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宿命论如是说 第三十五章:他们的日常 (现代 少儿不宜)

第三十五章:他们的日常

 

伊万在俄罗斯独居的别墅没什么特别之处,本质即一普通的独栋欧式建筑,王耀拎包入住,几乎没遇到什么生活障碍。唯一辛苦的是,莫斯科入冬后,深埋在地下的自来水管竟然会冰冻起来,土层硬邦邦的,根本不知道冻僵在哪一截,两人不得不在自家后院挖了半天,找到冻土后用喷烧器融开。

由此可见,伊万小少爷的阔少日子过得相对挺简朴……如果刻意忽略他车库里的兰博基尼收藏的话。

 

与此相对,作为民以食为天的大天朝子民,王耀也没有顿顿奢华、鲍鱼龙虾鲟鱼子酱天天不重样地胡吃海喝,一日三餐清粥淡饭足矣。他每天准点上下班,两点一线的行程过得规整精确。休息日在家,王耀便手持一本《俄语入门》翻来覆去地读,比励志考取硕士学位的复读生研究得更专心致志。

 

伊万曾想过带恋人出去转转——屹立于俄罗斯塔之巅俯瞰风景,或者在涅瓦大街精致的私人订制店炫耀黑卡之类的——理想丰满,现实骨感,小少爷发现,王耀只逛了莫斯科红场后便心满意足,连留给自己装X机会的可能性都没剩下,于是果断放弃了撒钱好耍罗曼蒂克的想法。

整个圣诞假期,除去平安夜见一面父母,其余时间伊万都待在家,手把手地教王耀学习俄语,中规中矩地刷好感度。

 

光阴就这样平滑地流逝,王耀半毛钱兴致也提不上来的圣诞节,糊里糊涂地一晃而过;全世界人民不知为何都会欢天喜地的阳历一月一号,亦急匆匆地在日常中被挥霍殆尽。

等到假期结束,伊万又回公司上班,王耀却被迫调休了年假,原因令人哭笑不得——公司刚进来一批什么都不懂的新人,恰恰王耀的坏习惯代别人做任务——为了调教好这群新人,避免他们养成仰赖前辈吃闲饭的惰性,主管之一,来自拉脱维亚的莱维斯,费尽口舌,终于请王耀这尊大神到人事部开了带薪休假单,回家好生歇息着。

 

可惜耀爷的勤奋模式已开启,他自己也不清楚如何拉闸刹车,心闲不下来,恨不得向天大喊“我真的还想再工作五百年——!”……歇斯底里地,耀爷擅自将工作阵地转移到伊万家,不知不觉间,自己房内已堆满各种电子元器件。

 

伊万本来由着王耀的性子去做,然而,耀爷是个只会出烂摊子不会收拾的家伙,汹涌澎湃的杂物堆蔓延到客厅,伊万才联想到王耀远在中国、杂乱无章的书海卧室。最后,他忍不住出面干涉道:“王耀,你不能这么下去了!”

 

“怎么?”王耀矫正着电子冲压弹片的弧度,金属片嗡嗡震动。

 

“明天周六,我们去约会吧。去游乐园怎样?”情急之下,伊万提议道。

再这样马不停蹄地奋斗下去,王耀迟早走火入魔……虽然以企业主继承人的眼光看,王耀应该属于血汗公司喜爱的人种。可从恋人的立场,伊万无论如何都得拉他离开那个表面名为“自我价值实现”,实则为压榨的漩涡。

 

 

……即使周六去情侣圣地游乐园约会,然,按伊万和王耀的个性,他们很难特意筹划什么盛大体面的两两互动。早在一年多前,他们就遭受过世俗的约会之苦,俩人愣是在中国的北海公园吹了好几趟寒冷的湖风,除了略微的伤风之外,一无所获。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这回,两人买票进游乐园后,王耀就近找到一松木长凳,之后便长坐不起:“累了。伊万你去玩吧,让我这把老骨头歇一会……”

 

伊万:“……”你一躺在后座上两小时,呼呼大睡的人胆敢说累?开车的人是我好吗?要喊累也是我有这个资格好吗?

他笑着摇头,吐槽重点:“王耀,你的年龄,完全是根据你自己的需要而变动。”

 

被戳穿的王耀面无表情,手指伊万背后:“快看!那里有一胸围36D的美女穿超短裙!”

 

伊万头也不回,只盯着王耀:“现在是冬天。”

 

“少年!你必须相信女孩子们都是美丽冻人的!迷你裙下蕴含着男人的梦想和希望啊!快回头看!”

 

“……”

你我皆为出柜之人,扯这个有什么意思吗?伊万无视王耀的声东击西,一并坐在王耀旁边,“看来,你不怎么喜欢游乐园?为什么不早说?”

 

“……也不是不喜欢,只是过了年龄,很难融入其中。”王耀轻叹一声,回忆起小时候,他带弟妹去城东区的北京游乐园玩儿,弟妹为各种鸡零狗碎的事情吵起来,自己夹在中间,没一刻清闲,“看到来来往往的行人,一派喜气洋洋,我也跟着高兴。”

接着,王耀伸手,攥住伊万的手腕:“其实,和你在一起,无论去哪里,我都很开心。”

 

吐露心声的王耀,说话时没有看向伊万,耳廓微微泛红。

 

“我的荣幸。”伊万轻吻上王耀的侧脸,可惜公众场合,不能做进一步的亲昵。

 

“好了好了,我跟你一起去玩。”王耀推开伊万,“排队尖叫类的刺激项目吗?感觉你特别好那一口。”

 

“无所谓,什么都行。”伊万说着,突然掏出游乐园的折页地图,指着其中的一项目说,“上面写着,一对恋人只要坐过这里的旋转木马,就能永不分离。”

 

“……怎么全世界各地,到处都充斥各种不负责任的宣传?”王耀站起来,“不如我们去坐一趟,然后下来就分手,接着控告游乐园方虚假宣传,如何?”

 

“好想法。不过,我还不想和你分手。”伊万说,“还是去坐尖叫设施吧。”

 

于是,两人边走边打闹,向娱乐区进发。

 

“如果恋人涉世未深,那你就为他宽衣解带。如果你的恋人心已沧桑,那你就带他去坐旋转木马。”

王耀的脑海中忽的蹦跶出这么一句文绉绉的台词,感觉真他妈的符合两人的情况——该死的符合。

他为伊万宽衣解带,伊万却带他去坐旋转木马。

……

王耀不知道是好是坏,但,也许,他永远忘不掉伊万▪布拉金斯基这个人了。

 

未完待续


评论(32)
热度(197)
2016-0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