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宿命论如是说 (二十二)你根本不了解你男朋友啊(现代 少儿不宜)

第二十二章:你根本不了解你男朋友啊

 

光阴荏苒,交往已过半年,王耀终于放下身段,请求伊万帮了一回忙。

 

起因十分啼笑皆非:耀爷在中关村采购了一批计算机硬件——经历过狂热购物的人都有类似的体验,人们在“买买买”时会被“低价”、“促销”、“过期不候”等一系列蛊惑性的词语冲昏头脑,接着分泌大量肾上腺激素,一个劲儿地傻傻付钱,狂热过后却发现自己预购了一批根本用不着的东西。

咱们的耀爷虽然平时活得像仙人,不接地气,但一接触到吃、买、群殴等特别煽动中国人心神的字儿,自然也不得免俗——冲动消费过后,他悔恨得肠子都青了,拉着一小滚轮车,车上载着各路硬件,大摇大摆地返回购物点,一副势要退货的模样。

 

推车走了近两公里,耀爷便气喘吁吁地蹲在路边——他绝不承认自己已年过三十体力不支,反倒责怪这一车金属疙瘩怎么如此地沉、如此地耗人体力!?

掏出手机,一手叉腰,一手按键,王耀将联系人列表调出来,一页页翻看……“春卷”不在北京,“卤肉饭”在台湾开同人志贩售会,“葡式蛋挞”现在医院上班,至于“鸡蛋仔”么……虽然王耀知道今天公司休假,王嘉龙确实在家虚度光阴,但他唯独不想请这名弟弟帮忙——因为他微妙地秉承着身为哥哥的自尊心,并不想听到现任继承人的讽刺,哪怕只是一句,也不想听到。

故而,临阵磨枪,伊万就被顶上来用了。

 

伊万同志殊不知自己在王耀心目中的排位非常靠后,收到短信,便兴冲冲地前来助阵。望着那一堆堆电子产品外包装,他接过推车的把手,问道:“你买这些做什么?”

 

“不是买,是退。”王耀依旧拎着他的黑色挎包,灰蒙蒙的表面,也不知道近期有没有洗过,他从中翻出几十张发票,扬一扬这些皱巴巴的纸片,“一家一家去退货吧。”

 

于是两人向中关村进发,期间伊万完全不明所以,抵达中关村的电子一条街后,眼见王耀和不同的店家交涉,小少爷才反应过来:这是王耀第一次麻烦他做苦力帮忙,内心竟然小小地欢呼了一下。虽然两人什么破廉耻的事都做过,但,或许王耀并未真正地接纳自己——过分地公私分明,简直就是在划清界限,摆出一副随时能抽身而退的姿态,这令伊万分外不安。

 

再说王耀这边厢,他一点没注意男友千变万化的内心戏,全然沉浸在退货数钱的喜悦中。事情进程比预想中顺利,大概因为旁边站着伊万这名外籍人士,店家多半以为王耀是翻译什么的,不愿多做交涉沾染麻烦,通常爽快地给退货——当然,也有坚持不退的,店员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不行!只能换不能退!你买的是大减价商品,我们这里有规定,大减价商品不退的!”

 

王耀没办法,只好退而求其次,搬出酷睿处理器,加点钱置换了显卡。末了,小推车上的退货库存已清空,他敲一敲身边伊万的脑袋:“喂,发什么呆?最后一家啦,老早结束了!辛苦你了,爷儿请你搓一顿,去不?”

 

伊万赶忙点头。

不过,在胡吃海喝之前,王耀先跑到银行去存款。从这里就可以看出耀爷的思想仍留有上世纪的余孽,他不去自动存取ATM机上存款,非要排队给柜台人员增加负担,而且也不使用银行卡,手持一本纸质存折,用透明塑料袋完好地封起来——像领退休金的老太太那样,在银行柜员面前里三层外三层地揭开,煞有其事地双手递过去:“我要存款,九千八百块。”

 

银行的柜台人员是一名年轻姑娘,一脸懵逼,错愕地看着这名貌美如花的男青年一本正经地做着滑稽戏中的错位搞笑,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赶紧埋头工作。

 

即使伊万不明白王耀这一系列行动究竟有多不符身份、甚至荒诞,但他读懂空气,旁观王耀和周围人的互动,忽然稍稍理解了一些王耀所说的“和时代脱节、跟不上周围人的节奏”,想想王耀可能为了跟紧十年后的世界,就已经竭尽全力。

他有些同情王耀,下一刻又思考起来,王耀为何愿意和自己交往?

 

正寻思着,耀爷却已经办完了业务,将放有存折的黑色挎包往伊万怀里一塞:“我上厕所去,你看着包。”

 

在等待对方的时间里,伊万忍不住打开这只土气挎包一探究竟,感觉有印象以来,它便和王耀成双出入,虽然和耀爷一点也不搭,却已然是他出门的标准配置。

 

因为答应了要请伊万吃饭,所以跨包内剩有一叠红色的毛爷爷,其余则很普通,存折、身份证、发票……王耀还随身携带医保卡和病历,包内的夹层专门放零钱……意外地没什么特别的。

伊万百无聊赖地翻开存折,本意是想看看王耀刚才存了多少钱,自己的汉语听力是否进步——然而,他发现,自己的男朋友也不是全然的无职无业——王耀的账户上定期有五六笔上万的款子打进去,除此之外,亦有陆陆续续的大额进账,个别两三笔数额大得不同寻常。伊万又翻上去细看,某一笔进账在06年12月,数额十万元整,具体日期,正是他和王耀相遇的那一天。


未完待续


目录

评论(26)
热度(171)
2016-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