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宿命论如是说 第二十七章:这小子有成为情圣的潜质 (现代 少儿不宜)

第二十七章:这小子有成为情圣的潜质


盛夏的八月末,王府的窄院百花齐放,霎是万紫千红、大红大绿的亮眼,小池塘被拥挤的荷叶、荷花占满,碧色漫溢。无心欣赏明艳的景致,伊万一转三拐,快步向王耀的房间进发。他已经是王府的常客,不需要通报,也不用他人带路,直接磕响王耀虚掩的房门,推门而入。

 

房间内的书海依旧蔚为壮观,与往常不同的是,室内清空了一小片区域,摆放了显卡、主板、硬盘以及台式机外壳一类的东西。王耀蹲在地上,拨弄着一台处理器的插口,见伊万进来了,点一点头,说:“我在组装主机呢。”

 

伊万长这么大,买过不少高端电子设备,但还是头一次瞧见有人现场装机,饶有兴趣地看了几分钟,并不觉得腻味。

他想,自己何必急着吵架,那也不是什么急于兑现的过程,便又观望一会儿,对方葱白纤长的手指校准螺母、拧动扳手、链接电缆,真有一种他人学不来的赏心悦目,不禁油然而生“我男朋友真能干”的自豪感,道:“王耀,你会的东西真多。”

 

“那是自然的。”王耀应承着,注意力仍集中在台式机上,“本来……我就是学这一科的。”

 

“学这一科?”伊万好奇起来。

 

王耀放下显卡,转身,道:“我说过‘肄业’,你怎么没猜过我原先的专业是什么?计算机科学技术——我大概属于最早一批受过专业培训的,但是你也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十年前的绝大部分技术都已经被淘汰,一切得从头学起。不过,好在计算机组装换汤不换药,部件齐全,简单的拼装没太大压力。”

 

这让伊万想起中关村一事,原来那时王耀在采购原件?随后,他忆起王耀的那张大额存折,明白王耀进行的经济活动绝不单纯,笑笑,说:

“那只是你的一小部分,也许是最不重要的一部分,可你现在才让我知道。”

 

“感到不平衡了?别怨,你从没问过我。”王耀说罢,继续埋头钻研显卡说明书,一副爱答不理的态度。

 

“……我还没和你吵过架呢。”瞄着地面,伊万走近一步,说道,“现在,我就是来和你吵架的——如果你依然什么都不肯和我坦白的话。”

 

“坦白什么?过去的情史?我没那种东西。”

 

“不,我想知道的,是你遭遇过什么——我不要听你病历卡上能看到的那些内容——你曾带我来找你的医生弟弟,你说,他能解释得更详细,可是,那只限于病情方面吧?为什么你脑部受创?为什么受伤?这些你从没讲过。”

伊万一口气说出这段,忽觉自己的汉语水平有飞跃性的提升,有条不紊,有理有据,他甚至想为自己鼓掌一分钟,以兹鼓励。

 

“伊万,那不是紧要的……”

 

“不,那很重要,对我而言。”

这下,伊万更能确定王耀的事故并非意外,如果是天灾、车祸之类的,那对方完全没有必要隐瞒,直接三言两语概括即可——而王耀却避而不答,恰恰证明那件事的起因并不简单,起码是“不想和外人交代”的程度。

“王耀,你说我‘从没问过’,那我现在问你,为什么脑部受创?你受重伤和你家族有没有关联?”

 

王耀的眉头稍稍拧起来,想吐槽“卧槽,听听你小子的语气!坦白?没搞错吧?你丫敢威胁老子?还查我祖孙三代?玩蛋去吧!”然,挑衅性质的恶语刚到嘴边,硬生生地憋了下去,这时的他手头有活儿,倾向于规避争吵,何况,和一个外国人打嘴炮实在没意思,搞不好,他还得充当自己脏话的翻译。

故而,王耀放下手中的说明书,没有站起来,声音压得低低的:“……伊万,你不要入戏太深。某些事我不说,并不是不信任你,而是那些事情太沉重,你根本管不起。”

 

……入戏太深是什么意思?

伊万摇头,王濠镜把他们的关系当年度大戏看,也许并不能完全怪他,因为当事人之一的王耀,竟然说出“不要入戏太深”这样的劝阻,若不是语误,那也伤人太深。

 

“我不知道你怎么看我,王耀。我十分喜欢你,过去从未想过自己会为一名男性动心,但那天见到你的一瞬,我就明白,啊,这个人是特别的。虽然那时你不怎么在意我……可遇到你,我就满心欢喜,克制不住要接近你。”

伊万揭露心意时,稍稍感到脸红,想来,这是他第一次明示自己的心意,催使他说下去的,是一种叫做“担当”的玩意儿——他终于明白自己该有所表态,强硬地表态:

“现在,你认为某一天我们会分手,所以不肯告诉我更多了,我理解。但,分手这件事,我不认可它,我想要改变它。”

 

“让爷儿我将自己的老底都透给你,然后再把我的银行卡密码告诉你,你捏着我的小辫子,傻瓜王耀就不敢提分手了对吗?”王耀嘲讽道,“思路不错——这套威胁人的方式。若你真想用,本不该告诉我。”

 

好了,火药味够浓厚,如今他们随时能吵起来,望着王耀手边的显卡,伊万开始计算,倘若惹毛对方,王耀顺手把显卡砸向自己脸的概率有几成。

 

最后,小少爷选择和平地阐述道:“不告诉我也可以。只是,我希望你知道,我不想和你分手,为此,我愿意分担一些不轻松的东西……包括你觉得我‘管不起’的东西。”

他顿一顿,“希望有一天,我们是‘共犯’,可能你会对我改观,觉得我那么有那么一点男子汉气概。不知道未来怎么样,但是,现在,我很认真,我是真心的。”

 

“……年轻人的言论啊——坚信爱和勇气终将打败一切。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拨弄着几个零部件,王耀低头说道,“……荒废十年,抽干了我的底气……欲望使人早衰,我不敢奢求更多。”

 

伊万蹲下,视线与王耀持平,盯着对方墨色的眼眸不放。期间小少爷的面部表情笑吟吟的,却令王耀一阵发憷,难得示弱地,扭头退避着对方的视线。

 

于是,伊万笑了,说:“我请求你,奢求更多。”

 


 未完待续


评论(22)
热度(179)
2016-0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