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黑白历史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露中】宿命论如是说 第四十九章:戒指 (现代 少儿不宜)

第四十九章:戒指

 

回到中国北京,推开王府大门,绕过隐避、穿过前院,在王嘉龙的房门口放下大包小包的免税商品,一脚踹翻王濠镜摆放在自己房间里的麻将桌,王耀长叹一声,一头栽进柔软的床垫里。

 

被堆积如山的书籍环抱着,侧卧的他很疲倦,理应一沾枕就睡。但,不意外地,此刻王耀的思绪无比清晰,甚至回忆起了过去某个细小的片段:自己曾翻阅过某本无聊的俄文杂志,娱乐版撰写着一点茶余饭后的谈资——那是一篇幅短小的八卦,夹杂几句有关伊万的访谈,浮夸地盛赞他精通德语、英语、汉语。这人好像从小就与中国有缘,在九十年代来过一次北京,但是那次经历并不愉快,因为他丢失了一枚价值二十万美元的错版硬币,杂志上略有描述,那枚前苏联货币,正面、反面皆是克里姆林宫图案。

 

届时,王耀阅读的时候,没有特别在意,现在看来,殊不知是惊人的巧合,抑或是阴差阳错的纰漏——如今,自己的手心里,攥着一枚错版卢布,兴许价值二十万美元。

 

好重、沉重、沉甸甸的,仿佛他掌心里烙印着某种不可描述、难以以一己之力匹敌的命运——在他终于和过去划清界限的时候,突然又跳出这么一个玩意儿,宛如天神下诏。

他曾希冀,自己和伊万之间存在牢不可破的缘分,然而,当真发现,他和伊万的联系犹如宿命般早已注定时,王耀又觉得自己受了命运的愚弄——之前的痛苦和卑微算什么?简直愚不可及。

如果宿命论真实存在,并且,它正切实地发挥效用,那么,自己昏迷近十年,就是为了和伊万在恰好的节点相遇?

他捂着脸,怀着难以言说的不悦,昏昏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他是被伊万叫醒的。

 

“开门——!你男朋友来啦!”伊万磕着房门铜把手,大喊道。

 

如此胆大妄为地一喊,估计全家老小都捕风捉影到了一丝音讯——王耀急匆匆地冲出来,散乱着长发,尚未睡醒,可愤怒值到达顶点的他,拎着伊万的领口,怒道:“现在我可没有——!”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伊万依稀记得,他第一次拜访王府,好像也是类似的情形来的。

 

“消消气,消气。”伊万轻拍王耀的后背,安抚道,“按照你说的,我来中国了。”

 

“不务正业。你家公司不是等着你拯救吗?”王耀撒手,没好气地说道,“哎呦,不去相亲?不去填补亏空?”

 

“是,我有许多事情,不过,你最重要。”伊万行了一个礼,他比在俄罗斯时看起来可靠了那么一点点,“我为自己试探你的行为道歉……我本该自己来问你的,却害怕被拒绝,所以我让姐姐前来——这不诚挚,还是胆小鬼的行径。”

 

王耀“哦”了一声:“然后呢?”

 

“——你愿意和我复合吗?现在,此时,此刻,此地。”

 

“……您老阅尽千帆,最后我成了你的避风港湾?冤大头吗我?”王耀努力地保持镇定,语气却平复不下来,“我讨厌二手货!你是第几手了……”

 

平心而论,王耀最没资格说这句话,毕竟伊万的第一个正式交往对象就是他,可耀爷太激动了,伊万不方便打断对方的慷慨陈词,只能听任王耀发泄起床气:

“归根结底,我也不欠你什么……”说着,王耀拉起伊万的手,将那枚卢布往他手里一塞,“喏,你的!大概——这回总算两讫了吧!”

言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合上了大门,随后是隆隆地坍塌声——估计王耀推倒了那几摞书堆,堵住了门罢。

 

这么孩子气的举动,王耀鲜少会做出,估计是气急败坏了才这样口不择言、手足无措,伊万不由觉得好笑,同时也觉得挽回的可能性大大上升。他低头,看一眼手中的硬币,一怔,接着反复地翻面,最后,他走到王耀门前,再度敲门:“王耀,你从哪里弄来的?”

 

“……”没有回答。

 

“……你特地替我找回的?谢谢你。”

 

“——什么特地?我才没有替你找过呢!只是,它一直在我这里……”王耀在门后大呼小叫,终于,他察觉自己的失态,“……随你怎么想,反正,有意无意,它就在我这里。”

 

“唉?那就更有意思了。”被阻隔在门外的伊万,说完这句话后,突然间,销声匿迹了。

这小子该不会拿了二十万美金就溜了吧?虽说缺钱,但这也太见利忘义……王耀心里泛着嘀咕,在房内来回踱步自省,临近正午,他发现了一个亟需解决的问题:完蛋,门被自己堵住了,怎么出去?

 

自己作死自己承担,王耀只好一本一本地将书本归位,这时却又听见门外传来伊万开朗得可憎的声音:“王耀——!出来一下——!有好东西——!”

 

王耀本不想理睬,但忍不住回了一句:“没空!我在收拾书本!出不去!”

