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宿命论如是说 第四十一章:角色 (现代 少儿不宜)

第四十一章:角色

 

咖啡滴沿杯壁淌下,人来人往的咖啡馆,仿佛万籁俱寂。隔桌相望的两人,本无联系,伊万细阅着王春燕和王耀极为相似的容颜,不免生出一些伤感和喜爱;而王春燕安适地抬抬眼,看着眼前的这张被大哥爱过的脸,心想:大哥果然是一条颜狗。

 

“您寄给哥哥的生活用品,他已经收到了。”王春燕说,“不过,您有些……重要的东西,比如晶体管一类的,没有寄过来,倒是寄了一些不必要的……”

她没再说下去,她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伊万打包寄件,做得潦草,鉴于他本身后悔自己分手时太大度,所以,善后工作,他存着消极怠工的情绪,将看似鸡肋的玩意儿一股脑儿地往箱子里扔。

顺便,他把两人私生活剩下的几个安.全.套也塞了进去——小少爷做这事儿的时候没有多想,只觉得暂时用不到了,寄给王耀罢——隐晦地暗示“为你守贞一段时间”,以示长情。

 

但伊万忽略了一件事:他们俩脑电波素来不容易对上号——这寄件漂洋过海,不远万里来到王家,待王耀摸出那几个妖孽后,大发雷霆。像吃了炮竹一样,上蹿下跳,怒摔手边的各种东西:

“X的,那小子存心的——!!!他明明知道我用不上——!他想夸耀他尺寸大是不?!他想讽刺我不能OOXX别人是不?!你丫的,好,我现在就去讨一个老婆——!”

 

若不是王濠镜、王嘉龙齐齐上阵,哄着、拦着、劝着大哥息怒,说不定王耀冲动之下真的去民政局打结婚证了,也不知道会便宜哪家的姑娘。

 

不过,这类狗血的乌龙,旁人听了都觉得尴尬,更没有必要在当事人面前再提,王春燕闭眼、睁开,捻一捻食指和拇指,道:

“我这次,既是来交代一些事儿,也负责解答您的一点儿困惑。”

 

京腔微微经过舌头的压弹,由王春燕这样的女子说出,清脆又爽朗,让伊万愈发地思念起王耀——全然不知对方已经对自己怨念起来,他发起形式上的第二次问话:

“……那么,王耀的现况究竟怎么样?”

 

“……我不知道他的近况。不过,大概是不错的。”

 

“怎么会不知道呢?”伊万身体前倾,压着台面,皱眉,“他的健康——你不知道?但你却说,王耀让你代替他‘交割’?”

他想表达出“你前后矛盾了”这层意思,无奈汉语经久不用,水平退化不少,仅能简单粗暴地质问。

 

“哥哥他……大抵无病无灾,只不过他现在从事的工种特别,我们短时间内见不到他。”王春燕倾吐出两字,“——红客。”

 

伊万自然是理解不了的,他默默记下发音,计划回头咨询万能的谷歌。

 

“老实说,哥哥愿意为你坦诚到这一步,真让我羡慕。”忆起王耀都快气疯了,却还委托自己来俄罗斯,王春燕只得自嘲地笑,“不像我们弟妹——我们对他而言,只是角色,他扮演我们的哥哥——他对弟妹都这么好,那是他天生的使命感所致。”

 

“他喜欢你们,不好吗?”伊万说,“我家可没你们这么和睦。”

 

“我的意思是,他喜欢我,不是因为我是王春燕,而是因为我是他的妹妹——换一个女孩子,即使她不讲理不懂事,但只要她的身份是‘王耀的妹妹’,大哥就会待她如待我一样——我对他而言,只是一个角色,他必然对这个角色倾注爱意。并非因为我是王春燕,他才爱我的;因为我是他的妹妹,他才爱我的。”

王春燕的话语里裹着一点儿轻描淡写的怨,那种情绪,伊万曾在王嘉龙的眼眉间读到过些许,三年以前,他就知晓王耀是个厉害的角色,现在的伊万,更能感同身受王耀这种特立独行的存在——在每个人眼中的他都不一样,可是,他给不同身份的人带去了同样的感觉:爱、恨、怨,以及,寂寞。

 

王嘉龙说得真对——他会惯坏你,再放你独自一人寂寞。

 

“我在他心中没那么重要……”

伊万刚想苦笑着澄清,不想被王春燕打断:

“伊万先生,我的哥哥,王耀,他委托我,前来交代他的过去——所有的事,包括那些,王嘉龙王濠镜也不知道的秘密。”

 

端正坐姿,杯中纯黑的咖啡液面映出另一个王春燕,表情肃穆。

 

未完待续

 

下一章,会以叙事、描述时事的方式,平实地和盘托出之前的伏笔,点赞多多益善,我会加油写、爆字数的!

 


评论(32)
热度(192)
2016-0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