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宿命论如是说 第三十七章:年下是潜力股 (现代 少儿不宜)

第三十七章:年下是潜力股

 

若论攻受,王耀满以为自己属于前者,但是,遇到伊万,没办法,只能被压——王耀也不是没有反抗过,可小少爷笑眯眯地凑过来,一边温柔地吻他,一边使劲将他摁下去,王耀便悉知反攻无望——对方死死地把控着主导权,强势、控制欲十成十、不让自己有丝毫抗争的空间,如果想要在床上共舞一曲、和谐地,自己最好放弃翻身的念头。

 

这也是王耀最初拒绝伊万的原因,耀爷算是一名挺自我的人,受不了强横和胁迫,然而,他亦挡不住死缠烂打。

他接受伊万,理由是伊万喜欢他。

所以,卑劣地,他一直等待对方的感情消耗殆尽的那一天,但渐渐地,今时不同往日,王耀发觉,自己竟有些不舍了。

这不是一个好的征兆,王耀想。

 

姐姐大人挖墙脚的当夜,王耀向刚下班回家的伊万,大致报告了一下冬妮娅和自己的互动。一面换鞋,一面听讲述的伊万,显得很震惊:

“王耀,你没和她说多余的话吧?”

 

“什么叫多余的话?”

 

“……有歧义的那类,她会断章取义的——冬妮娅十有八九带有录音笔,诱导你说些不利的发言。只要你的言语中有空子可钻,她就能拿这段录音置你于死地。”

伊万扔下公文包,走向王耀,按住他的肩膀,严肃道:“王耀,你再仔细想一想,有没有可能造成误会的言语?说实话,我不会生气的——现在你隐瞒下任何细节,日后可能都是巨大的隐患。”

 

“……”这家人就像在打谍报战一样……王耀留神着将回忆又放映了一遍,得出结论:“没有。”

 

伊万看似松了一口气:“感谢上帝。”

 

见他小心提防着亲姐姐,王耀说不上来是心悸抑或是同情,大家族的伦理大戏大抵如此——小时候的情谊比不上长大后的利益立场——伊万的立场辨得分明,似乎早有心理准备,王耀定夺不了好坏,暂且承认这是一种市侩的成长。

 

相比起在中国求学时,伊万成熟了许多,王耀想,其实恋爱算不得人生的必修课,事业才会让男性更蓬勃地向上。

 

简单的晚餐,迅速的梳洗,接着,是软绵绵的床铺。

“我好怀念你还是一个小处男的时候。”临睡前,王耀把脸埋进蓬松的枕头里,慵懒地蹭蹭棉绒。

 

“别闹。怀念什么?我们认识的第一天,不就……”伊万没有说下去,毕竟两只颜狗眉来眼去的初遇,只有欲望,算不得美好。

伊万索性换了一个话题:“王耀,我们相见在那间……”想不起名字,笼统概括,“就是我们初次见面,你撒了钱的地方——你去那里干什么?”

 

“男人逛女支院,还能干嘛?”王耀偶尔有满口跑火车的时刻。

 

但伊万已经摸清,对象的含糊其辞,是为了刻意掩盖一些重要的信息,故而他穷追不舍:“王耀,实话实说,你去做什么?我知道那一天,你的银行账户正好有十万人民币汇入……怎么看都不是巧合。”

 

“哟,哟,这时候你来查我老底了?”王耀一撇头,“我才不……”

 

“拜托了,我真的想知道。”伊万说,“不是突然想到的,这个疑惑压心底很久了。希望你不要藏着那么多秘密。适当坦诚一些,对你、对我都好。”

 

“……”王耀不作回答,钟表秒针的抵达声响彻完一百二十秒后,他开口,“那是一段很乏味的故事。”

 

“我会耐心听的。”

 

“又臭又长。而且繁琐,我不知道怎么解释清楚。”

 

“没关系,王耀。我努力跟上你的思路。”

 

“……爷儿我,还是不想说。”

 

伊万笑起来:“啊,没事。不过,漫漫长夜,王耀,我们不如做点别的吧。”一言不合便开始脱衣服。

 

“——别、别、别!!我坦诚!我全招还不行吗?!”没骨气地蹬着腿,耀爷立刻怂了,“……九十年代,我发了一笔不义之财。但是,那时候有铜板没用,又没地方花——货币又蹭蹭地贬值,可以投资的项目少之又少……我整天估摸着怎么保值这笔钱。”

 

他的语调不情不愿,但说得很慢,为了让伊万理解,特地放缓了语速:

“因为家庭关系,尽管那时我二十出头,仍然结交有不少社会朋友……他们大多是生意人,创业缺钱,于是我就借钱给他们……嗯,不是民间的高利贷,类似于今天的风险投资?总之我是拿股份的,有公证处合法登记为证——十年之间,他们中有些人创出了一番事业,法律上我就是原始股东之一。这帮奸商,挣了钱也不吭声,听了传言只当大爷我死了——等我醒过来后,发现欠我股份红利钱的人有好多……复健完毕,我一个个查发迹的家伙的现住地址,一户户上门讨要。”

 

王耀仿佛回忆起什么十分不堪的东西:“讨钱的感觉很不好,自己仿佛沦为小混混,像敲诈勒索似的。更别提有人移民到国外了……打越洋电话时我老脸都红透了,可没办法,有人公司上市,有人买了北京的商铺地皮——你大爷的!融资我的钱,合法登记过的,那自然有我的一杯羹——我要回去天经地义!即使如此,还是吃了点苦头,个别发了律师函才解决……”

 

伊万琢磨着这段信息量庞大的独白,结合自己的提问,他明白了王耀的意思:“那么,那家娱乐场所的老板,是你曾经投资的对象之一?很久以前,他向你借过钱对吗?”

 

王耀点头如捣蒜。

 

“……说不通啊。”伊万指出其中的纰漏,“他汇给你钱,在银行账户里,但,那天晚上你去声色场所做什么?当时你甩人一脸人民币,那可全是现金。”

 

“……”王耀说,“……所以,一开始,我不就说了嘛——男人逛女支院,还能干嘛?当天我拿到钱,想着既然如此,那我就去捧场消费一趟吧……”

 

伊万平静地看着王耀,忽如其来地扑倒,伸手,扒起王耀的睡裤:“……真不乖。”

 

“就结果而言,我解救了失足妇女!”王耀被桎梏着,不断挣扎,“再说,当时在场的你,也没资格教训我!”

 

“没想教训你。我只想好好疼爱你。”

 

“你所谓的‘疼爱’,只有疼,没有爱!”

 

“那是你没有感受到,王耀。”

 

“操你大爷的!”王耀情急之下爆了粗口。

 

“欠操的是你。”伊万还以汉语回击。

 

“你丫!你丫小子翅膀硬了!你——!!”

 

剩下不干不净的话语,消失在炙热的亲吻中。王耀被吻着、被爱着,同时也知道,自己永远地被改变了。

 

未完待续

 

梳理现阶段的残留疑问:

1.十年前,王耀为什么被打伤?

2.第一次冬妮娅来找王耀,伊万一清二楚;但第二次,伊万一无所知,这是为什么?

3.冬妮娅的计划是什么?

 

后边几章持续信息量奇大,加上离第一章开坑时间已久,所以先抛出线索,以便大家回忆梳理。


评论(32)
热度(168)
2016-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