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宿命论如是说 (十九)攻略不可言说 (现代 少儿不宜)

第十九章:攻略不可言说

 

距离上次和伊万见面已有一周,随后对方便不再主动联系。想想也是,王耀自个儿都觉得自己是一个无底洞,牵连着旁人,挥霍了长辈们半生的感情和精力,最后却使得他们的期许一场空。纵使现在,上代连一句责备的话都不说,平日里小心翼翼伺候着长孙,生怕刺激到他脆弱的神经,可王耀明白,私下里,长辈们仍是心伤的——他们曾期待他成为一流的人杰,然而,突然间,自己说废就废、变得一无所用——于情于理,任谁都难以接受。

 

所以王耀并不勉强伊万为自己做什么,甚至不要求对方有最低限度的责任感,因为任何付出,自己或许无以回报,因此长久的计划皆不具有实质性的意义。正当耀爷以为他们俩已经算掰了,想将手机联系人列表中的“一碗不辣金丝鸡”删除的时候,谢天谢地,他的小男朋友好歹联络了恋人一次,无意间及时挽救了这段恋情。

 

不知道自己险些经历被甩,电话那头的伊万,直抒胸臆新学的汉语:“你好,王耀。思念是一件好事。想我了吗?”

 

“……”耀爷竟无言以对,总不能说“大爷我差一点儿踹了你”吧。故而,王耀艰难地开口,用博大精深的汉语蒙混道:“嗯,我想到了你。”

 

于是伊万便很满足,虽然感觉有哪里不对。

 

 

他们如同普通好友那样聊天,谈一谈自己的近况。从对话中,王耀一点点收集起零碎的情报,拼凑出伊万最近疲于应付各类考试,过得似乎十分辛苦——耀爷一拍脑袋,对哦,这小子主业是学习呢!然后,不禁反省起自己,好像把对象看得过于市侩了。

 

“我可以陪你一起学习。”当做是补偿一般,王耀说,“其他科目未必帮得上忙,但语文和数学这两门一定没问题。”

 

“有你在,我会分心的。”那边传来伊万低低的笑声,“我和你在一起,不会是单纯的学习。”

 

伊万的本意是挑逗对方,就像王耀之前无数次对自己做的那样。可惜,耀爷不为所动,不但没有被撩到,更甚,轻微地厌恶起伊万这种轻佻的说话方式。但是,每件事一五一十地指正对方,还谈什么恋爱?让让他罢。

王耀叹气:“得了呗,究竟要不要我陪你?”

 

“要。”伊万腆着脸发出请求,“能和我一起上课吗?一整天?”

 

于是乎,神奇地,王耀成为了伊万的陪读。和伊万一道上学的路上,耀爷扳着手指,一一数过去——陪读、陪睡、陪吃……妈的,真成三X了!然而自己不但不收钱,伙食费上还倒贴一点……

念及此,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王耀泄愤般狠狠踩了伊万一脚,接着假装四处看风景,无辜一脸。

被牵怒的伊万:“???”

 

道路边嫩芽吐绿,草木爆青,迎春星星点点、沁黄油,风也不再极寒,迎面而来的只有飒爽……加上两人皮笑肉不笑的打情骂俏,春天降临的气息溢于言表。

 

言归正传,作为伊万的陪读,王耀还是很尽职的。在伊万家,他替小少爷收拾书包、检查作业、准备盒饭;在学校,他认认真真一起上课,另做笔记……人妻能做的王耀都做了,陪读父母能做的,他也帮忙干了。

某次汉语读写课后,见伊万拼写生僻词吃力,耀爷便提出:“我替你做了吧。你的日常口语没问题,老师课上也说过,这部分是练笔,正式考试大抵不会考到。”

 

伊万好脾气地笑笑,放任王耀自个儿去做,心想我们两人字迹完全不一样呢(王耀的字堪比颜真卿手书,而伊万的汉字宛若狗爬,全部慵懒地躺在田字格底),老师识别出来还不是分分秒秒的事?俄罗斯人想,对方乐意怎么着就怎么着吧,自己回去再写一份交差就好。

 

然而,对方完成的作业,大大出乎伊万的预料——每一个汉字,和伊万写的歪歪扭扭的狗爬别无二致,以假乱真程度可以欺瞒过伊万本人,区区老师自然不在话下。

 

被王耀的能耐再一次震撼,小少爷惊讶道:“怎么做到的?”

 

“作为大哥,被弟妹们恳求,模仿他们的字迹完成他们的作业,简直家常便饭。”转了一圈手中的水笔,王耀得意道,“如果有特殊要求,也可以和我请示——你想要错几题,或者力争全对,本人都可以做到。结果包你满意,完全满足不同人的多样化需求。”

 

宛如发现新大陆,伊万从上到下重新审视了王耀一遍。末了,他拿出作业清单,指着上面“读后感”三字说道:“愿意替我写这个吗?”

 

王耀瞄一眼清单,显得相当高兴:“没问题,看我的吧。什么时候交?”

 

伊万引以为怪哉——原来拜托王耀写作业,会增加他的好感度吗?!这攻略方式怎么如此猎奇罕见啊……

 

这时的他并不能理解,王耀极度渴望被人需要的心情。只当耀爷是一名怪咖,迷迷糊糊地接受了好处,将这一项迅速略过去了。

 

 

未完待续


评论(57)
热度(190)
2016-0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