 

天知道此刻的伊万是什么表情,王耀只听见对方憋笑的回应:“王耀,既然上帝替你关上了一扇门,那么,他一定示意你翻窗户。”

……愤怒是会降低人的智商的,耀爷也不例外。

 

推开窗,王耀一个漂亮的侧翻,稳稳落地。袖口沾了些污渍,他一边拍去身上的灰尘,一边看向伊万——伊万右手拎着一只新箱子,左手晃着那枚硬币,说道:“我们用它做点什么吧。”

 

“这玩意儿,不是值二十万美金吗?你真舍得?”王耀瞥过去,这家伙,该不会中途掉包了硬币吧?

 

“价格是由人定的。”伊万将手帕铺在地面,小心翼翼地将那枚戒指放上,说道,“再说,你也没好好保管。看,上面有不少刮痕,品相已经不怎么好了。”

 

“……你是想说它因我而贬值?需要我赔偿损失?”王耀刚想撩袖子干架,却瞧见伊万另打开了新带来的箱子,手电钻、砂纸、榔头、尖锥……好家伙,敢情他刚才去五金店采购了?

 

将拖线板扔给王耀,伊万说道:“麻烦接一下你房间的电路。我要做手工艺品了。”

 

“工艺品?你有这技能?”王耀震惊了,“做什么?”

 

“戒指,硬币戒指。”伊万干劲十足的样子,“小学时手工课作业做过一次,应该没问题吧。”

 

……小学生用电钻?战斗民族果然不同凡响啊……不对,槽点太多,我究竟该吐哪个……王耀拉着接线板,又翻窗户,接上电源后,再次回到空旷的游廊——这个时间点,本该路过一两个人的,大概是知道他们俩之间有猫腻,所以,无论家人还是帮佣,都刻意回避路过这里。

 

他们俩,只有他们俩,伫立在室外,空着肚子,可都不在意饥饿感,研究着一枚硬币如何缔造一个小小的奇迹。

 

——敲扁硬币的边缘,锥子在中心凿孔,用手电钻刮削出大小合适的孔洞,再用极细砂纸磨平内侧、抛光戒指表面——看似简单的步骤,实质却极耗时间。

从正午开始,伊万打磨、测量、擦拭……每一个动作皆细致、耐心,不知不觉已到傍晚,费尽心力才做出来的成品却并不尽如人意,戒指内侧仍是有些毛糙,整体看也有些歪斜,完全没有市售的戒指那般精致。

 

脸上沾满了细密的汗水,伊万郑重地将戒指递给王耀的时候,王耀一声不响地接下,套上无名指,不大不小、正正好好:“尺寸刚好。”

 

“当然,五年前就量好了尺寸。”伊万把电钻放下,擦着汗,“只是我没想到,会用这种材质的戒指向你……求婚。”

 

王耀端详着那枚不太端正的戒指,内心不可思议地平静了许多,戴在手指上,丝毫不感到沉重:“真遗憾,无论在你的国家,还是在我的国家,我们俩都不能合法地结合。”

 

“我清楚啊,不过,结婚只是一种形式。”伊万拉过王耀的手,在对方的无名指上亲吻一下,“我只希望你能预留给我这个位置。”

 

“……”王耀没有正面回答,反问,“那你呢?你预留给我了吗?”

 

“当然。”伊万说,“我期待你回赠我戒指的那一天。”

 

“……”王耀又不说话了,他很尴尬,不仅是因为他不知道伊万无名指的尺寸,更害臊的是,他知道他的老脸红了。

他想,宿命与否,已经不是议题,重要的是,他们选择了彼此,这就足够了。

 

“要不要刻字?”久久的沉默对视后,伊万提议道,“刻你我的名字?”

 

“不用。”王耀看着圈套在无名指上的戒指——它曾经只是一枚卢布,但价值一度飙升到二十万美元,最后,它被捣鼓成了一枚硬币戒指——现在到底价值几何呢?他笑了,这根本毫无意义:“我知道它属于我,就足够了。”

这枚铜镍合金制戒指,在夕阳昏黄的光照下,抛光的表面一闪一闪、熠熠生辉。

 

 

全文完

 

最后结尾略有仓促,不过,成人之间不把话说尽也是一种体恤,既然王耀和伊万的缘分已到,心意已通,又何须多言呢。

另外,伊万家的财政状况不用各位担心,他其实很聪明,因为老王有点鄙弃他,所以读者也一并觉得他傻,但是,他本质上是一个以退为进、步步为营、有点偏执的颜狗……伊万这些年也争取了各种权利吧,经济地位、家族地位也不同以往,他选择什么人,他的父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干涉了。

 

本文暂时不出本子,因为作者临时有急事,难以腾出时间张罗,望各位体谅,对不起、谢谢。

之后也不会写露中相关的文章了(QAQ会有很多小伙伴取关吧,我先截个图),但是可能会写其它cp,然而下一个写作计划未定……

谢谢读者一路相伴,这是一句俗气的话,却也是一句实话:因为有你们的点赞、留言和鼓励,我才能写下这么多文字,与同好分享。

 

那,我们有缘再见,在此鞠躬致谢。


评论(64)
热度(301)
2016-08-28