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宿命论如是说 第四十章:黑咖啡过甜 (现代 少儿不宜)

第四十章:黑咖啡过甜

 

他和他的分手,相当体面,王耀甚至心平气和地列了一张清单,请伊万打包自己没来得及带走的日常生活用品、寄送到中国。

当时情绪极度低落的伊万,不知怎么的,竟稀里糊涂地一口答应了。王耀走后,他才发现自己做了不符作风的事,同时也对自己的仁慈大感困惑:怎么没在月黑风高夜打晕王耀,再把他拖进地下室、当场实施监.禁呢?

这办法听起来行之有效啊,况且王耀当时还属于非法入境,过后俄方中方查也查不到他这人——天哪,上帝,我都做了些什么?!硬生生放走了一个天大的好机会!没能当机立断葬送对方人身自由,装作心胸宽大地送了王耀一程……念及此,伊万悔得肠子都青了。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自己放跑的肥羊,不,情人,暂时也追不回来了。海量工作缠身,公司这边还在和亲姐姐打内战,伊万别无选择,唯有将一切精力投入进工作里。

然而,夜晚回到清冷的家中,空无一人,他心里忽地被刺痛了,发出皲裂的声音。

王耀在他心里扎了一根针,镌刻着各种生活细节,既视感微微一牵动,便撕心裂肺地疼。

 

他开始埋怨,自己为什么要结识王耀,情绪上抵触着、诋毁着心爱的人,甚至咬牙暗暗落了泪的。说好的,他决定分手时机,王耀也没有遵守,一切都由王耀自说自话、自以为是地一个人解决了。

 

这太狠了,伊万想,对方太狠了。

 

直至时间线渐渐拉长,他的情绪慢慢平复。在闲暇之余广交好友,阅读失恋鸡汤文《人一生中至少能遇到两百个适合你的人》,看完冷笑,作者真是宁滥勿缺的典范——确实,他可以随便找一个什么人,凭他的条件,也不用降低标准,自然有男人女人愿意贴上来——但王耀只有一个,无可取代的。

 

他并非什么禁欲主义者,纵使对于王耀的印象依然在目、在欲念中那名黑发青年居于统治地位经久不变,可伊万决意要翻过这一页——他约了父母介绍的大小姐共进晚餐,然而偏巧,就在这一天的下午,他收到一陌生的手机短信,用中文写的:

我在一楼大厅的咖啡馆内等你。

 

还有谁会用汉语和自己通讯呢?

不等大脑做出解答,伊万丢下文件,拔腿奔电梯而去。

 

在咖啡馆,他和王耀分手的那个位置,伊万见到了短信的始作俑者——结果令人失望,来见他的是一名中国女性。

伊万见到她的第一眼,心头涌上失望之余,立刻猜到她是王耀的近亲——年轻女性的五官和王耀十分相似,只不过王耀的面部线条凌厉一些,她则带有女人独有的柔和纤细,脸蛋儿上两个甜美的酒窝,笑容软糯。

 

她大大方方地招呼伊万过去,伸手,手腕上戴着玫瑰镶钻手表,和伊万轻握一下以示友好,道:“您好,我是王耀的妹妹,王春燕。”

 

“幸会。我是伊万▪布拉金斯基。”

王耀的妹妹——伊万之前确实听闻过这等存在——这名看似二十岁出头,实际已经年过三十的女性自我介绍道:“我在家中是长姐,哥哥委派我,前来交割你们的分手事宜。”

 

交割……他们又不是在做证券交易!

 

伊万微恼着这措辞,表面上却极尽客套,两人在阴暗的、似乎在刻意省电的咖啡馆一隅坐下,各自叫了一杯黑咖啡,默默地、气氛略尴尬地坐着。

 

“你哥哥,他嘱咐你交割什么?”许久不说汉语,伊万在脑内默念了好几遍,终于问出口,“他还好吗?”

 

“……”王春燕微微低下头,似乎咬着唇,纠结着什么,“……他还好。”

 

王春燕这反应有点悬啊……简直变相地告诉我他出事了……

 

伊万换了问法,但不得要领:“他在花天酒地?”

 

“……没有。”王春燕摇头,“怎么可能?!”

 

这时两杯咖啡端了上来,王春燕掩饰性地一把端起,猛喝一口。

“咳咳,我叫的是黑咖啡,怎么会这么甜?!”春燕看不懂俄文,点单是伊万帮忙选的,她以为伊万在恶作剧,或者,是对面这男人的汉语太糟糕的缘故?

 

“以前是很苦的。但,我让老板在所有黑巧克力里放三倍的砂糖,房租减半。”伊万说着,喝了一口自己的那一杯黑咖啡,“和你哥哥分手的那天,我在这里喝到了人生最苦的咖啡,而且喝了整整一下午。”

他放下萤白的瓷杯,里面温暖的纯黑液体蒸腾出的几缕湿气,小店里腻着咖啡豆的醇香和霜糖的甘腴,“我不想再经历一次那样的苦涩,一次就够了。”

 

未完待续


评论(32)
热度(142)
2016-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