他是王耀的亲弟,“可能您认为痔疮很恶心,但是痔疮膏是无辜的。”

 

“……”伊万又没法儿接话了。怎么王家人说话的节奏全都特奇葩,自己带不动就算了,还被拖入讨论外用药膏效用之列……还是考虑挂电话吧。

 

好在王濠镜本质上是一个正经的儒生,发现偏题后,他当即纠回正轨:“咳,鉴于你们俩在交往,我觉得自己有义务提醒您精进技术,无论是作为医生,还是受方的家人。”

 

不不不,伊万在电话一边直摇头,这要命的误会竟然还在延长——他和王耀可没在交往,本来两人之间尚存可能,然而截止今天,他们闹了大大的不痛快,估计彻底拗断了(再次忽略了人家指出他技术差强人意的事实)。

刚想开口解释,伊万脑海中却灵光一现,心说何不趁此机会多套一些内幕?虽然王耀四处打马虎眼,堪比铜墙铁壁,可弟弟们并不知道两人之间的真实关系,完全可以藉此入手情报……

单刀直入,伊万问曰:“你哥哥最近心情很差,家里有什么糟心的事情吗?”

 

“不是因为您技术太差劲的关系?”

 

“……”伊万真想张贴告示以证清白:他和王耀自第一夜之后,连手也没牵过!

 

对方的谜之缄默,使得王濠镜为难,他不得不找台阶给双方下,将通话维持下去:“您不必过于苛责自己,大哥的心思,谁都猜不透。再说,您该体谅大哥的特殊情况——现在的他没法儿继承家族,其本身也难以适应二十一世纪……”

迫在进一步消息漏出的当口儿,王濠镜适时地勒马,敏感地反问:“大哥和您叙过他的过去吧?”

 

“嗯,说过一些。”伊万想,B大肄业什么的应该算吧?

 

“……您和大哥的事,我不方便掺和什么。”反应迅速,王濠镜闭口不谈前言,“在此,仅作为医生提供建议。讲真,伤成那样,大哥仍愿意和你交往——我赌你们会长久。”

 

——王濠镜主业医生,副业是赌圣。副业挣的钱是主业的上百上千倍,一旦他下注,未尝一败。故而,他所说的“我赌你们会长久”实则为一句强力祝福,比万旗林立、可折可拔的flag之流夯实得多。

现在的伊万,哪能体会弟弟君的这些窍坎与苦心,他只觉自己没有收到什么像样的贺词,对方痛快地挂了电话,从头到尾自说自话。

 

莫名其妙,他决定暂时把王耀的事、王家小弟的事放一边,暂时注重学业,等心情平复了再议。这么决定后,伊万整理书桌,漱洗就寝。

 

……本以为一段时间后,王耀的存在感会就此抹去,可是,第二天一早,七点不到,伊万便被大门口“砰砰!”的敲门声吵醒了。

明明有门铃的……揉着惺忪的睡眼,伊万慢慢吞吞地走去开门,未到玄关,只听见王耀一边捶门,一边在门外喊:“伊万!你开门呐!我知道你在家!你有本事找我弟弟,怎么没本事冲着我来啊!”

 

伊万揉揉眉骨,他已经难以理解这神展开了。

 


未完待续

 


评论(39)
热度(183)
2016-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